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有0个人次参与评价】

[基督徒] 王怡 | 关于张凯一案的个人声明

王怡 | 关于张凯一案的个人声明

王怡 | 关于张凯一案的个人声明
http://mp.weixin.qq.com/s?__biz= ... d=0#wechat_redirect

王怡 | 关于张凯一案的个人声明
2016-02-26 电影 王怡的麦克风

点击▲“王怡的麦克风”,即可订阅
摘录
因此,很显然,我应该是张凯的同案犯。我在此实名举报自己,也承诺愿意作为证人,接受温州市公安局的询问。


       张凯律师是我主内的弟兄,也是我所敬重的朋友。

       多年来,很多人都真诚地在问一个假问题,即文革会不会重来?很多人也貌似严肃地思考一个荒诞的课题,即如何才能防止文革的悲剧重演?然而,新一轮的文革明明已经开始了数年之久。抑或数十年?真的现实是,我们何曾有一日走出过文革?真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脱离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主啊,这个夜晚,愿我因张凯身上的鞭伤而哀嚎,又因你身上的鞭伤得医治。

      什么样的肉体与精神折磨,能摧毁一个信主男儿的意志。张凯弟兄所承受不住的,恐怕我连一半也无法承受。除了相信恩典,我们还能相信什么呢。基督教来华已经千年,归正的福音传入,也已两百余年。然而,在这个民族中,针对基督教信仰的文革从来没有结束过,义和团也从来没有解散过。主啊,你的仆人被压太重,求你兴起!

       在我所认识的信徒里,张凯是一个硬汉子。而这几年来,被逼着在电视上认罪的,在悔改书上画押的,有哪一个又不是硬汉子呢。罪恶世界的可怕,不就是领我们投奔主恩吗,谁能因他的刚强得救呢,但我要赞美神,因为我们这些软弱的人竟然得救了。

       作为一位牧师,特别令我忧伤的还有一点。事实上,面对强拆十字架的逼迫,张凯所做的大多数事,本应该由教会的领袖来做。他只要做律师的技术性工作就行。教牧领袖的缺席,使一个需要被牧养和关怀的职场信徒,站在了教会属灵争战的最前沿。就如当年穆斯林攻破君士坦丁堡,策马冲入教堂,扔出长枪,主教侧身一躲,刺死了身边一位领餐的信徒。

       主啊,求你责备教会,责备你的仆人吧,也求你既验中了张凯弟兄,就保守他的良心,浸泡在你的宝血里,就如你三次问彼得说,你爱我吗?吾主啊,求你在张凯心中,大声地问他三十遍,好叫他重新被你建立,好叫我们这些卑微的仆人羞愧。

       在揭露张凯律师的“大字报”中,提到他的一个罪状,是计划去见一位境外官员,披露温州拆十字架事件的情况。而这位境外官员,就是去年8月来华访问的美国宗教自由大使。而我也曾见过美国的宗教自由大使,也与“境外人士”讨论过中国的宗教自由问题。按这个逻辑,我应与张凯同罪。

     “大字报”上也提到张凯的另一个罪状,是他曾多次出席境外的会议,讨论家庭教会维权的策略。我也与他一同出席这些会议多次,并同样参与过这些讨论。

      并且,官方的“大字报”中,宣布张凯弟兄最主要的罪状,就是将政府对所谓教会“违规建筑”即十字架的强拆,说成是对教会的逼迫。

        这促使我,必须在此郑重声明:我与张凯律师的上述观点完全相同,我一直以来,并今天以后,都在一切公开和私下场合,坚持认为浙江当局两年以来对教会所谓“违规建筑”和十字架的强拆,视为对基督教会的公开的逼迫,和对信仰自由的可耻的践踏。

       因此,很显然,我应该是张凯的同案犯。我在此实名举报自己,也承诺愿意作为证人,接受温州市公安局的询问。


                                                 
                                                 身份证号:510722197306018819.
                                                 主后2016年2月26日

TOP

http://3g.163.com/ntes/special/0 ... mp;isappinstalled=0

温州张凯案真相:接受境外培训 鼓动信众对抗政府
华声月报 2016-02-25 19:35   跟贴 34 条

去年曾被境外媒体大肆炒作的温州“张凯案”,现在有了最新进展。记者日前从温州市公安局获悉,经数月缜密侦查,公安机关查明,一个名叫张凯的北京律师,是近年来包括该事件在内的一系列涉宗教非法聚集事件的幕后策划组织者。

“我违反了国家法律,扰乱了社会秩序,危害了国家安全,也违背了律师的职业操守。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示忏悔。”犯罪嫌疑人张凯悔不当初。

张凯策划组织这些事件的目的是什么?是否还有更多深藏幕后的秘密?近日,记者走访案发地,进行深入采访。

骗取信任收敛钱财 煽动教徒非法聚集

2015年7月份以来,在温州十余起被境内外网络炒作的非法聚集活动,特别是8月11日温州殡仪馆、温州闹市区五马街等公共场所穿统一文化衫、手举十字架、高喊口号的非法聚集,经温州公安机关查明,均系北京律师张凯幕后策划的。

张凯,男,1979年出生,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自称基督徒。

2015年8月25日,在境外势力的策划下,张凯又组织了4名温州信教群众准备前往杭州,与某境外人员秘密会面,提交所谓的温州宗教维权事件相关材料,企图借助境外势力进一步给政府施压,挑动信教群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警方还发现,那一段时间在温州发生的多起类似事件都与张凯有关。张凯的行为严重扰乱当地正常社会秩序,温州警方迅速采取行动,对张凯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随着张凯的落网,更多情况开始浮出水面,据张凯交代,早在2014年,他就开始策划这些事件。

2014年8月,温州市平阳县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当地一名黄姓男子因不满当地政府整改拆除其违法违章建筑,煽动组织个别人员冲击并占领当地镇政府,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代理这起案件的正是张凯。张凯庭前故意放风,当事人可能因多罪并罚获刑三年以上,谎称是他通过庭内吵闹、庭外组织教徒围观、网上舆论炒作等方式造势后,改变法院原有的判决,致使当事人仅获刑一年,导致温州善良的教徒信以为真。通过这起案件,张凯获得了17万的律师费,并迅速成为当地“知名律师”。

正像当事人黄某说的, “我的家人起先觉得他有名,便聘请他为我辩护,可实际上他并没有为我带来什么好处,只是借着这个案子给他自己带来很大名气。”

张凯从这起案件获取了教徒信任、敛取了钱财、扩大了知名度、尝到了甜头。很快,他又发现了一个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的好机会:为响应“美丽浙江”建设,温州市2013年启动为期三年的城市改造工作,其中包括拆除城乡内的违法违章建筑。当地政府在整治违法违章建筑的过程中,部分存在违章行为的教堂对拆违工作存在不理解。张凯认为有利可图。

