发新话题
打印【有351个人次参与评价】

[婚姻]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帮楼主翻开新的一页.

TOP

楼主家里安排好了?继续等。。。。.

TOP

翻页了,以为有新内容了,还要等啊。。。.

TOP

我也做个记号吧!.

TOP

提示: 该帖被自动屏蔽

TOP

呵呵,怎么会半夜上来啊,那时可是美容觉的时候啦。
谢谢各位妈妈的支持!
马上贴来。.

TOP

平莎开始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她u打开电脑,仔细地查看与天宇的聊天记录。但怎么看,她都未找出问题的所在。但是,她还是很内疚的,毕竟自己利用了他。
左思右想,平莎决定给他打个电话。我觉得很愧疚。想了很久,我终于鼓起勇气,给他打了个电话:“对不起,有件事,我想我应该要告诉你。”她盘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么个开场白。这些天来,她已经将他当作了自己很好的朋友。他带给平莎的快乐是别人所无法给予的。她不想失去这个朋友,但讲出实情后,他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平莎更明白一点的是,如果一个女人珍惜跟一个男人的关系,就绝不能跟他谈恋爱。
天宇迟疑了一下,说:“说!”态度有些冷,这让平莎稍微有些不适应。
她说:“其实,我的男朋友就是孤鸿。”
然后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寂静让平莎几乎要窒息过去。
天宇过了很久才说话,他的声音有些愤怒:“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你的男朋友是谁都好,为什么是他!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吗?”
平莎开始没想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后来才明白过来,如果我的男朋友是其他的任何人,他都会去会去追求我,但孤鸿是他的同学,她和他之间便有了一层说不明白的关系,在道义上会阻止他进一步的行动。
“对不起,对不起!”平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天宇说:“你知道你怎么样,我都不会叫你姐姐的原因吗?因为我想做你的男朋友,而不是弟弟。”
说完,他气愤地挂了电话。
平莎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一个好朋友。.

TOP

晕!招惹了2个弟弟啊.

TOP

孤鸿呆到开学之后才回到学校,而这段日子对平莎来说,极其难熬。两个人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孤鸿说过这次回去他会跟家里人提恋爱的事情。这使得平莎更加急切地想联系到他,她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跟家里人说的。
等孤鸿回到学校,给平莎打了个电话,闲扯了一会,却一直没提那件事。
平莎心里有些着急,确实,她心里很没底。孤鸿曾经跟她提到他姐姐的婚姻。他姐姐与同学相恋,要结婚。但男方在外地,一定要她离开家乡。他父亲死活不愿女儿离开,逼着他姐姐分手。他姐姐没经过父母的同意,毕业后结婚,随丈夫离开了石家庄。他父亲因此大病一场。
然后,他说:“我是不会让我爸爸这么伤心的。”
平莎黯然,很想问他:“那你会让我伤心吗?”
但最终,这话被她活生生地吞进肚里。
平莎憋在心头,还是想来想去,决定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孤鸿在她的逼问下,呐呐地说:我没有跟父母说。
“为什么?”平莎继续逼问着。
“不为什么,我爸爸最近身体不好,我不想让他伤心。”他似乎准备好了这段台词,说得轻描淡写,在平莎听来,却晴天霹雳,虽然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平莎愣了许久,手里抓着话筒,而孤鸿也不说话。
就这样,沉默了许久。
平莎打破沉默,说:那,我们分手吧。
孤鸿说:好的。平莎听不出他的话中有一丝的留恋。
平莎挂了电话,眼泪已喷涌而出。
哭了很久,平莎迷迷糊糊地才睡着。醒来,脑子还是一片空白。她那骄傲的心被孤鸿压得粉碎。他当初的痴情现在看来都是用来征服自己的武器。平莎问自己:我们之间是否是爱情呢?
平莎希望他能打来电话,告诉她他离不开她。电话一直未响起,但平莎的耳边不断地重复着孤鸿的甜言蜜语。一切进行得太快,让平莎毫无准备。整整三个月,这段感情难道就这么告终?
平莎忍不住地打电话给孤鸿:孤鸿,这段时间,你是不是一直想跟我分手?
他说:不是,你误会了。
她问:那我昨天跟你说分手,你怎么那么爽快?
他说:我知道你不会真的跟我分手的。
平莎哭了,说:我们就这样吧,什么时候你找到了女朋友,我们就分手。
他说:好的。
平莎想:我就是个傻子,竟然自取其辱了一番。.

