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有108个人次参与评价】

[作品] 老公的美文系列二------养儿育女的愉悦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七十九

We will be soldiers

兄弟们吃完饭后, 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由头可以出去散步: 在小区里面巡逻。 兄弟们排成一列, 分别是第一排, 第二排。 爸爸是第三排。 他们很仔细地问过爸爸, 每个排分别是负责啥任务的。 第一排是负责侦察的; 第二排是主力部队, 负责进攻;第三排是机动部队, 负责增援和最后一击。 至于有时候妈妈也参加巡逻, 那就是第四排, 属于老弱残兵, 负责粮草的。

因此兄弟们觉得第一和第二排比较露脸。 特别是听爸爸说, 侦察兵是精锐部队, 负责在战场上回答指挥官一个永恒的困惑: 山的后面是什么? 因此惟楚通常占了第一排的位置, 颐指气使地, 指挥我们从这条路走, 往那条路奔。 但是我们很多时候故意让惟扬领队。 这个小家伙从小跟着爸爸和哥哥混, 很少有机会做决定。 即使是这种在黑夜里往哪里走, 走多远, 大路还是小路的小决定, 我也很享受在后面看他很犹豫不决的样子。

他要是被委派在第一排, 会经常转过头来看哥哥和爸爸, 目光犹疑不定, 我们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等他做决定。 惟楚很不耐烦, 但是也只好忍着。 不管惟扬决定往哪个方向走, 我们就跟着。 反正他再没有带队的经验, 也不会傻乎乎地带着团队冲着有啥危险的地方走。

小家伙们本来不怕狗, 哥哥有个同学被狗咬过, 去打过针以后, 凭惟楚的性格, 那是一朝“听说某人被狗咬”, 十年离得狗远远的, 而且是怂恿得弟弟也很怕狗, 不管什么狗, 哪怕只有他自己的脚踝高的小狗。 在小区里散步, 要是怕狗, 就有大问题了。 因为晚上看起来狗比人还多。

所以一看到狗, 巡逻队的阵型马上变了。 侦察部队和攻击部队马上躲到机动部队后面去了。 拿破仑说, 谁能在战场上投入最后一个营, 谁就能取得战斗的胜利。 以此来强调机动部队的重要性。 但是孩子们意识到这次我们面对的不是普鲁士士兵, , 而是普鲁士狗, 很小很小的小狗, 于是毅然决定先投入机动部队。 但是, 机动部队都不好意思腆着大肚子站出来吓狗, 只好瞪着人眼看着狗眼。

狗眼看人高, 机动部队在这些小狗的眼里犹如巨灵神一般。 狗也不笨, 对视了几秒, 呜咽一声, 夹着尾巴掉头就走。 这时候侦察部队和攻击部队又冒出来了, 眼睛里满是得意。

以前带惟楚出去玩的时候, 路过一个野外的地方, 有告示提醒游人说, 这里有熊出没, 不要把食物到处乱放, 要盖好盖子, 以免引来熊。 惟楚听了很警觉, 在附近转悠的时候, 时时不忘记到处东张西望, 他的安全观念和防御措施很简单: 要是有熊出来, 不管从哪个方向冲出来, 第一个碰到的人肯定不是我们惟楚, 不至于先把我们惟楚填肚子, 从而这小子有充分的时间溜走。

所以巡逻时他也有原则, 他可以是任何一排, 但是不能是最后一排, 他需要有人罩着他的背后方向。

惟楚小时候玩过海盗船以后, 心荡得很难受, 下来就宣布以后不参加海军了。 因此最近我问他以后万一参军的志向的时候, 他居然说海军, 蛮出乎我意外的。 不过这是他能想出的最安全的军种了。 他肯定不想成为陆军, 因为提着步枪到处跑, 不符合他的理论: 打仗是要死人的,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呢。

兄弟们要是以后有机会服务国家, 我肯定不会反对, 但是要让老实和尚早点知道, 虽然他很迷贪吃蛇游戏, 但是我们中国的武装力量中没有贪吃蛇部队, 因此他不能立志成为一个贪吃蛇军官。

爸爸妈妈与2009年2月14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2-15 11:02 编辑 ].

附件

1.JPG (101.86 KB)

2009-2-14 23:24

Soldiers

1.JPG

2.JPG (104.86 KB)

2009-2-14 23:24

贪吃蛇军官

2.JPG

3.JPG (109.87 KB)

2009-2-14 23:24

Navy 军官

3.JPG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

惟扬不识字, 何故乱翻书

我搞不清楚惟扬到底识多少字, 从来没有专门教他。 此公都是自学的。 哥哥读书时他旁边静静地听着, 就象少林寺里的火工头陀, 你不知道他的深浅, 特别是他坐在那里看着大部头的书的时候。

我指的是那些应该是我看的大部头。 都是字。 没有插画的。 所以我不知道什么内容吸引他了。 我有一次在院子里隔着窗, 看着他坐在那里很专注地翻我的一本书, 看了大概十五分钟。 我就是很好奇他在看什么, 要是不识字的话, 看这本书毫无乐趣可言。 连我这个识字的人, 看这本书也是毫无乐趣的。

圣诞节有同学来我们家玩, 把书橱里好多经年不看的书翻出来看。 同学走了, 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好, 就看见惟扬在书房里捧着一本书在看呢, 津津有味的。

妈妈从他背后看过去, 他居然是在看渡边淳一的《男人这东西》。

爸爸妈妈2009年2月19日记惟扬事 。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2-19 00:39 编辑 ].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一

“雪夜访戴”之二

周末的早上孩子们是可以爬到爸爸妈妈的床上来玩玩的。 兄弟们称之为“腻腻”。

惟扬是穿着睡袍睡觉的, 所以要是我们不去抱他, 他自己过来的话, 极为艰难。 他或者扶着墙, 一步一步的挪过来; 或者干脆在地上爬, 沿着地板爬过来, 比凌波微步快多了。 一曲一伸地, 象条小虫子。

有天早上, 我们听见他下了床, 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然后顺着走廊爬呀爬。 我们都看着床头的方向, 等着他的小脑袋从床沿猛地冒出来。 他应该先开门的, 但是我们等了半天, 没有听到转门把的声音。

他爬到房间门口, 就没有声音了。 等了好一会儿, 我们不知道发生啥事情了, 怎么没有动静了。 就打开门看: 结果老实和尚爬过来的时候, 手上还拿着他的宝贝, 计算器和书。 爬到爸爸妈妈房间门口的时候, 估计是爬累了, 居然干脆打开书, 躺在门口的地板上看起书来, 看得入神, 忘记进来了。

爸爸妈妈2009年2月19日记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2-19 00:41 编辑 ].

附件

4.JPG (84.88 KB)

2009-2-19 00:41

4.JPG

5.JPG (97.1 KB)

2009-2-19 00:41

5.JPG

6.JPG (100.51 KB)

2009-2-19 00:41

6.JPG

7.JPG (89.31 KB)

2009-2-19 00:41

7.JPG

TOP

弟弟瘦了,两兄弟越发象了。.

TOP

老实和尚的耳朵显得越发大了.

TOP

好久没见了,看照片两个小伙子是变样了,扬扬瘦了没有奶味了,和哥哥越来越像了。.

TOP

哥哥象陈冠希.

TOP

期待第180期
建议有两个孩子的开个“二宝专栏”.

TOP

兄弟在一起,乍一看,一个像爸,一个像妈,
多看看老二,怎么和老大一模一样。.

TOP

真不容易,看到G高管的大作。 我们也是类似的情况,不过是千金和小子的组合。文章写得真好,继续关注。

[ 本帖最后由 hairupluserica 于 2009-3-4 22:27 编辑 ].

TOP

文笔细腻,看了真羡慕,慢慢看.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二

Everybody Likes Indy

原来我上学的时候, 也玩过这个游戏, 老师让我们用自己姓的第一个字母, 想些东西出来, 然后告诉大家, 为什么我喜欢这些东西。 我脑子里想出来的第一个G打头的东西就是大蒜。 其实我不吃大蒜, 但毕竟不是母语, 能想出一个实属不易, 只好胡诌了半天, 为啥我喜欢吃大蒜。

惟楚回来兴冲冲地和妈妈说了他课堂里的一个故事。 英语老师和大家玩个游戏: 老师在黑板上写: I like XXX, 如果认同老师说法的学生就站起来。 比如说, 老师写, I Like Flowers, 喜欢花的学生就站起来。

惟楚说, 不知怎么搞的, 老师忽然写上: I Like Indy! 结果全部同学都站起来了, 就只他一个坐着, 很尴尬。 不过这小子蛮开心的, 下课还问老师, 干嘛写他的名字, 老师说, 她觉得INDY的人缘很好, 就随手写下了, 测试一下。

他回来和我们转述, 我们听了也很开心。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值得我帮他记载下来。

我们大人在任何一个组织里, 我想不出有哪个会一致同意喜欢我的。 以前没有过, 将来也不见得会有。

爸爸妈妈2008年3月11日记惟楚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3-11 22:01 编辑 ].