信教群众魏文海回忆,当时有传言,政府拆违是针对十字架和基督教堂的,2015年8月底前要把所有十字架拆完。“我们信以为真,情感上很难接受。因为对这方面的法律政策不了解,正好有一个叫张凯的律师主动表示愿意出力,便聘请他担任法律顾问,协助与政府沟通。”

办案民警介绍,张凯利用自己所谓“律师+基督徒”的身份,进一步拉拢信教群众;他还散播言论,故意歪曲事实,把政府整改拆除违法违章建筑的正常执法说成是针对基督教的打压行动。短短一个月内,他就骗取温州100多家教堂的信任,受聘为这些教堂的法律顾问。

事实上,当地有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温州市被拆除的基督教违章建筑仅占全市所有被拆除违章建筑的0.05%。

“我知道这些教堂的违章建筑确实应该被拆除,”张凯供述,“但是我跟他们说,政府这么做是非法的,不是为了拆违章建筑,实际上是打压教会,我还跟他们说要联合起来进行维权。”

张凯在向信教群众散发的《维权手册》中宣称,可以通过申请游行、挖掘曝光领导干部“黑幕”等方式给政府施压。

“我们不懂法律,但张凯是律师,他让我们充分利用权利,说要做统一的 抗拆装 我们就去做了,说要按照<手册>行动我们也行动了,根本没想过这些行为本身是不是违法。”魏文海说,大家后来才发现,张凯不是替他们出面和政府对话,而是站在后面策划,让大家“把影响搞大”。

警方查明,张凯还先后8次召集当地基督教主要堂点的负责人,以“维权”为名义进行培训部署;鼓动更多信教群众穿着印有“抗拆”标识的统一服装、举着十字架在公共场所聚集。他还指示教会骨干成员通过网络发布相关照片、视频等,在境外开设专门网站造势;并组织数批境外记者到温州采访,企图进一步造成国际影响。

张凯这样做究竟有何动机?“这里经济发达,基督教群众基础好,我能赚很多钱。”张凯供述,在温州期间,他向每个聘请他的教堂收取5000元到30000元不等的顾问费,仅此一项便入账200多万元。

勾联境外组织和人员 名利双收后野心膨胀

张凯的“财源”还不仅于此。他交代,这些年来他通过代理宗教类案件,从境外组织拿到了7笔共计数十万人民币的资金支持。

“涉宗教类的案件敏感度高,通过代理炒作这些案件,我一方面较为容易地获得境外资助,另一方面也提高了自己在境内外的名气。”他说。

据张凯供述,自2009年以来,他曾3次接受境外组织资助赴西方国家培训,系统学习炒作“教案”的方法。境外组织每年根据他提供的材料炮制所谓“十大教案”,并写入“中国人权报告”中,大肆诋毁中国形象。

张凯称,境外组织还向他许诺,一旦他被捕,他们会通过外交等方式营救他,并帮助他通过秘密通道逃往境外。

事实表明,张凯在境外组织多年培植下,已成为其在国内的重要代理人,不仅接受境外组织资助,还直接执行境外组织的指令。

据张凯交代,煽动起当地信教群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只是计划的一部分,借助这种对立情绪来实施所谓“十字架街头运动”才是真正目的。张凯制定了“五条线、九项权利、十二项步骤”的详细行动计划,并建立“微信指导群”,设计统一的行动标识,还制作4000余件印着抗拆标志的背心以及近万个小十字架,为实施“十字架街头运动”作进一步准备。

期间,张凯一直与境外组织保持密切联系。2015年8月2日,张凯看到信教群众在他的煽动下情绪不断激化,有些心虚,便向境外组织请示,“不知该怎么办”。对方称赞前期行动效果极佳,指示他“点燃怒火、街头抗议”“每周一天,常态开展”“利用温州、推向全国”。

警方查明,张凯还指示每个教堂设置“新闻发言人”,为境外组织搜集、传递相关信息。截至案发,已有6名“新闻发言人”向境外组织报送信息。

张凯承认,自己近年先后并代理炒作了所谓的“河南平顶山教案”“贵州黔西教案”“山西临汾教案”等近20起涉宗教案件,背后都有境外机构的支持和协助。他说,自己这些年通过炒作涉宗教案件积累了不少名声,挣了不少钱,内心也逐渐膨胀起来,开始有了“政治野心”。

“境外有一种说法,说中国在10年之内会有一些大的变革,我也希望通过这些方法积累一些政治上的资本。我觉得自己在律师界有名气,在教会有群众基础,还有境外支持,将来中国如果发生变革,我也有机会当总统。”张凯供述。

深刻忏悔:伤害信徒情感 违背职业操守

如今得知真相后,许多曾经被蒙蔽的信教群众表示,已经看清了张凯的真面目,对被他利用参与违法行为的事表示十分后悔。

“我们交了那么多的钱,但他只给我们提供了一本手册,同时鼓励我们参与这种非法活动,把我们带上犯罪之路。”信教群众黄晓远懊恼不已,“我有一种被卖了还替他数钱的上当受骗感觉。”

另一名信教群众周爱平表示:“张凯叫我们不要相信政府,挑拨我们用最小的成本让政府付出最大的代价。我被张凯轻易蒙蔽,真是追悔莫及。”

温州市鹿城区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秘书长孙金凤指出,为了让温州更加美丽,经济发展更快,政府依法拆除违章建筑,大部分的信徒都是理解的。张凯蒙蔽的只是少数人,大部分信徒都爱国爱教,以慈善之心做着慈善之事。

温州市政协常委欧阳后增表示,基督教是一个爱国的、和平的宗教,温州的教会本来很融洽,但张凯鼓动信徒做违法的事情,违背了基督教和谐、和睦、同心的教义,是对教会形象的严重伤害。

“圣经说,魔鬼也会装作光明的使者。张凯这类人就是欺骗信徒的感情,把他们推向政府的对立面。我们要让信徒清醒地认识到,要及时和这些人划清关系,爱国爱教,遵纪守法,只有自己的国家才是最可爱的。”温州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牧师朱礼斌告诉记者,经过此事,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将进一步引导广大基督徒爱国爱教、遵纪守法,决不允许别有用心的人搞破坏。

连月来,经过民警的教育,张凯对自己的错误表示深刻忏悔:“我为了名和利,过度自我膨胀,被境外组织的傅某某、杨某某等人利用炒作 教案 ,鼓动信众对抗政府,扰乱了社会秩序。我对不起温州善良的信众,我拿了他们的钱,欺骗了他们的感情,还把他们推向政府和法律的对立面;我对不起父母,他们培养我那么多年,我让他们失望了;我也对不起我的孩子,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对于身为律师却带头知法犯法,张凯也作了深刻反省:“我违反了职业操守,我本应该引导大家通过合法手段表达诉求,但我却鼓动信众非法聚集对抗政府,对此我很后悔。”