TOP

今晚就到这里吧,老公就在身边,虽然他的眼睛盯着电视,我总怕他会看到这一段。
我是做贼心虚。.

TOP

孤鸿的转变太快了,让人一下子接受不了,是在回家的时候有什么小插曲?.

TOP

虽然他们之间继续联系着,但话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是沉默,捏着话筒,不知道说什么好。从某些角度来说,平莎是依赖孤鸿的,这点让平莎深恶痛绝,但却无力挣脱。
平莎有时上QQ,天宇的头像一直灰着。也许他在忙着毕业论文,或者他已经将自己拖入了黑名单。无聊的时候,平莎翻看着聊天记录,听天宇传过来的歌曲。
宇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我不免有些失落。在心里,我是把他当作无话不谈的朋友。在我苦恼的时候,是他开解我;在我开心的时刻,是他与我分享。
每次打开QQ,平莎总希望他那灰暗的头像会哪天突然亮起来,但是,没有。
一天很夜了,平莎躺在床上看书,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显得格外的夸张。
该怎么来评价酒这个东西呢?
酒一多,人都会犯浑。
电话是天宇打来的,他喝醉了。
接通了,他却没有什么话说,他反复地说:“你不要挂,你不要挂”。
平莎还在莫名其妙之间,他的同学抢过了电话,对她说:“你劝劝他,我们怎么劝都没有用……”
还没等他同学说完,他抢过电话,醉醺醺地说:“你别理他,你别理他。我就是要跟你说话。”
接着,我听到了一阵哭声。
平莎捏着电话,心里一阵难受,突然感到自己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她不知道怎么该怎么说,只好说:“很晚了,睡吧,睡吧。”
他说:我要见你!
接着,他挂了电话。
平莎呆住了,急忙反拨过去,可他的电话关机了。
平莎料想他醒来后,便会忘掉了一切,谁知,第二天中午,她接到了天宇的电话:“我已经到机场了,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吗?”
他真的来了!!!!
平莎匆忙接天宇,安置在附近的旅馆里,便回家了。刚到家,天宇发来短信,说:“你比我想像的要年轻漂亮多了。”
平莎看过,便删了。天宇满足了她小小的虚荣心,这夜,她睡了个好觉。.

TOP

引用:
原帖由 畅宝儿妈妈 于 2009-3-3 21:13 发表
孤鸿的转变太快了,让人一下子接受不了,是在回家的时候有什么小插曲?
是的,以后交代吧。.

TOP

亲爱的既然还没睡觉,烦您再劳累贴点吧.

TOP

天宇出现在平莎面前,是那么的陌生。平莎心中一直在问:为什么我们在网络中、电话里可以像朋友一样聊天,见了面,距离反而觉得更远。
天宇的眉眼里长得还算清秀,胡子邋撒的。而平莎是有洁癖的人,喜欢男人刮得干干净净的,露出青茬的样子。天宇看起来要比他真实的年龄要大点,做事也沉稳一点。天宇给平莎留下的最深的印象是太老成。
天宇告诉平莎,原先他并没有勇气过来见她,他将他的疑惑告诉了他的同学峻青。峻青劝他不要因为曾经和孤鸿是同学,便放弃自己幸福的权利。
平莎劝他回去,她没有心思去接受另一个男人,何况又是一个小自己十岁的男人。
走的那天,天宇问她:我是不是不该来的?如果我不来,说不定,我们还能很开心地聊聊。我来了,你是不是就觉得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平莎只是说:你别想那么多了,回去好好准备毕业的事情吧。
送走天宇,平莎送了口气。.

TOP

引用:
原帖由 畅宝儿妈妈 于 2009-3-3 21:26 发表
亲爱的既然还没睡觉,烦您再劳累贴点吧
嗯,老公看我要收拾家伙,让我再玩一会儿。.

TOP

你LG真不错!赞一个啦 。.