附件

1.JPG (88.14 KB)

2009-3-11 21:45

1.JPG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三

Witch

哥哥开始周六要在学校上英文课。 我带着弟弟去接他, 早点去, 还能带着个小铲子, 在哥哥校园里的沙坑里挖挖沙子玩。

惟扬刚堆了一个小小的山头, 就抬头看着爸爸说, “爸爸, 我要挖一座大山”。 他转头看看旁边的教学楼, 四层, “和这个大楼一样高!”

就凭他手上的小铲子, 能堆到他的脚踝已经是蛮了不起的事情了。 但是谁知道呢, 说不定这个小家伙以后真能做出点“堆起一座四层楼高的沙堆”之类的让爸爸大吃一惊的事情来呢。

在脑子里想像儿子们以后能干点啥惊天动地的事情, 总是很令人惬意的。 有时候我爸爸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就在怀疑, 是否我老爸还没有绝望, 还在等着他儿子让他大吃一惊呢。

不过惟扬很快就让爸爸我大吃一惊。 哥哥下课了, 老师说, 惟楚的英语不错, 云云。 我心里想, 我们家有英语更好的, 至少发音很好听。 所以我拉着惟扬到老师面前:“扬扬, 把你的London Bridge Falling Down唱给老师听听?”

老实和尚看了老师一眼, 估计脑子在浮现和回顾一些英语单词, 然后就把他冒出来的第一个女性形象给念出来了, 并且用手指头指着老师说: Witch!

字正腔圆, 没有听错的可能性。 我听了心头一震, 赶忙低着头, 拉着老实和尚就走。 什么叫大吃一惊, 这就叫大吃一惊。

爸爸妈妈2009年3月记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3-11 22:04 编辑 ].

附件

2.JPG (85.13 KB)

2009-3-11 21:59

2.JPG

TOP

回复 507#小臭臭妈咪 的帖子

我原来也不知道陈某某长啥样子, 也是此人出名后, 有人打电话给我提醒。 我也觉得有点象。.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四

1排11座

我之所以会和惟楚去看冰球, 是因为朋友的介绍。 我很吃惊他会带自己女儿去看这种需要用肩,胸和臀来冲撞的典型的男孩子的运动。 他说很好看, 很激烈。 所以我买了票,1月11日,正好周日,带惟楚去看, 第二天惟楚期末考试。

位子很好记, 1排11座。 第一排。

以前我们去真冰溜冰场玩的时候, 看见过老外在玩冰球。 南方很少有人玩冰球, 中国打冰球的都集中在北京和齐齐哈尔, 所以要凑齐个中国冰球联赛也很难。 那些在上海玩冰球的老外, 连对手也找不到。 但是不妨碍他们自己玩得热火朝天, 至少是热气腾腾。

那时候惟楚还小, 我抱着他靠着场地很近, 看他们打球。 那些老外打完球后, 裸着上身, 坐在那里休息, 旁若无人。 碰巧都是高加索人种, 一眼望去, 一坨一坨的白肉冒着烟, 叹为观止。

另外一个原因去看冰球, 就是以前听说过伟大的冰球运动员Wayne Graski,维恩格雷茨基, 他终生信奉父亲给他的建议:“朝球行进的方向,而不是它目前的位置滑。”  我想自己去看看冰球运动员是如何滑到球要运行的地方去等着球, 而不是徒劳地追着球跑, 并且看看我能给我儿子啥建议。

冰球的普及程度从上座率就可以看出来。 检票的时候,我问, 11座向哪个方向走? 检票的嘟囔了一句: 随便坐。 我进去才发现以后只要买张最便宜的票能进来就可以了。 反正到处都是空位置, 以至于惟楚可以绕着场子跑到对面的看台上。

小家伙的观察很敏锐, 看了看场地就开始问我场地上的那些线和点和规则有啥关系。 我马上拿起门口发的扫盲单张, 父子俩个一起了解了解冰球规则。 很快这个小家伙的兴趣就转移到对面的看台上去了, 因为人少, 他弯来弯去, 总能找到一条路兜到对面去。

他跑到陌生的地方, 爸爸不在身边, 他有点犹豫, 东张西望。 本来他能够沿着看台走一圈的, 有几个观众翘着脚, 挡住了走道, 他就停住了。 别人看他是个小家伙, 也看见他绕了这么大半圈过来, 知道他想走过去, 就歪着头看他怎么开口。

惟楚很腼腆, 想想就算了, 挠了挠脑袋, 就沿着原路返回。 如此一趟又一趟, 小家伙乐此不疲。

所以到后来, 我看一眼冰球, 倒是要看两眼小惟楚,确保他一直在我的视线里。我本来是想借看冰球的机会告诉他一个伟大的道理, 一个我自己从来没有做到过的道理:“朝球行进的方向,而不是它目前的位置滑。”, 我本来是想指着球对我儿子说, “你不能老是跟着球跑, 你要到球的前面去等着它。”
但是我忽然发现很多时候乐趣不在于和我儿子讲大道理, 而是在于能坐在第一排, 远远地看着我儿子, 看着他跑, 看着他闹, 离他远远的, 但是确保他好好的。 不管他是冰球场上的伟大的格雷茨基, 还是一个只会绕着冰球场转圈的小家伙。 爸爸妈妈一直坐在场边的第一排看着他。

爸爸妈妈2009年3月13日记惟楚1月间事。.

TOP

精彩的文笔,浓浓的情谊!受益匪浅
很巧,我大儿子小你家惟楚1岁,小儿子小你家惟扬1岁
所以感同身受.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五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之结香

惟楚到公园玩, 已经不满足于沿着岸边的石头路走, 他要爬山, 他要走他从来没有走过的路。 路的旁边是个小山坡, 他喜欢冲锋, 一股脑儿地冲上去, 爸爸跟在后面, 心里在想, 小时候我也是这样的, 喜欢去那些没有去过的地方。

沿着山坡往上跑, 一路上没有路, 我们要从那些树丛中迅速穿过去。 他从树枝底下穿过去, 正好, 从他头顶上掠过。 我在后面跑, 就变成猫着腰了, 等我冲上山顶, 腰也直不起来了。

山顶上, 其实是个土丘的顶上, 居然是个小坑。 从山下看不出, 因为山顶上是一片小树林, 坑是在树丛中的。

“爸爸, 这里怎么会是一个坑呢?” 这是一个火山口形状的坑。 四周边上隐隐还露出塑料布, 上面覆着土。 “估计原来是个水塘, 你看, 这是蓄水的塑料布。 ”

“那为什么他们把水塘改成一个土坑啦?” 我很喜欢惟楚刨根问底。 总有一天, 我会回答不上他的问题。 有些东西是我早就失去的, 比如说好奇心。 我觉得弥足珍贵。

我想了一个很好的逻辑来解释他们为啥把这个水塘填成坑了。 惟楚听了将信将疑, 这让我有点不愉快, 觉得自己没有说圆了这个事情。

“这一片都是苹果树。”惟楚说。 “哦, 是嘛?, 你连苹果树也认识?”

“爸爸,你看看这树干上的纹路, 苹果树就是这种纹路。”

我真的是大吃一惊: “你知道苹果树的纹路?”

惟楚一脸标志性的若无其事地得意洋洋, “恩, 苹果树就是这个纹路。” 他顿了一顿,“其实我们家有一棵苹果树。” 我从来没有注意过。

从苹果林绕出来, 旁边是一片没有看见过的植物, 奇怪之处在于它的所有的枝条的末梢都是打结的, 我觉得不象是自然打的结, 很难想象一根枝条能绕回去, 自己打个结, 然后又穿出来, 吐出几朵花蕊来, 凑进了闻闻, 有很淡的香味。

这个植物的名字叫“结香”, 我已经回答不上来惟楚的问题: "这个到底是人打的结还是自然生长出来的结?", 有可能是自然生长的, 否则干嘛叫"结香"。

“我要回家上网查一查, 到底是怎么打结的?”, 我很喜欢他这点, 我就不会回家查这个结果, 我无所谓, 我才不关心是园丁打的结还是自然打的结。 但是这个小家伙很有所谓。

所以我也很喜欢跟在我儿子后面走, 到处看看, 去很多没有去过的地方, 那个苹果林, 那个土坑, 那一片结香, 不是他带我去, 我永远不会走到那里, 不会知道原来苹果树有这样的纹路。

爸爸妈妈2009年4月3日记惟楚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4-4 12:16 编辑 ].