张凯的助理刘鹏说,张凯既不是一个合格的律师,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收了当地教堂的巨额费用,不仅没有提供应有的法律服务,还煽动组织他们去做违法的事,违背了律师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他也没有认真研究过圣经,他有非常多的行为,还有他带领教会的人做的这些事情,都完全违背了圣经的教导。”

张凯在忏悔中说,通过这些事情,他也认清了一些境外组织的真面目。“表面上是推动中国宗教自由,实际上是将中国的宗教问题政治化,通过宗教问题攻击抹黑中国政府,以及中国的人权和政治制度;并且利用我们炒作教案,发动信徒对抗政府,企图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

采访中,张凯对自己违法行为造成的恶劣影响深深自责,他希望所谓维权律师能吸取他的教训,做社会遵纪守法的表率。

“我希望政府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将认真悔过,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彻底与境外决裂;我也告诫那些所谓的维权律师,以我为戒,不要与境外勾结,拿境外组织的钱,从事违反法律、损害国家安全与利益的活动。”张凯说。

温州公安机关表示,鉴于张凯对自己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态度较好,将考虑提请对他依法变更强制措施。

TOP

http://mp.weixin.qq.com/s?__biz= ... e=0#wechat_redirect

未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人,今何在?
原创 2016-02-27 以笏 拿细耳
这两天,律师张弟兄的消息震惊海内外教会。张弟兄和温州教会俨然成了一台戏,有人在这里扮演彼拉多,有人在这里扮演祭司和兵丁,也有人在这里扮演犹大,还有吓傻了的门徒四处躲藏,哀哭的姊妹们仍然在哀哭,疯狂的刽子手在弹冠相庆,更多的人在观望中茫然失措。
 
自从张弟兄来到温州,他成为了温州教会的一根救命稻草,众多教会都把希望寄托在他及他所打开的维权方式上。但是,张弟兄在为温州教会尽了最大的努力后身陷囹圄。
 
或许,张弟兄被囚是上帝给温州教会的信息,自己的十字架怎能指望别人来背?或许,张弟兄被囚是在告诉温州教会,法律途径并不是解救温州教会的终极方法。或许,张弟兄被囚是以失去自由为代价来提醒温州教会,胜过逼迫的唯一方法是殉道者的血。
 
消失半年多的张弟兄,又再次和大家见面了,只是见面的方式让所有人心寒和心痛。使他憔悴的是非人的折磨吗?使他沧桑的是缺乏阳光的沐浴吗?不,不,不。他的憔悴,他的消瘦,他的沧桑,甚至他的折腰,是因为他独自一人担当了温州上百万信徒的债。
 
张弟兄,正如以利亚,独自一人来到他的迦密山。在此地,他以一人之力揭开了假先知们的面目,给温州教会下了一场及时雨。只是,只有他一人在为耶和华大发热心,山洞中的孤独和绝望渐渐浇灭了他那颗火热的心,耶洗别的恐吓终于叫这位刚强的以利亚崩溃。
 
以利亚的使命完成了,虽然在软弱中落下帷幕,但英雄仍旧是英雄,他配得火车火马的荣耀。只是,那未曾向巴力下拜的七千人在哪里呢?他们听到上主的呼声了吗?
 
感谢主,神没有失败。七千人中,有一人兴起了,以利沙来了,被感动以利亚的灵加倍感动的人来了。躲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户所杀;躲避耶户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杀。
 
主啊,温州教会的七千人何在?七千人中的以利沙是谁?你曾经向所有的人,甚至向最忠诚的以利亚隐藏起七千人,却在以利亚最灰心的时候,显明了这七千人。主啊,如今我们已经到了最灰心的时刻,求你向我们显明这七千人。
 
你是这七千人之一吗?请站出来!你是七千人中的以利沙吗?请兴起!

TOP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 ... .html?ref=weibocard

基督徒维权律师电视「认罪」,自称受境外组织资助
阅读:3522016-02-27 00:32
基督徒维权律师电视「认罪」,自称受境外组织资助X
张凯在电视上的「忏悔」视频截图。
  【天亚社.香港讯】北京维权律师张凯被拘留近半年后,二月廿五日在温州电视媒体上「忏悔」,称自己接受境外组织资助,以维权为名诈骗逾二百万元款项。有其他维权律师驳斥官媒报道中的混淆视听之处。   基督徒律师张凯曾代表浙江省强拆十字架运动中多个基督教会向当局提出诉讼,他在去年八月廿五日被捕,一直拘留至今。
  温州官媒《东海网》廿五日播出以《温州「张凯案」的背后》为题的视频,片中这位卅七岁律师「认罪」称,曾赴海外接受培训、接受境外组织资助,并以维权为名骗取当地一百多座教堂的律师费共逾二百万元人民币(三十万美元)。
  张凯在视频中表示:「我违反了国家法律,扰乱了社会秩序,危害了国家安全,也违背了律师的职业操守。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示忏悔。」
  此外,《温州网》同时刊出《温州「张凯案」真相》一文,指控「自称基督徒」的张凯「企图借助境外势力进一步给政府施压,挑动信教群众与政府的对立情绪」,并指他是近年来「一系列涉宗教非法聚集事件的幕后策划组织者」。
  截止目前为止,外界仍未清楚张凯被控哪项罪名。然而,在那些对张凯的指控中,似乎指向与海外联系和资金有关。
  据《温州网》报道,张凯自称「被境外组织的傅某某、杨某某等人利用炒作『教案』,鼓动信众对抗政府,扰乱了社会秩序」。
  曾参与温州教案的汪秀平律师驳斥该报道的论点,指出:「所谓接受国外维权经费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并指张凯已经分给了参与维权的律师,而且「所谓的国外组织负责人」也是张氏好朋友,包括普度大学的杨凤岗教授等。
  位于美国的基督教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廿五日发表声明,指张凯是「经历了外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和压力,才在被迫之下被『北韩』和『伊斯兰国』式的媒体游街电视认罪」。
  他又表示,即使其协会被「可耻」的中共宣传系统指为「支持张凯法律维权工作的海外势力」,但「我们永不会被吓倒或停止在中国推动宗教自由」。
  与此同时,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教授亦发表声明,呼吁温州当局遵守中国现有法律,立即释放张凯。
  他在声明中承认张凯是其朋友,并在二零一三至一四年度出任该大学研究中心的访问学者与他共事一年。
  杨凤岗赞扬张凯是为温州教会面临强拆十字架的维权过程中,「最为勇敢的律师之一」,同时他做的「是为那些愿意的教会提供法律顾问,鼓励他们的领袖使用现有法规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杨凤岗敦促基督徒及政府官员「遵守法律,不做任何法律界限以外的任何事」。
  对于在电视台播放的「忏悔」,杨凤岗认为片段中张凯「似乎是读出写好的台词,他显得精疲力竭」,并指出节目中显示的一些「证据」都是二零一三年以前的,即使那些文件是真的,也与张凯在二零一四年八月到一五年八月期间在温州的活动无关。
  汪秀平指出,「张律师在原来浙江多个教案已经穷尽一切法律手段,没有效果,迫不得已让信徒聚会表达诉求,并不是文中说,律师不采用法律手段」。
  此外,他又认为文中把拆除违章建筑的教堂与拆十字架混淆了。他说:「两年来,浙江只拆除了一家违章教堂,拆除的全是十字架。更何况,有无数教堂并不是违章的,十字架也被拆除了。诸多反对拆十字架的牧师还在看守所里。」
  张氏的露面是中国最近一连串电视忏悔的最新一宗。其任职的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杨兴权调侃当局播放电视忏悔,指辩护律师都没能会见张凯,「温州记者却能扛着摄像机会见他」。
【完】