TOP

天宇刚走,关于SARS的传闻一天比一天紧张。陆陆续续的,很多高校开始封闭校园。
孤鸿每天还是到校园里电话亭里给平莎电话,平莎不让他在外面打电话,直到她托人买到了十只口罩,寄到孤鸿的学校。
全国上下,草木皆兵。
平莎也只好每天呆在家里,两个人一个月都没有能见到面。
天宇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学校也封锁了,还好他早了点回去,不然可能会被处分。这段日子,他正好可以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
平莎一直在意孤鸿答应过她的事情,但孤鸿似乎很不想提。孤鸿越是不想提,平莎越是很想知道。
孤鸿终于说出了实情。
他和他姐姐提到了这件事。他姐姐当初为了爱,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决然。但当孤鸿提到他跟一个比他年龄大一点的女孩在谈恋爱,他姐姐就很坚决地让他把精力放到学习上。她对他说,等你博士学位拿到了,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找个比自己大的女人算啥本事!
孤鸿意识到,他家是极难接纳平莎这样的媳妇的。
SARS期间,孤鸿开始玩起了失踪。他越是玩失踪,平莎越是以为他出了事,生怕他进了医院,没法跟她联系。她的日子就在恍恍惚惚等待他电话中度过。
平莎在很多次失望后,突然发现孤鸿出现在QQ上。鬼使神差,她用自己另一个QQ加了他,然后告诉他自己是某高校大三的学生,骗他说自己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孤鸿说,他就喜欢这样纯洁的女孩。
平莎心里一沉,忍住,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孤鸿说:孤家寡人一个。
然后孤鸿就问这个大三的女孩要相片,平莎把一张网上的艺术照传给了他。他似乎对这照片上的人很感兴趣,开始问平莎要电话。平莎说还是我给你打吧,他就把他的真实姓名和电话号码都给了平莎,并约定晚上九点半打电话。
平莎故意选的那个时间,因为那个时间一直是他们通话时间,她想看看他到底会怎么来扯谎。
那天,孤鸿没有给平莎打电话,“大三的女生”也没有给他打去电话。
第二天,平莎打电话给孤鸿,责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孤鸿像没事人似地解释着,平莎突然冷静下来:我是否有能力做一辈子的灭火器。也许,他适合跟他年龄差不多或小的女孩在一起,我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站头,我不会是他的终点站。
她沉住气,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说:“孤鸿,我们还是分手吧。”
孤鸿很干脆地说:“行!”
平莎挂了电话。.

TOP

平莎失恋了,断了网络好长时间。面试因为赶在SARS禁闭之前就结束了,反而有很多时间让她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书。
一天傍晚,失去联系好久的天宇打来电话:我已经通过论文答辩了!
平莎心里也很为他高兴。
天宇告诉平莎他买了只小灵通,他说:这下,我可以很便宜地打电话给你了。
平莎一愣:干吗?
天宇说:我就想跟你说说话,你不要误解。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知道你有男友,我不会强求的。
平莎撇了撇嘴,淡淡地说:我们分手了!
天宇急切地问:分手?什么时候的事?
平莎说:就是你失踪,我失踪的那段日子。
天宇小心翼翼地问:你没什么吧。
平莎说:会有什么事呢?我一开始就知道结局。
她的回答让天宇听出了落寞,他说:我来看你吧。
“不要!”平莎在心里大声叫着。
她告诉自己,不管如何,是不会再接受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了。.

TOP

睡觉去了,晚安!
谢谢大家的支持!.

TOP

等着LZ继续..

TOP

谢谢 LZ,.继续等.

TOP

等.

TOP

好看的 !.

TOP

谢谢各位支持,九点半后开始更新..

TOP

网恋这玩意,先是爱上的是网页。.

TOP

好看呢,楼主加油哦!.

TOP

等待。。。.

TOP

9点32了.

TOP

9:37.

TOP

网恋呀, 有点无聊, 不好意思, 实话实说, 尽管砸我吧.