附件

1.jpg (31.17 KB)

2009-4-4 12:16

结香

1.jpg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六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之学校操场上的水塘

周六惟楚的学校里加课, 我和惟扬都会去接哥哥。 读书很辛苦, 所以我们要让惟楚知道所有人都很支持他, 包括他弟弟。 至少我们能做的, 就是去接他回家。

哥哥和弟弟要在学校里玩一会儿, 在操场上, 要跑几圈。 我在后面踱步, 跟着他们两个, 现在我要是走路, 已经远远追不上他们了。 惟楚说, 爸爸, 我发明了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这个所谓的很好玩的游戏的规则是: 地上因为刚下过雨, 都是积水, 一滩一滩的, 有些地方干了, 有些地方还是湿的。 他说, 我们从主席台出发,看谁先穿过操场, 但是不能有一步踩在水里, 否则就输了。 也就是说要又快又准。

规则很简单, 惟扬也听得懂, 在一边雀跃。 我心里想, 就你这个小家伙, 还不被哥哥甩得十万八千里。 不过惟扬很认真, 跃跃欲试, 象一匹奔腾的小马。

哥哥口令一下, 大家都冲了出去, 我是一步一步地走, 跟着他们后面, 看着他们的背影。 惟楚是一溜烟地跑在前面, 挑那些容易的路, 一路上基本上都是干的, 所以跑的飞快。

惟扬从哪个点出发, 就沿着那条直线跑, 绝不拐弯抹角的, 看见水塘(其实是一滩水渍), 他真的是停下来, 然后纵身一跃, 跳过去。 有时候冲得快了, 硬生生地停住脚步, 身体扭一下, 才不至于冲进小水塘里, 所以他一路上, 没有留下一个湿脚印, 即使落后哥哥很远了, 他还是低着头, 很认真地跑。

我在他后面看着他, 反而是看他的时间多一点, 哥哥已经跑回来了, 和我们打招呼, 很得意。 惟扬并不气馁, 憋着劲往前冲。 惟扬也很争强好胜, 但是他珍惜荣誉, 他绝不取巧, 踏踏实实, 他遵循规则, 并且很努力。 我很喜欢。

所以我决定杀杀哥哥的威风, 老爸真是跑起来, 还是很有点风声水起的。 象一只大鸟一样很快掠过兄弟们, 让他们知道知道, 十年之内要超过老爸, 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需要发奋图强的, 投机取巧是不行的, 要踏踏实实的, 不能有湿脚印。

这是我最近参加过的最好玩的游戏, 在我大儿子的学校操场上。

爸爸妈妈4月3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4-3 22:07 编辑 ].

TOP

回复 488#MONSTER 的帖子

心思缜密的家伙!.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七

鹰狮传奇之狮吻

其实惟楚惟扬一点也不喜欢被湿吻, 毕竟是男孩子, 要是有人亲他们, 一般是眉头一皱, 然后用手抹抹脸。但是他们亲起爸爸妈妈来, 尤其是惟扬, 不管自己嘴上有多油, 刚啃过鸭腿还是咬过红烧肉, 狠狠地在脸上亲一下。 惟扬还会伸出手掌, 一拨爸爸的脸, 意思是亲完这边, 把另外一边再凑过来。

上周我们闹着玩的时候, 爸爸张嘴假装要咬惟楚, 一不小心, 惟楚的肩胛骨撞在爸爸的牙齿上, 小家伙疼得眼泪汪汪。 惟扬看见了, 马上冲上来, 抓着我说, 我要咬你! 我大吃一惊:啊, 为什么啊?

惟扬指着哥哥说, 你欺负他, 我们是兄弟啊!

我笑着问他:那你咬我, 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惟扬又惊又怒, 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眼前这个大个子和他是什么关系, 只知道要为哥哥报仇。 张大了嘴巴要咬我的脸。 爸爸的脸肥嘟嘟的, 多肉, 能满满地咬上一口。 要是早几个月, 这个小家伙不知轻重地, 肯定要合上牙齿, 狠狠地撕咬。 小狮子毕竟长大了, 知道这个胖子也是自己人, 虽然一下子想不起是啥关系, 但是最好只是含在嘴里, 引而不发,起到点震慑的作用。

但是我的脸在别人的嘴里, 毕竟有点发毛, 很体会啥叫汗毛灵灵。 特别是这个小赤佬, 嘴巴张得时间久了, 口水大量分泌, 不知道是在口腔里打转还是在往下咽, 反正从他嘴里传来的都是抽水烟的声音, 呼噜呼噜的, 声势极为惊人。

前几天幼儿园组织去看动物园, 回来和爸爸说,我看见了母狮子, 在睡觉呢。 还有一个狮子爸爸!“你怎么知道他是狮子爸爸呢?” 我问他。 惟扬说, “它头上都是毛, 和你一样的!”

再前几天晚上有人送来几只土鸡和几筐土鸡蛋。 活的鸡, 知道自己进了虎穴, 迟早要饱了狮吻。眼见性命不保, 因此屎尿横流, 臭不可闻。 两只小狮子围着它们很好奇地看了半天, 狮子爸爸已经是怒从心头起, 恶向胆边生了。 在到处找烫皮拔毛的容器。

这两只土鸡命不该绝, 家里没有以前常用的铅桶之类的东西, 因此我想不出杀了他们以后如何拔毛。 只好退而求其次, 坐下来, 和孩子们夸耀自己的杀鸡绝技:把鸡的翅膀拢住, 拽在手上, 把鸡头拉过来, 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鸡头的两边, 把鸡脖子反方向一展, 鸡脖子就完全暴露出来了。

然后伸手拔掉鸡脖子上的毛, 免得一会儿血喷出来把毛也冲进鸡血碗里。 拔干净了毛, 气管就鼓鼓地一根在那里, 一跳一跳的。 然后手起刀落, 。。。滴完血后, 把鸡头一转夹在翅膀底下, 孔雀嘬翎的姿势。 放在铅桶里等着开水浇进去。

晚上家里确实不适合杀鸡, 所以一群猛兽也就过过嘴瘾。 鸡自知不幸前, 真会屎尿横流, 喷得很远, 我们不敢冒这个险。 孩子们很出神地听了半天, 大概是认为本来我们就孔武有力, 杀鸡居然还要用刀, 胜之不武, 一点没有成就感。 惟扬很认真地问了句:

爸爸, 你能一口咬死它吗?

爸爸妈妈2009年5月9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5-9 21:26 编辑 ].

附件

1.jpg (24.75 KB)

2009-5-9 21:23

1.jpg

2.jpg (16.69 KB)

2009-5-9 21:23

2.jpg

3.jpg (33.82 KB)

2009-5-9 21:23

3.jpg

4.jpg (26.08 KB)

2009-5-9 21:23

4.jpg

5.JPG (121.49 KB)

2009-5-9 21:26

5.JPG

6.JPG (174.14 KB)

2009-5-9 21:26

6.JPG

TOP

好久没有来看,看着照片,感觉小男孩都快要成英俊少年了.

TOP

惟扬很认真地问了句:

爸爸, 你能一口咬死它吗?
太好笑了.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八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之 白沙坑

惟楚周六上午参加学校里的课外活动, 11点下课, 我和惟扬照例是要去接他的。 我们会稍微早点去, 能去哥哥教室外面的那个白沙坑玩一会儿。

那真只是一个小沙坑, 堆满了海边沙滩上才有的白沙, 纵横五六米, 在沙坑的这头扔一把沙子, 就可能从那头出坑了。 至少我们去的时候, 很少看见有孩子在玩, 下课了直接被家长带走。 平时应该老师不会鼓励孩子们在课间在沙子里面玩, 因为一玩就是满头满脑的沙子, 捡掉沙子, 还有一层白粉。

惟扬昨天没有带挖沙子的工具, 就脱了鞋, 直接走到沙坑的中间。 把脚埋在沙里, 一步一步地往前拖, 在沙坑里面留下一条长长的印子。 这样往来十几次, 沙坑本来不大, 就被他耕耘了个遍。 整个沙坑看起来“麦浪翻滚”, 一道一道的, 煞是好看。

沙坑的中间有个滑滑梯, 惟扬就用两只小手推了很多沙子到滑道上, 然后一屁股滑下来, 脚全部陷进沙子里, 然后大声地叫我:“爸爸, 爸爸, 我的脚没有了!”

爸爸只好走过去, 眼睛还不能盯着他膝盖下面的沙堆看, 否则太没有成就感。 只好眼睛在沙坑里的其他地方扫来扫去, “咦, 真的, 脚呢?”老实和尚扬起大脑袋, 抬头望天, 咯咯咯地笑, 要是我也抬头看天, 以为有鸿鹄将至, 就中了圈套了。

老实和尚猛然把脚从沙堆里抽出来, 飞起一腿, 漫天的白雾, 爸爸大吃一惊, 连忙躲开, 惟扬已经笑得前俯后仰。 这就叫做“目送归鸿, 脚踢白沙。俯仰自得,童心太玄。”

不过童心再玄, 毕竟最后是他自己沐浴在这漫天的白雾中, 硝烟散尽后, 我只好跑过去, 帮他打扫战场。 他已经是满身大汗, 所以满身都粘了沙粒。 大脑袋和大耳朵上的沙粒比较明显, 因此我把他的耳朵翻来覆去地捡捡干净, 很大很薄的耳廓在我手里, 感觉就象一块大大的海蜇皮, 把沙子去净后, 在水里泡一晚上, 就是一碟上好的佐餐物:圆皮,价格不菲。

一会儿小家伙玩累了, 就直接躺在沙坑里, 闭着眼睛, 一眼不发。 太阳很炫目, 我知道他是睡不着的。 但是他眼睛紧紧地闭着, 看起来很安详。 我相信这是他现在最舒服的姿势:在那片“麦浪”中, 侧身躺着, 右脸颊贴着沙粒, 小嘴巴一张一翕的。

哥哥下课后, 也跳进沙坑来玩, 学着弟弟的样子, 倒头就睡。 一动不动。

后来有人问我, 干嘛你不也去躺着? 我心里想, 我是故意站在沙坑旁边看着他们睡觉的。 否则两个孩子一动不动地睡在沙坑里, 旁边没有人, 也太过骇人听闻了。 要是这个大胖子也倒下了, 别人更没有一丝怀疑, 简直就是一个灭门的惨祸。

下午让他们睡觉前, 一定要运动运动, 因此出去溜冰。 回家前, 惟楚觉得不过瘾, 挑战爸爸说:你跑步, 我溜冰, 你能比我快吗?” 我实在有点跑不动, 但是儿子才8岁不到, 就开始跃跃欲试要爬到老爸头上来, 那是不对的。 况且是老爸年轻时的优势项目, 按照五四青年节收到的短信里面说的联合国卫生组织对青年的定义, 老爸要在青年这个概念里再混8年的。

因此老爸真要跑起来, 这个大赤佬是追不上我的。 一直在我后面一点点, 有点发老急了, 嘴巴里大喊, 你是内圈, 你是内圈, 你占便宜了!