TOP

http://mp.weixin.qq.com/s?__biz= ... d=0#wechat_redirect

为张凯弟兄祷告
2016-03-01 天明牧师 北京生命之泉书店

    过去半年,我们一直在为温州强拆十架事件中帮助众教会法律维权而被监视居住的张凯律师——我们的弟兄祷告并等待。没想到,半年后我们等到的,竟然是温州官方媒体关于“张凯案”的报道,以及紧接着张凯弟兄正式被刑拘的消息。我们的心情沉重而复杂。
 
有些弟兄姊妹听到张凯弟兄和其他律师收到也许在他们个人看来是大笔的律师费时,心里“发紧”,有些不安。我相信张凯弟兄和其他律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为温州教会维权,他们不是以法律骗钱,而是提供专业的服务,这是他们的工作。他们获得工作报酬是应当的,就像圣经上所说的,“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何况他们所要付出的不只是专业知识,更可能是他们整个的职业生涯和人身自由。我们知道,作为基督徒,有时难免会受到名利的诱惑,但对于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来讲,就是向着世界已死的基督徒来讲,“名利”真不算什么。我们的金钱观要建立在真理上,因真理使我们向着金钱自由。
 
有些弟兄姊妹对于政治良心特别“敏感”,听说张凯弟兄与海外有联系,良心就不安起来。与海外联系或得到外国的资助能够成为一项罪行吗?求主使我们的良心从对政治过敏中得自由。我们的心若紧紧地被国家和政治所辖制,哪里会有跨国的人道救援,我们如何能承担起“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使万民作主门徒”的主的大使命?!
 
可以理解,当我们看见我们的弟兄在电视上“认罪”时,我们的心极其难过。我们唯有求主怜悯!我们同在血肉之中,本是软弱的人,没有一个人凭自己能在火炼的试验中能站立得住。经上说:“你们要记念被捆绑的人,好像与他们同受捆绑,也要记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中。”我们不要论断,而应当为我们的弟兄祷告,求主自己的话语成就在我们弟兄身上:“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
  
    张凯弟兄在强拆十架事件中为温州教会所做的,不会因为他的“认错”或“认罪”而被人忘记。在温州教会遭到强拆十架时,是我们的弟兄冒着极大的风险,勇敢地站出来,帮助温州教会维权并和温州教会一同表达了对政府部门强拆十架的强烈抗议。求主记念张凯弟兄的摆上和付出。
 
过去半年,张凯弟兄在哪里,经受了什么,我们不知道。张凯弟兄是否遭受了刑讯逼供,因此软弱妥协,在电视上“认罪”,我们也无从确认。但在此,我们要求主怜悯经受苦难的祂的孩子——我们的弟兄,求祂用钉痕的手抚摸他那遭受创伤的身心灵,求祂倾听他在艰难、困苦、委屈、痛苦、挣扎中内心深处所发出的呻吟和呐喊,使他在那些分不清白天黑夜的孤苦、无望的日子里,得着你的安慰和同在。

当年主怎样来到提比哩亚海边,求主从今日起,每一天来到我们弟兄心里的苦海边,以你的爱唤醒我们的弟兄爱你的心,苏醒他的灵魂,带领他走出生命的深渊、死荫的幽谷,好使我们的弟兄在你圣洁的光中继续追随你,以爱和公义侍奉你。
   
    弟兄姊妹们,让我们再次把我们亲爱的弟兄张凯恭敬地仰望交托在主的手里,并为他祷告,求主将他早日带回到家人的身边,也带回到我们中间。
 
 
 
                                          北京守望教会
                                            天明牧师
                                            2016-2-29

TOP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2310b20102x189.html


温州张凯案的“真相”和 “背后”
(2016-03-03 22:11:38)

       

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 杨凤岗

2016年2月25日,官方的温州网发表《温州“张凯案”真相》文章,几乎与此同时,温州电视台播放《温州“张凯案”的背后》电视节目,长度将近11分种,其中包括张凯被迫的自我认罪,一些人的指控,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以及电视节目主持人或评论员对于张凯犯罪的定性。随后,浙江卫视重播相同题目和长度的内容,浙江新闻联播则播放了缩短为3分29秒长度的电视节目。

一时之间,舆论哗然。很多国际和港台媒体纷纷进行报道,也有很多人在微博和微信上做出强烈反应,批评官方这种做法的种种不适当。首先,自从2015年8月 25日张凯被关押以来,他的家属和律师一直没被允许会见张凯,人们不得不问:张凯是否遭受了酷刑逼供?张凯的认罪是不是屈打成招?第二,未经法庭审理,强制一个人在电视上公开认罪,这种做法既违背现代社会的公正原则,也违反了中国自己的法律程序。第三,电视主持人和评论员既没有权力更没有资格代替法官进行宣判。

同样重要的是,上述“真相”文章和“背后”视频中提到的一些所谓证据,其实是似是而非的。有些人以此进行的猜测,无论愿望是好是坏,也容易引起人们的误解和误传。因此,有必要对于这些“证据”进行一番实事求是的辨析。

一、所谓“骗取信任收敛钱财 煽动教徒非法聚集”

这是“真相”一文的第一个小标题。标题之下罗列了一些貌似相关的事件,温州公安认定都与张凯有关,因此抓捕了张凯。

这其中的关键指控是张凯代理的“黄姓男子”(即黄益梓)刑事案件,因为这个案件让张凯律师骗取(赢得)了温州很多基督徒的信任,之后开始有教会正式聘请张凯以及其他律师做法律顾问,张凯因此收敛(接受)了顾问费。张凯律师提供的顾问和建议,被说成“煽动教徒非法聚集”。