TOP

那段日子,天宇忙着拍毕业照,忙着会毕业宴,但他大多时间都在与平莎通话:“我们大家现在坐在学校的草坪上,聊天,大家都要离开这个学校了,喔,对了,除了×××,他留校了,但他的理想是考到清华去。”“我现在在学校的小亭子里,我经常在这里跟你聊天的,虽然你没见过,但你一样可以清楚地想像到它的样子,因为,它跟别的地方的亭子没有多大区别。”……
平莎彷佛也在参加他的各项活动,她不知该如何应答,只是呵呵地笑,问他嫌不嫌烦的,嫌不嫌啰嗦的。
她知道他就是想跟她说话,但不知道说什么好。
天宇告诉她他收到了某研究所的录用通知,他将前往北京。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一会。
有时,无声胜有声。
天宇每天都会打电话,平莎怕他无法支付那些费用,常常一个电话,就到了深夜。平莎在想,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孩。看上去很沉稳,可为什么做出的事情却是如此疯狂?
一天,天宇告诉平莎,他毕业了,同学们开始陆陆续续地离校,分赴就业地点。他说:“我也要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了。”
平莎笑笑,说:“总有机会的。”
接着的两天,天宇突然人间蒸发,没有一个电话,平莎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一天,平莎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背景非常嘈杂,天宇大声地嚷着:“我已经在火车站了,我该坐什么车到你那里。”
他就这么来到了平莎所在的城市。.

TOP

提示: 该帖被自动屏蔽

TOP

不好意思,晚了七分钟,我继续…….

TOP

引用:
原帖由 豌豆公主 于 2009-3-4 09:37 发表
感觉是真实的故事。人物的内心写得非常到位!
这个你都猜得出?.

TOP

今天贴多少?.

TOP

提示: 该帖被自动屏蔽

TOP

天宇的突然袭击,让平莎慌了手脚,她急忙联系了家旅社。天宇住下后,急忙忙地要找地方住,他说他的钱不够在这边一直住着。
平莎很诧异地问:“你不是要去北京报到吗?”
他手一摊,说:“我已经付了违约金了。”
平莎惊呆了,急急忙忙在网上发布消息,还好,很快有人回复,愿意和他合租。
房子是三室两厅两卫的,毛坯,他住一间,那个人一间,还有一间是那个人的同事住着。中间的厅很大,只放一只桌子。整个房子看上去很空旷,由于是两个小伙子住着,脏脏的,放灶的地方很油腻。
卧室里,连床都没有。平莎从家里拿了块席子铺在地上,上面压块棉絮,再铺块席子,就当是床了。
天宇看了很满意,说:“想不到,你还蛮会干活的。”
平莎脸一红,连忙说:“我这人很懒的。”
那个人跟天宇将合租的合同签好之后,交给他一把钥匙,就走了。
整个屋子里,就剩他们俩。
天宇从背后一把把平莎抱住,说:“做我女朋友吧。”
平莎脸一沉,说:“怎么,你跟孤鸿不愧是同学啊!”
她甩开他,摔门便走了。
天宇追了出来,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情不自禁。”
平莎气乎乎地说:“有这么情不自禁的吗?你当我是什么人,随便谁都可以抱的吗?”
看着天宇羞红了脸,平莎口气缓和下来:“你早点休息吧。我回家了,孩子还在等我呢。”.

TOP

引用:
原帖由 豌豆公主 于 2009-3-4 09:43 发表

你在前面的某一段里有一个小小的笔误,透露了这就是作者自己的爱情故事。
至于作者是不是你,偶就不猜下去了!
.

TOP

提示: 该帖被自动屏蔽

TOP

说完,平莎赶紧下楼。天宇顾不上关门,追了上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不会的,我会慢慢地等下去。”他很恳切地说。
平莎心想:你这小破孩,我都可以当你阿姨了。
她转过身,很认真地对他说:“天宇,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也知道你是认真的,但是,经过这么多事,我不能轻易地再决定什么。你还是赶快去北京吧,那里有你的事业。”
“北京?我已经跟那边说,我不去了,连违约金都给了。”
平莎睁大了眼睛,简直惊呆了:“小朋友,你不是说着玩吧。”
“你说,我像说着玩的人吗?”他很认真地说。
平莎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孩,透过拉杂的胡须,隐约还带稚气。
“你这么做,我会内疚的。”平莎很痛苦,是真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他抱肩,一只手不停地挤捏手臂,“你放心,要是我在这个城市混不下来的话,我会自己走人的。”
平莎想:不是啊,只是,你不值得,为我这么一个女子放弃那么好的机会。你眼前的大好前程,说不定就转眼就变成泡沫。
在这个城市,生存并不是那么容易,充满了浮躁,充满了虚荣。
“你上去吧。我先回去了,孩子该放学了。”平莎说。
“好的,真想见见你的宝贝。”他笑了,很和蔼的样子。他的样子,让平莎觉得,这个男孩要是做孩子的父亲会比孩子真正的父亲要称职得多。
她摆摆手,头也没回地走了。她怕回头的话,又会有说不完的话。
接着,他开始了疯狂的job-hunting。更多的时候,他呆在屋里看书。他开始意识到生存的艰辛。
一个傍晚,平莎来到他的小屋。天气是那么闷燥,他在地摊上买的电风扇吹出来的风都透出股燥热。那个屋子在顶楼,他带平莎到阳台上,太阳还未完全落下,染红了一整片的天空。
他说:“你看,原来这个城市有这么美。”
他拉开一张很脏的椅子,也许是房东嫌弃在阳台上的,他示意让平莎坐下,平莎没有坐,跟他一起站着,看着远方。
这一刻是停止的,渐渐地,天暗了下来,远处有人在放焰火,又染得天空五颜六色。
他说:“这是别人在为我们庆贺!”
平莎问:“庆贺什么?”
天宇说:“我们终于可以天天见面了。”
平莎的眼角突然湿了。.