本来就是斗智斗勇, 我心里想。 等跑了一圈, 实在是发力太急, 老爸弯着腰往草丛里吐口水, 确保没有白沫吐出来。

爸爸妈妈2009年5月17日记惟楚惟扬事.

TOP

往草丛里吐口水里还在找白沫的话!您要在联合国卫生组织定义的青年概念里再混八年的话呢!估计可能会是“抗战性质滴八年了! ”.

TOP

很久没见,大太多了
.

TOP

看过了,分享了,学习了。羡慕加佩服.

TOP

回复 449#MONSTER 的帖子

真是美文,遗憾怎么才看见。看到老大的幼儿园毕业照,突然觉得就是我家小子现在混的地方。真是个有心的好爸爸。.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八十九

“有点难的”

下班回家, 两个小家伙只要还醒着, 就有个仪式, 会飞扑过来, 让爸爸抱抱。 你必须记得上一次是先抱谁的, 这次要换个顺序, 以免怠慢了哪个。 要是蹲下来, 搂在怀里, 亲亲小脸蛋, 即使是熊抱, 也感觉有点不够威猛, 不是我们江东子弟应有的风范。

因此他们真的是飞扑而来。 惟楚是很远地跑过来, 在离我半米远的地方, 脚一点地, 然后纵身一跃, 人在空中有很短暂的“滑翔”。 我有时候是在他滑翔到顶点的时候接住他, 让他有个腾云驾雾的感觉;有时候故意等他身体有点往下落的时候接住他, 让他感觉有点荡气回肠。 惟扬要是没有轮到第一个抱抱, 即使已经跑到爸爸面前, 也要退得很远, 等哥哥让开后, 然后再扑过来一次。 他腿短, 但是步频很快, 飞速跑过来, 他不会飞跃, 只会猛然一个急停, 然后象小青蛙一样, 原地弹跳, 我要故意蹲下一点, 手插着他的肋下, 帮他顺势再往上面“飞”一点点, 然后搂住他。 他的四肢都会盘在爸爸身上, 大脑袋放在爸爸的肩膀上, 脸贴着爸爸的脸。 然后放开, 脸对着脸, 很认真地对爸爸说:“你知道吗? 这样跳过来有点难的, 只有两个男孩子能够做到的。”

我相信这纵身一跃对他是有点难, 前几天他打电话给我, 说最近又在做一个也有点难的事情:就是帮妈妈和哥哥看晚上吃啥。 放学后, 妈妈要和哥哥一起做功课, 因此由弟弟负责到厨房看看, 今天晚上吃啥。 此事对他是有点难, 首先他人矮, 并看不见在做啥菜。 其次, 做好的菜放在桌上, 他不是都能看懂的。 再次, 即使告诉他是啥菜, 他跑回书房途中, 能否记住, 是个问题。

前天,哥哥在MSN问我是否回家吃饭, 我问晚上吃什么呀, 如果好吃, 我就早点回来。 哥哥就“亲自”跑到厨房里面, 把今天晚上吃的菜写给我看, 他居然会写类似于芸豆这种很复杂的菜名和汉字。 因此让惟扬干这个事情, 是有点难的。

以下是妈妈的转述:哥哥难得在楼上做功课。 弟弟上楼, 妈妈派弟弟下楼去看看今晚吃啥。 “好的!”弟弟很兴高采烈地下楼去。 一会儿上来报了第一个菜名:百叶结。 妈妈问, 那有啥蔬菜啊? 弟弟说, 好的, 我再下去看。 他又屁颠屁颠地下楼, 屁颠屁颠地上楼说, 吃芹菜。 妈妈又问, 你没有问今天吃啥汤吗? 弟弟说, 我再下去一次。 众人面面相觑, 觉得没有上学的孩子真是幸福。

他第三次神采飞扬地上来汇报说, 今天喝黑鱼汤!看来他很喜欢今晚吃的饭菜, 因此他也吃得很饱, 很快, 并且消化得更快。 刚抹好嘴, 他扶着自己的屁股说, 我要大便了, 我要来不及了。

于是送他去大便。 他很认真地在那里坐了一会儿, 说他很认真是有道理的, 他一脸的严肃, 并且腿短, 碰不到地板, 所以手得扶着座盖,看起来倒真是龙盘虎踞, “大将军(卫)青侍中,上踞厕视之”。 是一副活生生的汉武帝和卫青的故事。 我以前蹲在那里和他说过话, 他难得比爸爸高, 真有“上踞厕视之”的气势。

等“武帝”爬下“上位”, 低头看了一眼, 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自夸:“那么粗, 那么长,有点难, 有点难的”。 哥哥也伸头看了看, 哇塞! 以前有个上海人叫杜月笙的, 擅长削梨, 能从头到尾, 保持果皮不断, 削完以后, 能连成一串。 从小家长就是这么教导我们的, 说这叫本事!

下围棋的书里, 有本叫“不断樱”的, 是指妙手缤纷灿烂,层出不穷的意思。 哥哥笑的和惊叹的, 也是一个不断的某物,连绵不绝。 惟楚兴起,亲自冲水, 发现居然除“恶”不尽, 还有些许秽物。 解开裤子, 以小冲大, 才算弄干净。 惟扬看到那么强的水流没有弄干净的东西, 被哥哥处理了, 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谢谢哥哥!

爸爸妈妈2009年5月23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5-23 17:43 编辑 ].

附件

DSC_0001.JPG (55.27 KB)

2009-5-23 17:00

我们在湖北博物馆看到的虎子-即古代尿壶,小时候用过的

DSC_0001.JPG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

老实和尚夜惊系列之七 - “我停不下来!”

上次写老实和尚夜惊的时候, 是一年前了。 老实和尚一年中长大了很多, 是我们家变化最大的。 都说惟扬是大孩子了。 因为我们以为这个小赤佬再也不会夜惊了。

两个小家伙很少有机会能和爸爸睡一起。 上次是在武汉, 今年4月的事情。 晚上睡觉时, 妈妈睡另外一个房间, 3个男的睡一张大床。 房间里开着空调, 被子又很厚, 因此我动手想脱了惟扬的睡裤, 让他只穿短裤睡觉。

老实和尚是个很呆板的人, 认死理的, 他这5年来天天是穿着袜子睡觉的, 是不能碰的。 但是裤子是我想努力努力的。 总不见得穿了那么长的睡裤钻在这个被窝里。 但是被他拒绝了, 手一摆, 意思是没有啥好商量的。 我就不信了。 躺在床上看天花板, 等着他睡着。

我已经好长时候, 没有那么处心积虑地要脱掉另外一个人的裤子了。 因此竖起了耳朵听着。 等听到他发出很均匀的呼吸, 就掀开被子动手。 他一动不动, 所以我很顺利。 顺利到我开始动他的袜子的脑筋了。

人不能太贪, 等我脱下他的袜子时, 我就发现这个道理了。 小家伙睁开眼睛看着我: “袜子就不要脱了吧?!” 意思是, 裤子脱了就脱了吧, 袜子乃是根本。 我只好悻悻地穿回去。

这次又有机会睡一起, 是这个周日。  惟楚周一要考试, 因此, 吃午饭时, 妈妈委派我陪他睡个午觉。 之所以把这个重任交给爸爸, 是因为一、惟楚从来不睡午觉的, 让他睡午觉是要杀了他的。 二、坊间流传, 爸爸睡觉时, 会发出一种“芳香烃”, 类似于瞌睡虫的东西, 能把方圆数米内的东西都熏着了。

惟扬不明白瞌睡虫是啥东西, 妈妈就解释说, 就是漫画里看到的Z。 爸爸睡觉时会散发出很多很多Z,很大的ZZZZ。 惟扬听了哈哈大笑, 全然不顾嘴巴里都是饭, 仰着头笑, 好像有个Z就要从天上掉下来, 砸在他头上。 他后来居然笑到把大脑袋的前额放到桌子上, 浑身发抖。 我们看不见他的脸, 面面相觑, 想不通哪有那么好笑的。