关于黄益梓案,国际媒体多有报道,网上也有很多资料可以查阅。黄益梓牧师那次被抓,起因是在2014年7月21日平阳救恩堂信徒用血肉之躯守护教堂十字架,结果多人被身穿制服、头戴钢盔的强拆人员打伤。因不满政府对于打人致伤之事置之不理,部分家属和信徒于7月24日到镇政府交涉,后来黄益梓闻讯赶到镇政府,协助平息了聚集。出人意料的是,2014年8月3日,黄益梓反而被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名拘留,随后被正式逮捕。

张凯从2013年夏天到2014年夏天在我们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一年,期满后于2014年8月6日从美国回到北京。也就是说,张凯是在黄益梓被抓三天后回到中国的。那时,已经有一批维权律师介入了温州教会维权行动中,张凯并未立即投入那里的维权行动,因为需要倒时差、重新安顿生活、办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手续等。

黄益梓被抓后,家属和律师的维权受到警方的阻碍。后来,黄的家属慕名找到张凯,请他参与辩护,他答应了。我曾听说,有些之前已经参与温州教会维权的律师有人对此表示不满,觉得张凯抢了他们的生意。不过,在当下中国,做维权律师原本就是个苦差事,风险很大,收益很小。基督徒律师做基督徒的代理律师,更是苦上加苦,因为中国基督徒维权意识差,习惯了对于打压默默忍受,既不愿意打官司,也不情愿为了打官司拿出经费,最多是期待基督徒律师免费替他打官司,更甚至有人认为基督徒律师替他免费打官司是理所应当的。对于这些,张凯早就有清楚的认识,在2014年4月在美国三一神学院的一次研讨会上发表《教会维权的困境与行动》文章,谈到这些现实。不过,张凯一如既往,义无反顾地投入了温州教会的维权,希望在维权过程中普及法律知识,提高人们的公民意识。

在成为黄益梓的代理律师后,2014年10月,张凯按法律程序要求会见看守所中的黄益梓,在受到反复阻挠后,张凯在看守所大门前举牌静坐,迫使看守所答应会见。10于 13日会见后,张凯传出黄益梓在铁栏后穿着犯人马甲的照片,引起媒体和众人的广泛议论。

2014年10月底,黄的家属受到警方的压力和口头许诺,只要解聘张凯律师,一个月内就可以释放黄益梓。当我听说张凯因此被解聘时,心中替张凯感到不平,但张凯表示:“只要人能够放出来,解聘就解聘呗,律师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应该以维护委托人的权益为目标,不必计较个人的名声或利益。”只不过,温州警方并没有履行对于家属的这种口头承诺,而是继续关押黄益梓。又过了一些时日,黄牧师的家属回头再聘张凯做代理,张凯又毫不犹豫地投身到为黄益梓维权的行动中。

2015年3月24日在温州平阳县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从下午两点开始,七点结束,一个小时后发出判决书,判处黄益梓“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有期徒刑一年。事后,张凯公布了他的《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黄益梓牧师辩护词》。对于类似法律案件有所了解的人知道,如果不是张凯和其他律师强有力的辩护,黄益梓的刑期很有可能会很长。就在之前十个月,河南南乐张少杰牧师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和“诈骗罪”被判处12年徒刑。

张凯熟练和有效地使用现行法律维护基督徒权益的行动,赢得了温州基督徒的信任,也让很多基督徒第一次看到,依照法律维权,还是有成效的。因此,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基督徒找到张凯和其他律师,商讨如何应对政府对教堂和十字架的强拆活动。为了方便联络和沟通,张凯带着两个助手,长期留住在温州。到2015年8月中旬,已经有近百家教会聘请张凯为常年法律顾问,并且有些举行了正式挂牌仪式。近年来,已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民间社团聘请法律顾问。只不过,基督教会聘请法律顾问,这在中国可能还是第一批。

根据“真相”文章和“背后”电视节目披露的信息,张凯“向聘请他的教堂收取5千元到3万元不等的顾问费”,总共获得200多万元,并且称这是一笔“巨款”,以此指责张凯“收敛钱财”。指控者显然既不懂得行业常规,也不懂得法律规范。社会团体聘请常年法律顾问,按规定是要每年交付律师费的。据说,在深圳,社会团体常年法律顾问每年付费最低3万元。张凯在温州收取的顾问费用,看来是低于行业通行价的。组织维权活动会需要很多食宿旅行等方面的花销,更不用说维权律师还不得不冒着各种超常危险进行维权行动。张凯在以往的维权过程中,曾经多次受到过生命威胁。其实,作为刑事辩护律师,特别是一个有一定名气的刑辩律师,张凯在参与温州教会维权之前,收到的律师费肯定不少。

更重要的是,直至被抓之前,我看到张凯在教会聚会和网上从未见有“煽动教徒非法聚会”的言论,反复说的都是下面这些话:一定要相信习近平主席依法治国的法治梦,一定要按照法律规定采取行动。他说:“我们的维权工作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游行示威、国家赔偿;控告、投诉、罢免或建议罢免违法乱纪的有关人员等。”他曾劝告温州基督徒,不要进行未经批准的示威游行,但是,可以而且应该根据法律程序申请示威游行,在申请得到批准之前不去游行,申请得不到批准则可以告上法庭。这显示出张凯对于法律的信任。再比如,一些基督教堂的建筑手续不齐全,这是个事实(尽管原因很复杂,包括政府相关部门的不作为导致的手续不全),这些教堂或其中的违章部分,根据法律或行政规定,是有可能被拆除的。不过,政府的执法需要有明确的具体的法律条文根据,政府部门执法时,必须按照法定程序下达查处通知,并且按行政复议程序安排听取教会的陈情。如果政府部门的做法不合程序,或者没有接受教会的陈情,则可以告到法庭,经过法院审理,判决之后,政府方面的执法者才可以采取拆除行动。至于拆除教堂屋顶的十字架,则显然是缺少法律根据的。即使浙江省后来匆忙公布了一个有关宗教建筑和十字架规格大小的规定,但那个行政规定是否合情合理合法,理应接受民众、专家和人民代表大会的审议。总之,张凯反复强调,基督徒不仅自己要严格按照法律做事,而且应该帮助和敦促政府遵守法律,使得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得到贯彻落实。

“真相”一文指控张凯先后8次召集当地基督教主要堂点的负责人进行培训部署,鼓动信徒穿着印有“抗拆”标识的统一服装、举着十字架在公共场所聚集,指示教会骨干成员通过网络发布相关照片、视频等,并组织数批境外记者到温州采访,企图进一步造成国际影响。

首先,由于来咨询的人很多,参与维权的律师太少,张凯只能让人们聚集在教堂一起听他普及法律知识,告诉基督徒他们作为公民有哪些权利,有哪些法律条文和规定可以用来维护他们应有的权利,遇到各类问题应该如何应对。一个律师进行普法,这有什么错?