TOP

真的很好看,继续贴哦.

TOP

无所谓是谁啦,小说本也就来自生活.

TOP

不停刷新中.....

TOP

提示: 该帖被自动屏蔽

TOP

过了几天,天宇打电话给平莎,很兴奋地:“我找到工作了,我请你吃饭。”
平莎笑着说:“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吧。”
“没事儿,我这里有钱。”
“不要了,你还是留着自己平时用用吧。等你发了工资再说。”
但那份工作并不是很如意,工资极低,在这个城市属于中下档次,比民工稍微好一点。但对他来说,他已经很满足了,因为,单位有宿舍,还有免费的午餐和晚餐。
他离开了那顶层的房子,平莎本来跟合租的人就说租一个月的,她原本想他住上一段时间,总要去北京的。合租的小伙子很客气,一定要退点钱给他,他就拿出来,请那小伙子还有他的同事一起吃了顿饭,大家皆大欢喜。
他去公司的第一天非常兴奋,想想也是,小伙子第一次工作嘛。平莎买了一套衣服送他,作为新工作的礼物。他却将钱偷偷地塞进了平莎的衣袋,直到看到平莎家的灯亮了,他才打电话提醒她。平莎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一丝柔软从心底浮起。
从此,他们俩的交谈更多谈的是他的工作。
他刚毕业,只有一些实习经验,面试时,他就实话实说,反倒引起公司领导对他的信任。他努力好学,干活一丝不苟,起早贪黑的,也不求回报。公司领导对他颇为重视,当年就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
天宇每天快乐地打电话,告诉平莎他会等她,让她对此不要有什么想法。
天宇说:如果有什么合适的,你想嫁了,就跟我说一声。不过,你一定要看看好,最好,先给我过目,我帮你把关。
平莎鼻子一哼:“你给我把关?那可能除了你,其他人都不合格了。”
他哈哈大笑:“你真了解我啊。”
闺中密友来看平莎,一定要见见天宇。天宇很腼腆,但他知道,这绝对是个机会。打扮停妥,他出现在两位面前。
密友悄声说:“美女,不像你说的那么逊啊?”
平莎推推她:“说啥呢,你看上了?我给你介绍介绍?”
“别,别,人家尽盯你看了,看都不看我一眼,快没勇气活了。”密友绝对是美女,属于那种可以上封面的那种,也绝对自恋。
平莎选在星巴克见面,这地方有个好处,不是太贵,但也不是太闹。
两个女人跟天宇面对面地坐着。密友悠哉游哉地饮着咖啡,平莎觉得,这样的美女,任何男人看到了,都会多看一眼的。密友一句一句地问天宇,他一句一句地回答,像小朋友站在班主任面前。竟然,密友套出了他是个党员。
密友晕菜了,像在看个怪物,也难怪她,因为她们身边,这种人不多,大家都是群众。
密友一脸怪笑地问他:“那,GONGCHANDANG的宗旨是什么?”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像背书一样说了出来。
“噗嘁!”密友嘴里的一口咖啡差点喷到他的身上。
密友偷偷地跟平莎说:“你从哪里挖掘出来这么个怪物?”
平莎只有装傻地笑。.

TOP

应该会有好的结果,加油啊, 我在不停的刷新呢.

TOP

不过确实很好奇,怎么这么巧,难不成那个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喜欢姐弟恋?.

TOP

等.

TOP

回复 146#随风飘逝 的帖子

我也等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