最后他抖完了, 抬起头, 面色如常, 继续认真吃饭。 大家更是觉得吃惊。

饭后无事, 照计划睡觉。 我让惟扬睡中间, 免得他掉下去。 但是事先警告他们, 要是两个人吵闹的话, 马上分开 。老实和尚转过去, 搂着哥哥的背睡觉, 哥哥怕痒, 嘻嘻地笑。 所以他们相互之间搂着的好日子只持续了几分钟, 爸爸就喝令他们分开, 胖子睡好中间, 一边一个小瘦子。

老实和尚开始咧开嘴巴要哭, 我板起脸说, 你敢哭! 你哥哥要睡觉的, 不许哭! 然后给他看我的背, 把惟楚扳过来, 冲着爸爸的脸, 确保我能及时尽快地熏倒他。

老实和尚就不敢大哭, 轻声地在呜咽。 只有我的余烟能熏到他, 因此他一直是浅睡。 这个家伙居然能断断续续地呜咽整整一个小时。 我前半个小时迷迷糊糊地睡着。 确信惟楚已经昏倒以后, 很奇怪地转过来看着老实和尚, 奇怪他怎么能那么长时间地呜咽地。

小赤佬眼睛闭着, 嘴咧着, 很轻地在抽泣。 我凑进他的耳边, 问他, 扬扬, 你为什么哭啊? 爸爸不批评你了。 如斯几次, 我又开始大怒了。 把他一把拽起来, 拖到妈妈房间里。 妈妈很奇怪地看着他的脸, 我也奇怪, 因为他从头到尾没有睁开过眼睛。

“不会是他在梦游吧?” 妈妈问。 我也开始狐疑, “不是的,”整整呜咽了一个小时后, 这个家伙开始开口说话了, “我就是哭得停不下来!”

爸爸妈妈2009年6月16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6-21 19:48 编辑 ].

TOP

haha.

TOP


老实和尚和我家老大有得一拼,睡衣睡裤袜子一个都不能少.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一

宅男惟扬和父亲节

古代人挑少年男子中间的勇猛英武之士, 号称三千“外宅男!”平时藏在宅里, 是为了防红线女。 我们惟扬倒也是燕额虎颈,豹头熊腰, 但是偏偏也是个宅男。 惟楚要是一天不让出去玩, 情绪激烈时会放声大哭, 觉得我们都屈就了他。 但是要让惟扬出去走走, 那是要花一番口舌的。

他宁愿坐在家里看电视, 看他的Letter Factory和Number Factory, 一边看一边还念念有词。 哥哥要在家里复习功课, 为免相互影响, 我决定把惟扬带出去玩玩, 逛逛超市。 这是爸爸的爱好, 要是有惟扬一起陪着去, 那才好玩。

但是惟扬很明确地说:不! 我要在家里读书的。 惟扬是很难晓之以理的, 我好话说尽, 最后拿出杀手锏:我们是好朋友啊, 你应该陪陪我的。 “我们不是好朋友!” 惟扬断然拒绝。

所以只能诱之以利, 虽然违反了很多规矩, 但是我提出“让你自己挑一包薯片!”时, 惟扬才开始认真考虑出山事宜。

等买好东西, 我觉得很满意, 低头和扬扬说:“谢谢你陪我出来兜兜, 到底是好朋友!” 扬扬抬头看看我, 挥挥手, 示意我俯首过去:

这是我们惟扬唯一很庄重的时候, 先是在爸爸的左脸颊亲一下, 然后手在空中一挥, 具体地说, 是那个小手在空中一翻, 仿佛他在空中翻过一页看不见的书。 爸爸知道他是啥意思: “把另外一边脸转过来, 让我再亲一口”。

今天是父亲节, 惟扬决定额外多亲爸爸两下: “低下头!”, 他双手笼着爸爸的大脑袋, 在爸爸的头发上放了一个亲。 然后是:“抬起头!” 在爸爸的下巴上亲一下。 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亲过, 宝“宝”相庄严, 从容不羁。

爸爸妈妈2009年6月21日记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6-21 20:44 编辑 ].

附件

1.JPG (72.25 KB)

2009-6-21 20:44

1.JPG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二

106号驱逐舰

回家刚进门, 我问:小家伙们在哪里啊?瑗珺走出来, 挡住我说, 不能进书房, 他们都在给爸爸画生日贺卡呢! 尤其是扬扬, 很严肃地, 眉头一皱, 很认真地在画。

我听了大笑, 我不用看就能猜出惟扬在画啥。 他肯定是在画“我的一家”呢, 以前看了“蚯蚓的一家”的动画书以后, 他画了四条直立的蚯蚓, 按个头大小粗细, 我一眼能看出哪个是我, 哪个是妈妈, 哪个是哥哥, 哪个是老实和尚自己。

这次的生日贺卡果然不出所料, 还是四个色彩鲜艳的蚯蚓身体, 但是带了个大脑袋的怪物。 绿色的脸、黄色的身体,各种各样形状的纽扣:有三角的、四方、矩形的和长方形的。 最右边的一个是老实和尚自己, 最有趣的是只够一个地方画他的大耳朵, 另外一个大耳朵, 已经画不下了。 我问他, 另外一个大耳朵呢, 惟扬把纸翻过来, 不好意思地说, 另外一只耳朵只好画到卡片的反面去了。

卡片的正面那只“仅存”的耳朵, 有卡片上“爸爸”的脑袋那么大。 有朋友看过后, 说,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 这可能说明爸爸在小儿子的心目中的形象不是那么的清晰, 稍微有点疏远。 所以孩子才会把爸爸的脑袋画得那么小。 我听了一惊, 后来瑗珺说, 惟扬的笔触还很稚嫩, 远远不到能够从他的笔画看出心理状态的年龄, 所以我不用太担心。

但是真正让我看了一惊的是惟楚画的那艘军舰, 很简单的一艘驱逐舰。 他肯定不是看着图片临摹, 所以驱逐舰上的上层建筑, 他记不太住, 画得倒象是一座公寓楼。 但是那个舷号我看了有点眼熟, 是106号军舰。 停泊在武汉港内的。 那是今年4月间的事情。

我们在武汉长江边玩, 看见港口里面停了一艘驱逐舰, 就带着惟楚乘最近的轮渡过江, 希望在江面上能近距离看一眼军舰。 就是106号舰, 远远地看, 其实也看不清楚, 没有和他说得太多, 我以为是退役的军舰, 既然停止武汉港口, 那可能就是“武汉”号。 后来才知道那是“西安”号, 西安远在内陆, 开不进去, 退休后停泊在武汉港也是有可能的。

我拍了106号军舰的照片, 以后再也没有拿出来过给惟楚看。 我都不记得当初和他特别提到了舷号。 不过小孩子的心里就是记住了, 居然在两个月后的画画里面把号码准确无误地画出来了。

所以做父母的是有些惶恐, 你不知道你无意间教了小孩子啥知识, 说了啥话, 讲了啥故事, 看了啥图片, 我们不经意间发出的信息, 孩子们象呼吸一般自然地就吸收了, 很多都学会了,记住了。

今天我们给他一个头盔,明天给他一片护膝, 后天给他一块锁子甲, 他可能随手一放, 时间久了, 就是一块块的废铜烂铁, 他也可能把它们一块一块地拼起来, connecting the dots together, 穿戴起来, 可能他就变成一个黄金武士了。

爸爸妈妈2009年6月30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6-30 23:20 编辑 ].

附件

080208220497410.jpg (301.03 KB)

2009-6-30 23:15

武汉号驱逐舰169号

080208220497410.jpg

DSC_0018.JPG (63.37 KB)

2009-6-30 23:15

西安好驱逐舰106号

DSC_0018.JPG

birthday card.pdf (1.15 MB)

2009-6-30 23:16, 下载次数: 117

TOP

强烈要求上孩子们的卡片.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三

坦克

昨晚哥哥不在家, 惟扬问我说, 爸爸, 你能陪我打Wii吗? 平时哥哥在打的时候, 他喜欢坐在后面看, 为哥哥摇旗呐喊, 比哥哥还激动, 但是自己从来不上场。

所以我有点奇怪他拉着我要玩坦克游戏, 他自己不会打, 估计是怕哥哥说他, 一有机会就拉着爸爸练练手。 拉开阵势以后, 我才知道啥叫看也看熟了。 惟扬明显不会打, 但是每一局的窍门一清二楚,哪局应该躲避;哪局应该向哪里开火。 而且明明不是能看懂所有的英文提示, 但是哪步应该选Yes, 哪步应该选No, 小赤佬一清二楚。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很多同学喜欢打游戏的, 明明不认识日文, 但是照样玩得得心应手。 我现在一直用这个来举例子告诉瑗珺, 孩子对一件事物的兴趣有多么的重要, 真正孩子喜欢的东西, 小家伙们自然会去钻研, 并且放在心里。

在爸爸的掩护下, 平生第一次, 他成功地摧毁了第一辆“坦克”。 “耶!” 他高兴得蹦的老高。

最近惟楚也开始热爱上了坦克, 放寒假的时候, 他和爸爸花了三天时间, 做了一个挑战者II型坦克的模型, 隶属于英国陆军第七装甲旅,号称“沙漠之鼠”的。

前几天, 我看他自己在网上搜索, 在研究世界上最厉害的十大坦克, 还把一张中国产的主战坦克在开炮的照片给下载下来, 打印出来给我看。

Wii的游戏里面, 他最喜欢的就是打坦克, 他和熟手搭档, 能达到很后面, 倒是我拖了他的后腿了。 我和他一起打, 还没有能打过第八关的。 每次都碰到那些高速坦克, 或者会发射火箭弹的老坦克, 几乎都很难幸免。

我转过头来看看惟楚: “以前我们打坦克的时候, 越打到后面, 越是会碰到老坦克, 但是我们自己的坦克好像也是会越来越厉害的。 怎么现在的游戏变掉了?”