其次,在抵制强拆十字架的过程中,有人自发穿起了印有十字架的文化衫,有人自发制作了小型红色十字架。身穿十字架文化衫在大街上行走,守举十字架在教堂面临强拆时祷告呼求,基督徒的这些行为违反了哪条法律?对于这样的自发反应,或许张凯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协调和劝导。在我看来,这样的协调劝导,更有利于维护社会秩序,合法地表达受害者的不满和诉求。这比演化为集体泄愤不是好百倍吗?

再次,有些目睹者或参与者通过网络发布上述行为的照片和视频,这又违反了哪条法律?从我看到的微博照片和视频来说,这些基督徒一直非常平和,简直就像一只只一群群温驯的绵羊,实在令我赞叹不已。即使是绵羊,在遭受侵犯时,也会咩咩叫几声吧?难道连叫几声的权利都没有?

最后,关于境外记者采访,看来温州官方和警方根本不了解境外媒体的运行情况,而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与姓党的媒体不同,西方和港台媒体都是独立自主的,既不会听令官方的指令,也不会接受任何组织的摆布。他们要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要怎么报道,完全由每个编辑或记者自行决定。自从三江教堂被强拆,的确有很多国际媒体关注和报道温州或浙江的情况,驻华记者时常从温州发稿。据我所知,很多温州基督徒都回避记者,他们大多数还不懂得言论自由是中国宪法保障的权利,不懂得在任何境况中“凭爱心说诚实话”的重要性。张凯等人所能做的,仍然只能是普法,鼓励人们说实话、讲真相。这又违背了哪条法律?

总之,在我看来,张凯的上述这些在根据法律维权方面的所作所为,可以说堂堂正正,无可指责!退一步说,即使在某些事情的做法上有任何违法的嫌疑,也需要经过法庭的公正审理,才能做出有罪判决。未审先判,违背了法治原则,是破坏依法治国的大政方针。

二、所谓“勾联境外组织和人员 名利双收后野心膨胀”

这是“真相”一文的第二个小标题。说张凯在温州参与维权的目的是贪图金钱,借机敛财,除了“真相”文章和“背后”节目的授意者之外,恐怕没有几个人真的相信这一点。在金钱动机之外,更容易令国人产生恐惧心理的,是指控张凯与境外组织和人员的勾联。

文章和节目说到,“这些年来他(张凯)通过代理宗教类案件,从境外组织拿到了7笔共计十万人民币的资金支持”。看到这条“罪状”,真的令我哑然失笑了。前面才刚说张凯作为百家教会的法律顾问入账了200多万元的“巨款”,接着就列出分为7次总共才区区10万人民币的海外支持,不觉得这非常不成比例吗?显然,来自海外对于教案维权的支持,不过是象征性的、道义性的支持罢了。国内基督徒和教会的维权,应该是也只能是依靠国内基督徒和教会自身的觉醒和奉献。有钱盖教堂,没钱请律师,这在道理上是说不过去的。

仔细观看“背后”电视节目,其中展示的证据有三个不同的银行存款凭据,前两个是左半联,显示户名张凯,兑入币种美元,兑入金额分别是4070和2928。第三个是右半联,显示兑出金额是25605.59,显然是第一个左半联的4070美元兑换成的人民币数额。这个右半联有张凯的手写签字,交易日期是 2012年03月05日。这些所谓“证据”既没有显示汇款人是谁,也没有显示汇款缘由。在当今中国,有多少人与境外有银行汇款往来?一定很多。在全球化时代,这种银行往来已经成为普通民众普通生活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银行兑换现金的日期是2012年3月。也就是张凯开始参与温州维权活动的两年半以前。即便这些汇款是用于张凯的维权活动经费,这与发生在2014年的维权有什么关系?难道张凯和他的幕后境外支持者有先知先觉,早就预料到浙江将要强拆十字架?怎么可以把2012年的银行凭据作为2014年张凯在温州维权行动的罪证?

这组所谓“证据”还包括一份张凯出入境的记录,并且特别在其中三行打出红线标示,借此试图证明张凯与境外组织的“勾联”。仔细辨认,这三条红线标示的是 2009年10月05日、2012年11月01日、2013年7月30日张凯从北京首都机场的出境信息。这令我感到莫名其妙,与上述银行凭据一样,这些发生在浙江强拆教堂十字架之前的活动,怎么能够用作“温州张凯案”的证据呢?

“真相”一文说,张凯“曾3次接受境外组织资助赴西方国家培训,系统学习炒作“教案”的方法”,大概这是为什么在这三行下打上红线吧。其实,现在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30万人,其中40%是本科生,绝大部分是自费,其中40%的研究生,其中绝大多数是靠奖学金,也就是“接受境外组织资助赴西方国家培训” 的。而且,中国每年都派出成批的各级官员赴哈佛大学等美国的学校接受培训。这些有什么问题么?至于“系统学习炒作‘教案’的方法”,难道来美国留学的人是系统学习炒作“学案”的方法,官员接受美国大学的培训是系统学习炒作“政治案”的方法?这样的说法,不过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指控的罪行是莫须有的,想要达到的目的不过是宣传蒙骗大众而已。

经过6个月的秘密关押和审问,经过对于其他多位相关牧师和律师助手的秘密关押和审问,经过对于张凯在北京住所多次的抄家搜查,结果却只找到这种捕风捉影、似是而非的证据来指控张凯与境外组织的勾联。是因为温州警方无能吗?我看不是,而是有主导官员推测张凯这样勇猛坚韧的维权行动,一定是受到境外组织的支持,不然就难以解释张凯的所作所为。但是,如果是子虚乌有的东西,怎么可能找到证据呢?对于张凯的维权行为,有些人之所以难以理解,我看是因为他们太不了解那些以法律为天职志业的律师,太不理解基督徒的思想境界,太不懂得现代法治的基本含义。张凯在2015年7月10日对于律师的大抓捕中一度被警察带走,事后张凯回忆说,一个长得像范冰冰的女性国安人员劝导他:“你看周世锋(律师)还有背景,你什么背景都没有,做温州教案就是自讨苦吃。”张凯回答说:“你错了,我有背景,我的背景是上帝。”对于这一点,作为唯物主义者的中国官员们,恐怕永远也理解不了。

温州警方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是,对于略知法律的人们来说,这样的证据显然拿不出手,难怪温州警方至今不敢把张凯送交法庭进行审理了。其实,电视节目上的上述画面都是一扫而过,大概只是为了蒙骗不能细究或不太留心的观众吧。那些在被组织起来观看录像,并继而对张凯进行声讨和控诉的律师、基督徒三自爱国会负责人、其他宗教人士、普通基督徒等人,就这样被所谓的“证据”蒙骗了。

“真相”文章和“背后”节目又说,张凯在温州维权期间,一直与境外组织保持密切联系,并且接受境外组织的指示,“点燃怒火、街头抗议”,“每周一天、常态开展”,“利用温州、推向全国”。这样的四字一组八字一套的指令,读起来很是吓人唬人,不过,本人在美国生活27年多了,对于这样的句式甚感陌生,也想象不出境外什么样的机构会制造出这样的指令,反而觉得这很像是中共惯用的词语句式。难道是党内高参杜撰出来,栽赃强加给张凯及其所谓背后境外组织?