惟楚很奇怪地看着我:“以前我们打坦克? 我什么时候和你打过坦克啦? 我们打的是啥坦克啊?”他越问越兴奋, 很奇怪自己怎么想不起来和爸爸玩过其他坦克游戏。

我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以前打坦克是和我自己的弟弟打的, 昏天黑地的, 打到通关为止。

那是将近20年前的事情了。

爸爸妈妈2009年7月4日记惟楚惟扬事.

附件

1.JPG (109.03 KB)

2009-7-4 22:37

寒假里,惟楚在做坦克模型

1.JPG

TOP

回复 534#骏骏的妈妈 的帖子

那个卡片, 我扫描成PDF文件, 附在那个帖子里面了。.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四

赤子之“让我想想看”

第一次我听惟扬说“让我想想看”是大概一个月前, 我看了一本杂志, 介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座车, 外号叫“Obamobil”, 就带回家, 睡觉前给孩子们讲解, 这辆车是如何能做到防弹又能做到舒适并且通讯畅通的。

惟楚明显对这辆车的防弹性能很感兴趣, 听说轻武器的子弹都打不穿这辆车, 他来劲了。 先问我, 我们家的车防不防弹? 原来我们家的车就是一层铁皮, 他很失望。 就把注意力放在如何打穿“Obamobile"上了: 用火箭弹射, 用导弹打, 用坦克的穿甲弹轰。 我猜穿甲弹应该能打穿了。 我们回头看看惟扬, 老实和尚一脸的茫然, 不知道穿甲弹是啥东西, 也不能理解为啥他的车窗玻璃厚达5厘米。 但是他显然也热衷于“干掉”那个鹅蛋头的奥巴马, 虽然不知道用啥武器好, 但是他轻轻地说了一句, “让我想想看”哦, 居然就合身躺下了。 侧身想了几分钟, 爬起来说: 我们可以把车推到水里!

我们从来没有教过他算术, 他所有的算术都是看电视学的, Math Factory, 所以,他是先学会用英文来算数的。 吃完晚饭, 我陪他去池塘边坐坐。 他轻轻地问爸爸: "Five plus Six, equals?", 我听了哈哈大笑, “那很难的, 你知道答案吗?” “Eleven!”

最近大家都很吃惊惟扬的数学, 外公吓了一跳, 当他听惟扬说, 95+7=102. 我们问扬扬是怎么算的, 他说, 他是在心里一个一个数字往后数, 要是加法, 就往后面数, 要是减法, 就往前面数。

因此我让他给我表演: 扬扬, 97+7是多少啊? 他很认真地说, 让我想想看哦! 他想的时候, 还是转过身去, 不让我看他。 弯着着腿, 脸冲着旁边, 我看不见他的脸。 他低着头, 大脑袋放在膝盖上。 他的T恤有点长, 下面穿着短裤,那天晚上有一点点凉, 他拉长了T恤的下摆, 遮住了自己的两个膝盖。 我不知道这是否有助于他的“让我想想看”。 反正很快地, 过了大概10秒钟, 他就回头说:104!

他又给我出题目, “爸爸, 你知道八十百加八十百是多少吗?” “啊? 这么难的你也会的?” “让我想想看哦!”这次他抬头望天, 上海的夜空中远没有能帮到他的星星数。 我猜他只好把心里的数字在夜空中一字排开, 一个一个的数。

这个靠数是数不出的, 我看着他, 看他如何收场。 想不到, 他数着数着干脆数忘记了, 回头问我, 刚才我们在算的是几加几啊?

昨晚我出差回家, 晚饭前先睡一会儿。 他上楼来要陪我睡觉, 我知道他睡不着, 黑暗里眼睛一闪一闪地, 但是小家伙很奇怪, 能做到一言不发。 我转头去看着他, 他说, 爸爸, 我们说说话好吗?

说了几句, 他又开始问我数学问题了: 爸爸, 你知道36减24是多少吗? 我说不知道。 他说“让我想想看哦”。 就半跪在我床上, 扶着床头板, 怔怔地想, 房间里黑乎乎的, 他虽然手上习惯性地拿着计算器, 但是我担保他看不见, 不会作弊。 这个有点难, 我不能想像他能往前数24个数。 但是他居然真的回答说, 12.

我是有点出乎意外的, 打开灯, 问他, 你怎么算出来的啊? 他说, 啊, 你没有看到啊。 我就是这么算出来的呀, 说完, 他做了个扶着床头板的动作。

“不,不, 你告诉我, 你心里是怎么算的?”

“那是因为我最近吃鱼, 吃了很多鱼, 吃了大概36个鱼脑子, 所以我现在很聪明了。 ” 我又让他算36-12, 35-11, 他都是“让我想想看”以后的大概20秒钟, 能告诉我正确答案。

我忍不住给他妈妈打电话: 你儿子真是了不得, 会算36-24了。 妈妈晚上回来问他是怎么算的, 他还是标准的回答: 我最近吃鱼了呀!

我后来没有问他更难的算术, 不想听到他说, 我算不出来。 而且我心里有那么一会儿,一闪念, 要教教他如何做竖式计算, 后来一转念, 想想算了。 我宁愿相信这个小家伙最近吃鱼了, 变聪明了, 学会了一种只有他自己知道的, 说不出来的, 奇妙的算法。

我到现在还记得, 我在惟扬的年纪, 有一个夏天的傍晚, 坐在爸爸的膝盖上, 和我爸爸聊天, 我问, 现在几点钟啦? 爸爸说, 你猜猜看呢? 六点钟? 哇, 我儿子真聪明, 真是六点钟啊?

从此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聪明孩子, 一直到大概将近二十年后的某一天, 我又忽然想起此事, 心里还是犯疑: 那天是我爸爸故意忽悠我吧?

今天早上起来, 瑗珺对我说, 你儿子真是奇怪, 居然早上一起床, 就在黑板上很整齐地画了500个圆圈, 一个不少。

含德之厚 比于赤子。 小孩子能做的事情, 很多是我们不能想像的。

爸爸妈妈2009年7月4日记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7-4 23:59 编辑 ].

TOP

看见拉 妈妈真苗条呀!弟弟好象很在意自己的耳朵,画了这么大,象米齐 哥哥军舰的细节真好,红旗在上面飘扬。.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五

Lady Killer 之四: 小妈

从几年前孩子们就开始叫我老爸了, 虽然说现在的男的也奇怪, 什么蔬菜男,玩具男, 阴阳怪气的。 但是有一点倒是确实在普遍地女性化, 就是三十岁以后, 每逢生日, 也是浑身得不舒服, 渐渐地也记不得自己的年龄了。

不过要比上妇女同志, 还是有点差距的, 毕竟我不排斥老爸。 但是我们家的那个老妈是很排斥“老妈”这个称呼的, 命令兄弟们不许再叫老妈!

所以说现在的孩子们都是冰雪聪明, 马上就杜撰出了一个新的称呼: 小妈!

老爸也是不反对小妈这个称呼的, 除了这个称呼暗示的其他可能存在的“老妈, 小小妈”其实并不存在以外。 不过至少让老爸心中一喜, 仔细看“小妈”几眼。 至于”小妈“更是乐得眉开眼笑, 全然没有实事求是的作风。

那也是某种程度上被两个小杀手惯的。 老实和尚忠厚率真, 平时很少说话, 要是说起话来, 也是眼观鼻, 鼻观心, 一脸的平静和诚挚。 将来没有女孩子会有提防之心的。 想不到此人会舌绽莲花、落英缤纷的。

所以当这张很忠厚诚恳的脸上那一双瞪得滚滚圆的眼珠子闪闪发光, 大眼珠子的小主人很认真地看着小妈说: “妈妈你真美啊, 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

小孩子见不多, 识不广, 乱用比较级和最高级是情有可原的, 老爸也不会无趣到会跳出来指出语法错误。 不过最近此人的数学也出问题了。

“妈妈, 你明年就二十七岁了!”
“妈妈, 三十六岁的男的, 都很喜欢你这个二十六岁的女孩子的。 ”

“Was, was, ”我心里想!一边默默地纠正时态, 一边对这个“都”很怀疑, 那是个明显的复数。

不过, 我很鼓励惟扬这种表达方式, 他将来要是喜欢一个人, 就大胆地告诉她;要是她不反对, 就抱住她。 不过惟扬天生太过浓烈, 千万要很确准来才能开口。 平地里的一颗惊雷, 要比呱呱嘈嘈地絮叨上半天要惊人得多, 千万不要吓着别人女孩子。

爸爸妈妈2009年7月25日记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7-26 20:46 编辑 ].

TOP

好文.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六

鹦鹉螺号和Mr.Why

惟楚从小就是个“为什么”先生, 凡是喜欢刨根问底, 而且是属于彻底到底, 经常是问到词根了, 已经没有啥可以继续问了, 才让爸爸喘口气。

我一直认为强烈的好奇心是这个孩子身上我们最珍视的东西, 而且有可能让他将来与众不同, 所以一般来说, 总是竭尽脑汁回答他的问题, 即使是比如说:我们的汽车上放多厚的一个垫子, 那个吊车塌下来才不至于把我们压扁?几架B-52才能打过一架“猎兔狗”?等等这类高度假设性的问题。

因此,现在有点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有时候, 很口干舌燥的时候, 难免抱怨: 你真是个“活儿多”啊! 惟楚马上反驳说: 第一, 是你鼓励我问问题的, 第二, 你自己就是个“儿话多”!

我问为啥我是“儿话多”啊?他回答我说, 因为你有个儿子的话很多, 所以叫“儿话多”!

不过他最近开始习惯于上网搜索了, 自己会去寻找答案了。 他试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以后, 真的以为网上啥都有, 从此就直接发问题键入在搜索框里。 他的打字和拼音应该是学校学的, 搜索肯定是自学的, 没有人教他。

有天他看到一个有关海底沉船的故事, 船上都是宝藏, 就很兴冲冲地在网上搜了好几个小时, 输入船的名称, 调阅了他的耐心范围内愿意看的一切资料, 才悻悻地对爸爸说: 看来科学家是找不到这艘船了, 连我在网上也找不到这艘船的下落。 我听了哈哈大笑, 心里想, 要是你这么搜索也能解决科学问题的话, 那全世界都在网上寻宝了, 估计没有人无聊地做人肉搜索了。

最近他在看“海底二万里”的书, 其中有关“鹦鹉螺”号核潜艇的故事, 他很有兴趣, 自己上网搜索了所有有关这艘战舰的资料, 还顺带着下载了所有有关“鹦鹉螺”这种海洋生物的资料, 把这些文字截下来, 再加上这艘核潜艇的图片和鹦鹉螺的图片, 复制出来, 然后打印出来。 晚上给我看, 我觉得他做得相当的不错。 是今年暑假比较了不起的成绩之一。

以后他问我问题就比较少了, 自己能上网查了。 不过家里又冒出个Mr.Why, 老实和尚有点无厘头, 一开始我以为他真是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比如说, 我和他说小壁虎找尾巴的故事的时候, 最后他问我, 为什么小壁虎的尾巴会自己断掉? 碰巧我知道一点有关壁虎断尾巴的道理和秋天树叶会折断叶柄自己落下来的道理是一样的, 但是不管我很认真地解释科学道理还是很童话地告诉他, 小壁虎会断尾巴的本领是壁虎妈妈教的, 他总是不厌其烦地问我: 为什么啊?

我心里想, 不是刚解释过吗?但是等他问到第十遍为什么啊? 我就知道这小家伙在胡闹了, 就把他一把抓过来, 回答他: 小壁虎会断尾巴是因为我要打你屁股了, 他又抬头问为什么啊? 因此我没有选择, 只好打他的屁股。 他幸好没有尾巴, 否则就真是要被爸爸打断了。

爸爸妈妈2009年8月9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8-10 17:22 编辑 ].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七

儿子成功了、七战尽墨和勇冠三军

上一次收到“儿子成功了”这个短信是正好2年前。 类似于儿子胜利了, 或者儿子成功了, 或者儿子说自己要成功了, 这类的短信我都留着, 因此也不敢换手机。 每次翻开来看看, 都让我记得那一刹那的喜悦。 这些小家伙们以后会给父母很多惊喜, 不管大的还是小的成功, 给父母带来的愉悦都是一样的。

这次是惟楚围棋考级成功了。 说实话, 他的考级速度远远低于我们的期望, 上次考试, 他有“七战尽墨”的。 出来时, 脸上居然还挂在笑, 说, 我交了几个好朋友。 我们听了面面相觑。 这次考试的前两场也输了, 瑗珺发短信给我说, 儿子输疲掉了。 但是他后来连扳数局, 下面的一个短信就变成:儿子成功了!

那时候我正好和惟扬坐在一个小池塘边上讲故事。 我对惟扬说, 你一会儿要好好恭喜你哥哥, 非常不容易。 因此一会儿惟楚回来到池塘边找我们时, 惟扬一下子扑在哥哥怀里说:恭喜哥哥! 一脸的倾佩。

惟楚最近比较了不起的一个事情是三门主课的前两门都是年级第一名,老师还特意关照我们不要告诉他自己, 以免这个小家伙尾巴翘上天, 影响了最后一门考试的发挥。 我其实一直在期待他最后一门考试的结果, 以前小时候也有大满贯的机会, 也是在小学里, 那时候语文和数学都是考班级第一名, 我们班主任是语文老师, 就激动得不行, 拉着我的手去英文老师办公室, 那时候的英文成绩批改好了, 但是英文老师明显没有班主任那么有“荣誉感”, 考卷就堆在那里, 也没有及时宣布成绩。 班主任就带着我现场翻考卷, 那时候的考卷都是按分数放的。 最好的在上面, 以此类推。

打开考卷时, 班主任比我还紧张, 结果最上面的并不是我。 班主任还有几丝侥幸, 继续往下翻, 居然还是没有看到, 翻到回来变成怄气了, 一定要找到我的考卷。 后来在倒数十几张找到了, 并且排序正常。 她的脸上是又惊又怒, 甩手走掉了。 我也只好悻悻地跟在后面。 有点失望, 但是远远没有她失望。

所以我也有点紧张地等惟楚最后一门的成绩, 妈妈听到成绩的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我, 说也是满分, 应该也是第一名, 并且要我回家表扬一下他。 我很开心, 一路上想着如何犒赏这个小赤佬, 最终觉得不能让他太得意了。 他也是一脸标志性的若无其事。 最后还是老爸按捺不住, 把他一把拉到身边, 用手指头戳戳他的小肚子, 惟楚实在忍不住, 噗哧笑了出来, 我搂住他, 问他, 你知道古代的英雄人物, 啥叫勇冠三军吗? 你今天就是勇冠三军!

兄弟们过去的一年都干得不错, 今天惟扬开学了, 升中班了, 回来很得意地和爸爸妈妈说, 我很厉害的, 我搬到二楼了!

爸爸妈妈2009年8月24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10-23 10:51 编辑 ].

TOP

惟楚真是聪明哦,虎父无犬子,哈哈 惟扬憨的可爱:).

TOP

恭喜惟楚

一直潜水,忍不住出来冒个泡,惟楚也太厉害了吧!
很能体会在等考级结果时的心情,上周六刚经历了女儿考一星,比自己考还紧张啊,得到好结果的时候也觉得比自己考完还高兴一百倍。
爸爸的教育很有特色,写的也诙谐,看来爸爸的力量在教育中非常重要啊!.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八

Training Day

我有几个当地的朋友, 说他们经常围着西湖走, 大约要2、3个小时;或者去爬山, 从龙井上山, 灵隐下山。 每天不爬他会难受, 觉得山在呼唤他;山不过来, 所以他过去。

西湖我去过无数次, 但是仔细想想只去过其中的几个地方, 很多时候, 很多地方都是开车路过, 很多地方的名字看起来就很美, 都是一晃而过, 我相信后面有很多故事, 有很多值得去的原因。 鉴于他们都在西湖沿线或者爬山路线上, 所以我一直计划着要去走一次西湖, 是指环着西湖走一圈。

养儿子的一个很大的乐趣就是让儿子去做爸爸小时候做过的事情, 或者和儿子一起做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 他就不只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也会是我经历的一部分。

因此开学前, 我带兄弟们去杭州, 他们对杭州不是很感兴趣, 因为去过好多次, 他们最喜欢的是开着车在杨公堤上, 因为有一座连着一座的石头拱桥, 每次他们都兴奋地大叫: 加速, 踩油门, 汽车轰鸣着冲过桥时, 上下起伏地颠簸得厉害, 好像坐海盗船。

我事先和他们讲明白, 这次去是要受点苦的, 是去训练的, 而不是去玩的。 他们搞不明白等在前头是什么, 因为也没有啥顾虑。 小孩子不知道在37度的闷热天气下沿着西湖走一圈是啥感觉。 我也不知道。

我们从孤山路北山路口出发, 顺时针沿着西湖走。 我一边走, 一边盘算着, 他们大概会在走到哪里的时候喊累。 沿着湖走的一个好处是不会跑丢了。 湖永远在我们的右手边。

但是左手边有太多的吸引, 看到武松的墓。 连我也要停下来看几眼。 武松的英雄事迹兄弟们是知道的, 但是他们搞不清楚上面写的“宋义士武松之墓”是啥意思。 “很出色的男孩子才能称之为义士!”, 宋代的时候, 杭州是世界上最顶级最繁华的城市, 最好的时代出最好的英雄。 但是光靠蛮力能打死老虎是不能被称之为“义士”的, 这是我要告诉兄弟们的所有意思。

我们继续走, 照这个速度和观光的程度, 天黑了也走不出多远, 况且老实和尚已经开始大叫: 累死了, 我走不动了。 边上有一群年轻人顶着烈日跑步超过我们, 看T恤衫上印的字, 应该是武警战士。 “士兵就是这么训练的, 我们的陆军和陆战队就是这么训练的。”