“真相”文章和“背后”节目还借张凯的口说,他这些年来炒作近20起涉宗教案件,背后都有境外机构的支持,借此积累了不少名声,挣了不少钱,内心也逐渐膨胀起来,开始有了“政治野心”,“将来中国如果发生变革,我也有机会当总统”。看到这里,我禁不住“呵呵”不已了。以张凯有“政治野心”,有“总统梦”来攻击他,恰恰说明对于张凯的整肃完全是政治性质的斗争,而不是一个现代法治国家对于刑事犯罪嫌疑人的合乎法律的审判。

前面已经戳破靠教案维权赚钱的谎言,而所谓境外机构的支持,浙江官方也只有捕风捉影式的所谓“证据”。当然,世界很大,本人视界有限,警察能力也有限,谁也不能完全排除存在境外组织支持和指使张凯的可能。但是,法律是讲究证据的,用莫须有的罪名和批斗会的方式整人,用游街示众和控诉会的方式给观众洗脑,这只能说明张凯的对手既没用勇气也没有能力用法律的方式进行公平的对阵角力。依法治国,何其遥远!张凯律师,你的法治梦已经破碎了吗?

三、电视画面上的张凯和我所认识的张凯

令很多人感到震惊的是看到张凯在电视上的认罪伏法。认识张凯的人都知道,张凯是条硬汉子。他在内蒙长大成人,有广阔草原上的那种天然纯真、清澈高旷,也有草原骑手的那种勇猛敏捷、不屈不挠。他怎么会在被秘密关押6个月后,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说出这些软话?难道是经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酷刑?难道是为了得到释放而做的妥协?或者是真的改变了认识、改变了自我?也许,直到我们再次见面之时,在他完全自由的状态下,听他自己亲口说明,我们才能确知个中缘由。不过,电视画面上的张凯比我所认识的生活中的张凯显得消瘦了很多,增加了突突的抬头纹,也好像已经精疲力竭,抬不起眼皮。他在忏悔认罪时的目光和眼神,也似乎是在念出眼前摆放、提前写好的台词。他几句台词,首先由张凯读出,再由电视节目主持人和评论员读出,再让群众演员重复说出。但是,这些显得太虚假做作。

我结识张凯的时间不算长,大概只有三年吧。大约三年前,也就是2013年年初或者2012年年底,张凯给我发电子邮件,询问是否可以到普度大学来访学。此前我对于张凯律师的维权活动略有耳闻,不过一直没有见过面。他刚开始跟我联系时,我还犹豫是否接受他来访学,因为我们这个设立在普度大学这所公立大学中的 “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旨在对于中国社会和华人社会中的种种宗教现象进行系统的学术研究。我们接受了从事宗教研究的大学学者或研究生来访学,这些访学的学人一般都是公派,由国家留学基金会或者他们所在大学提供访学期间的生活费用。后来接连收到几个人的推荐信,张凯自己提供了访学期间的自筹资金证明,提交了访学计划,即整理和分析中国近年来涉及宗教的案件。这倒是符合了我们研究中心的学术宗旨和普度大学的条件要求。再加上他新婚不久的妻子是我以前就认识的一位基督徒,而张凯还表示,这些年来的律师工作,特别是维权活动,让他感到身心疲惫,希望出来休息一年,放松一下,学学英语,听听课,也顺便看看美国。这样,我们就接受了张凯律师的访学申请,送到学校各级部门,也获得批准。

张凯大概是在2013年8月中旬来到印第安纳州西拉法叶市的。普度大学秋季学期总是在8月下旬开学,我总是要求访问学者在开学前抵达,以便从学期开始就去旁听一些课程。张凯跟其他访问学者一样,很快进入到旁听课、学英语、去教会等等的生活中。

我对所有来我们研究中心的访问学者都有一定的要求,要他们一定去旁听课程,尽可能地去结交美国人,了解美国社会和文化,也督促他们按照所提交的访学计划开展研究,并且至少做一个公开的研究报告或讲座。在具备条件和时机合适时,我们也为访问学者联络和安排过一些活动。比如,由于张凯是律师,对于美国的法律制度特别有兴趣,正好我们的系主任是法律社会学专家,专门研究美国的监狱,就请他联系印第安纳州的重刑犯监狱。记得那是在我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之后刚回来,因此颇感劳累,但是,我亲自开车两个小时,带着几个访问学者去位于印州最北边的监狱参观。有这样一个特殊的机会亲眼观察美国监狱,与狱警和犯人交谈,特别是问了一些美国监狱中的宗教活动及其相关规定的情况,因此感到很有收获。只是因为太过忙碌,因此至今没有就此写个札记或博客之类的文章。

除此之外,对于访问学者的日常生活,我是基本不管不问的,因为我自己日常的研究、教学、行政工作以及家庭生活已经够我忙。我记得,张凯在这里的那一年,我特别地忙,一是有一个大型课题要结项,二是我当选美国的“科学研究宗教学会”会长。因此,我在那一年的访问学者身上花了更少的时间。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悔,没有跟张凯有更多的交谈,没有对他就国内的宗教与法律问题进行系统的访谈。张凯和妻子几次未打电话预约就突然闯到我家,并且几次提出希望跟我们一起学习圣经。但是,我那时感觉就像一个皮筋已经被拉的很长很长,假如再增加一丁点的码,都可能会绷断,因此也就没有安排那样的聚会。没能跟他们夫妻花时间和精力一起查考圣经,一起祷告学习,是我甚感遗憾的一件事,真是追悔莫及。