“可是我们以后要参加的是贪吃蛇部队啊!” 惟楚带头强调这一点, 他这么说, 是在明显捣乱。 贪吃蛇是手机里面的一个游戏, 兄弟们都很喜欢, 都以为它是中国武装部队的一个重要部分, 他们不会真的以为参加军队就是为了吃水果和抢金币吧。

最终爸爸妥协请大家在断桥处, 吃些东西。 爸爸吃东西一般都很隆重, 所以兄弟们也很吃惊, 居然真能中断训练, 他们有机会能吃到牛排和块块鸡。 惟扬看到鸡翅, 他称之为“块块鸡”, 口水流了一地, 发誓说, 吃了快快鸡, 能走完整个西湖。

小憩一番后, 我们又回到西湖边, 爸爸的雄心和天气一样变得昏昏沉沉的。 要是继续往南山路方向走, 即使这两个啃了牛排和块块鸡的小士兵估计是也要五步一歇息了。 所以我们决定, 主要是爸爸决定, 沿断桥这条路, 走白堤, 取道到孤山路回家。 这条路线, 完全没有走西湖的豪情, 是原来路线的大概二十分之一。

所以我们有机会看到林启的像, 孩子们问我这是谁, 我以前也没有走过这条小路, 看了看介绍, 知道这是杭州知府, 也就是现在的杭州市长的角色, 因为仰慕林和靖, 所以在林和靖的墓旁边, 建了一个亭子。 我也因此知道, 原来林和靖的墓就在前面。 惟楚躺在林启的铜像的怀里问, 林和靖是谁啊。

“就是那个梅妻鹤子的人, 他把梅花当成自己的老婆, 把仙鹤当成自己的儿子!”

“那个人大概是脑子有毛病的。” 旁边某人笑着说。 没有人敢反驳, 有可能被梅花代替, 毕竟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尤其现在是盛夏, 又是临近傍晚, 虽然号称这里有梅花四百多株, 但是我们看出去是黑黑的一片, 看不出把梅花做老婆的好处。

倒是能看见有两只铜鹤, 卓然不群地站在一边, 很要好地凑在一起, 脖子绕着脖子, 看起来在窃窃私语。 日本人把天皇讲话的声音称之为鹤音。不知道是否因为鹤叫起来特别慷慨激越。

所以训练日的第一天大打折扣, 本来我想别人要花2、3个小时的事情, 我们花5、6个小时总可以了。 中间累了, 可以随时停下来休息, 但是想不到只走了原来计划的路线的一点点。 而且孩子们看来不喜欢这种烈日下的训练, 虽然我告诉他们最好的士兵都是这么训练出来的, 虽然最好的士兵不太可能会在这么美的一条路线上训练。

爸爸妈妈2009年8月30日记惟楚惟扬事

又及:训练日总共三天, 最后一天临走时, 我带兄弟们从酒店门口的码头上船, 在西湖上逛一圈, 吃点藕粉, 嗑点瓜子。 西湖上的船很有趣, 明明写明了每个小时80元, 但是每次都收我们160元。 被收了好多次, 每次都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惟扬有两个随身要带的玩具, 一个是计算器, 另外一个是个液晶数字显示的钟, 每周日, 他带着计算器陪爸爸兜菜场的时候, 菜贩子肉贩子看见没有不侧目的。 那天他带着那么大的一个钟上游船时, 船老大明显瞪大了眼睛, 其他游人人在船上, 不敢太放肆, 看手表掐时间也是遮遮掩掩的, 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孩子明目张胆地拿着钟上船的。 因此这次我们坐游船是一直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 非但坐满了一个小时, 还加了好多时间。 所以随身带钟的好处还是很惊人的。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8-30 20:32 编辑 ].

TOP

哈哈!带个钟去坐船,有创意!够惊人!.

TOP

厉害的。.

TOP

回复 546#ellen_wang 的帖子

那个数字钟和那个计算器是惟扬的玩具, 随身带着的, 不管是去哪里。.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一百九十九

赢在起点

惟楚上围棋课的时候, 为了提高效率, 听说孩子一多, 就有了规模效应, 但我们是上不同的课, 没有啥折扣。 帮惟扬在旁边一个学校注册了一个班, 免得在等哥哥的时候, 弟弟“瞎”玩, “浪费”时间。

那个课我站在后面听了几次, 就是教孩子讲故事, 画画, 翻翻跟斗。 惟楚小时候也上过类似的课, 我说实话很不确定这些课的效果, 一个学期下来, 孩子是有点进步, 但是我一直猜测这些进步随着孩子的年龄的长大本来就会有的。 就是因为父母花了钱, 下意识里免不了要把那些进步和人民币一一对应起来。

一直有朋友对这个学校的名字进行诟病的, “赢在起点? 我们家孩子可不能有那么大的压力!”, 云云。 我原来觉得这只是个有点过度的推销口号而已, 某种程度上确实增加了父母的焦虑感。 但是从来还没有一个批评有我大儿子的来得更令人震耳发聩。

那天他下课早, 反而能去接弟弟, 一抬头, 看见弟弟学校的口号:“赢在起点”, 惟楚哈哈大笑, 爸爸, 这个学校搞错了吧, 哪有这种比赛啊, 所有的比赛都是要赢在终点的, 哪有赢在起点的。 你和他们老师去说说, 把名字改过来。

我不知道谁算能赢在终点。 上次去北京, 正好碰到季羡林先生的追思会, 在北大百年纪念堂, 就赶过去鞠了三个躬。 有人站在那里怔怔地发呆的, 有人跪地长叩不起的, 有孩子们在门口背诵弟子规。 放眼望去的花圈和挽联, 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 极尽哀荣。 我现在回想起来, 这总算是赢在终点了吧。

在起点和终点中间, 会有很多比赛, 但是爸爸妈妈现在回想起来, 也没有啥一定要赢, 输不起的比赛。 那么多的输输赢赢, 放在一起, 经年累月, 把我们变成现在的样子, 送到了现在的地方。 还没有啥比赛我们想回去再比一次的。

说到赢在起点, 每个孩子的出生已经是一场艰苦卓越的生命竞赛的结果, 惟楚惟扬出生的那一刻, 有那么多的关怀和爱护, 他们已经赢在起点了。

我身边有一张08年惟楚给我画的生日贺卡, 是爸爸和儿子在跑道上比赛。 题目是”爸爸加油”, 旁边的看台上坐满了观众。 我今天才特别注意到:原来我是跑在后面的, 惟楚一马领先地冲在前面, 意气风发。 但是惟楚画的时候, 还是特意帮爸爸的头上添了一个金冠, 闪闪发光,一个骄傲的英雄人物。 因此,即使在终点, 是不是赢了, 还要看是在和谁比赛, 还有,谁在看你比赛。

爸爸妈妈2009年9月6日记惟楚惟扬事

“如果当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知道自己正在被爱, 而当你离开的时候能有同样的感受的话, 那么这期间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Michael Jackson, Dancing The Dream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9-8 09:52 编辑 ].

TOP

养儿育女的愉悦之二百

睡觉券

卧室的墙上贴了几张睡觉券, 是在一些特定形状的粘贴纸上, 写上“睡觉券”这三个字。 最新的版本是写在一件夏威夷T恤衫形状的PostIt上面。 这是瑗珺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学期里和暑假里, 瑗珺分别会列出一些“星星榜”, 规范每天能得到一些“星星”的行为条件或者结果, 比如说:是否早上起来帮爸爸妈妈拿报纸, 对阿姨有礼貌, 照顾弟弟穿衣服,准时吃完晚饭, 参加体育锻炼等等。 每个行为规范能得一个星星。 每周最多有机会得五十个星星。 每周星星数目自动清零, 从头再来。

不同的星星数目可以换不同的奖励, 其中最高的奖励是:三十个星星可以换一张睡觉券。 每张睡觉券可以让妈妈陪他们睡一晚上, 两年内有效。 这是孩子们心里的最高荣誉和最大追求。 我不止一次看见兄弟们很小心翼翼地出示睡觉券给妈妈, 很舍不得, 但是也很期待, 满脸的幸福。

孩子们很有计划地使用睡觉券, 惟楚就把他剩下的睡觉券放在他的百宝箱里。 不过他的抱怨是最多的: 为什么很多时候我出示睡觉券的时候, 妈妈老是说, 爸爸今天提前给了妈妈睡觉券啊? 爸爸怎么有用不完的睡觉券啊? 他就不能让让我的啊?

奶奶教育惟楚说, 爸爸是大人, 你要让让他的。 惟楚马上反驳说, 比起扬扬, 我是大人, 但是我怎么老是要让着他啊。

爸爸心里想, 你小子, 等你长大了, 知道要花多大代价才能换来这些睡觉券的时候, 估计你也不会谦让的。 到那时候, 要换那些星星, 光每周扫扫地, 拿拿报纸,说“谢谢你”和“对不起”,是远远不够的。

很少有这样的好妈妈。

爸爸妈妈2009年9月6日记惟楚惟扬事

[ 本帖最后由 MONSTER 于 2009-9-6 18:11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