到了2014年年初,由于即将结项的课题经费尚有一些余额,因此,我请张凯帮我们组织了“宗教自由与中国社会典型案例学术研讨会”,邀请了一些维权律师、从事教育工作的教师、以及对于这个主题感兴趣的几位牧师与会,于2014年5月5日至7日在普度大学举行了个“三师大会”。这次会议,使我们有机会直接接触了几位比较活跃的维权律师,也通过他们的分享了解了涉及各种宗教的一些法律案例。令我高兴的是看到这些律师、牧师和学者,经过认真的讨论甚至争论,最终达成了对于宗教自由相关问题的高度共识。与会者提议、起草、通过了“宗教自由普度共识”,并于2014年5月14日用中文和英文公布,可以随时在网上阅读。会议的成功召开和共识的达成,张凯律师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研讨会结束不久,我去意大利的帕多瓦大学做“访问科学家”一个月,而张凯夫妇以及在美国出生的宝贝女儿,则结束美国的访学生活,于2014年8月初返回中国。我记得,关于是否回国,张凯和我是有过几次交谈的。关于中国的情况,我们都很关注,既有叹息也有盼望。我既没有劝他留在美国,也没有鼓励他回到中国,因为我一向坚信,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恩赐不同,追求不同,呼召不同。而上帝对于每个人的呼召或旨意,是上帝亲自对于每个个人传达,不是任何别人可以代替决定的,甚至父母、夫妻、兄弟姐妹也是不能代替领受的。其实,我自己在1997年拿到博士学位后,立即回国考察,看看是否可以回去工作。只是在一系列对于学界朋友和负责人的拜访和交谈互动之后,才觉察那时的天时地利人和并不具备,因此才回到美国开始找教职。至今,我仍然对于自己的未来保持开放态度,愿意顺从圣灵带领,不在乎国度或地点。

我看到,张凯回到北京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发表《回国公告》,其中说道,“经过在美一年的学习与思考,我们如此清晰的看到,中国虽充满了苦难与雾霾,但中国也正在迎来激动人心的历史变革,我们无法说服自己隔岸观火,错过这重大历史时刻来临时应当担负的使命与呼召。法治中国,未来不是梦。”这清晰表达了他的慎重思考和回国动机。追求法治梦,为依法治国而尽心尽力,他的高尚灵魂,他的高大形象,跃然纸上。

我2015年6月下旬到7月初回国探亲和旅游,同张凯在北京再次相见。那时,他在温州教会维权日久,我本来觉得他实在太忙,不必劳烦他回到北京与我相见。但是,非常注重感情的张凯至诚坚持,因此,我们得以在北京相见。在一起畅快交谈的时日,非常高兴,这份友谊,弥足珍贵。如今,他却身系牢狱已经半年多。

“真相”和“背后”之后

张凯2015年8月25日夜里被抓捕,8月27日0时开始“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罪名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情报”。这种罪名让人觉得,强拆教堂十字架原来是国家机密,而惩罚方式听起来像是软禁,但是,家属或律师却一直无法会见张凯,也无法知道他被关押的地点和条件。“背后”电视节目倒是暴露了这种秘密关押的一些情形,其中的镜头至少有三处显示张凯在接受审问时被捆绑在椅子上!

按照中国现行法律规定,“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最多不得超过六个月。就在即将到期之时,温州警方打电话给张凯父母,让他们立即去温州。他们在25日夜里 11点多赶到了温州,原以为是来接张凯回家的,却看到张凯在电视上的忏悔认罪节目。26日上午张凯父亲被叫到温州市公安局,被扣押一整天后拿到一纸拘留通知书。在秘密关押最后期限之前3个小时,张凯被改为刑事拘留了,而罪名只字未改。张开父母竭力争取张凯获释、申请与张凯会面、申请聘请律师,都被温州公安局拒绝。四天之后,沮丧的张凯父母悲伤地离开温州。

祈求上帝看顾保守张凯,安慰他和他的父母及亲人。

盼望张凯早日获得自由。

盼望温州、浙江和中国早日回归法治。

2016年3月2日

[ 本帖最后由 yingyinc 于 2016-3-5 11:10 编辑 ]

TOP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2310b20102x0qk.html


关于“温州张凯案”的声明
(2016-02-26 13:49:00)
杨凤岗
       
因应一位英文媒体记者的问讯,关于“温州张凯案”我特作如下声明(自译):

张凯是我的朋友,他在2013年至2014年在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作为访问学者与我在一起有一年的时间。在为温州教会面临强拆十字架的维权过程中,他是最为勇敢的律师之一。显然,张凯所做的就是为那些愿意的教会提供法律顾问,鼓励他们的领袖使用现有的法律和规定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利。他既劝告基督徒也劝告政府官员遵守法律,不做任何法律界限以外的任何事。在2016年2月25日温州电视台所播放的看似悔过节目中,他似乎是读出写好的台词,他显得精疲力竭。电视节目中显示的几个“证据”都是2013年以前的东西,即使那些文件是真的,但是与张凯在2014年8月到2015年8月期间在温州的活动无关。我呼吁温州当局遵守中国现有法律,立即释放张凯。

杨凤岗
2016年2月25日

In response to a reporter's request, here is my statement regarding the latest development of the Zhang Kai case:

Zhang Kai is a friend of mine. He spent a year with me as a visiting scholar of the Center on Religion and Chinese Society at Purdue University in 2013-2014. He was one of the most courageous lawyers in defending Christian churches in Wenzhou whose rooftop crosses were facing forceful removal by the authorities. It is apparent that all Zhang Kai did was providing legal counsel to the willing churches, encouraging their leaders to use the existing law and regulations to defend their own rights. He urged both Christian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to abide by the law and do not do anything beyond legal boundaries. His purported confession on Wenzhou Television on February 25, 2016 appears to me to be scripted and he appears to be physically exhausted. The few “evidences” shown in the television program all appear to be dated before 2013, so that even if they were true documents they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Zhang Kai’s activities in Wenzhou between August 2014 and August 2015. I urge Wenzhou authorities abide by the existing Chinese law and release Zhang Kai immediately.

Fenggang Yang
February 25, 2016

TOP

http://mp.weixin.qq.com/s?__biz= ... e=0#wechat_redirect

张凯律师已经回家,谢谢弟兄姊妹们关心代祷!
2016-03-24 基督之光

多方求证核实,已经到家,本公众号也会跟进动态,敬请关注!
也恳请弟兄姊妹们继续为其他弟兄姊妹们代祷!

TOP

@徐乃幸
我的弟兄张凯律师

附件

6b108899ly1fpp18wu7t9j20qo1i0wp1.jpg (287.64 KB)

2018-3-25 16:44

6b108899ly1fpp18wu7t9j20qo1i0wp1.jpg

TOP

@正直法务王桂义
张凯律师有难,尽力支持。 ​​​​

附件

005EJ2JIly1fqepch5kzdj30ri4b8qt3.jpg (535.11 KB)

2018-4-16 21:10

005EJ2JIly1fqepch5kzdj30ri4b8qt3.jpg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