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有143个人次参与评价】

[其他] 岁月_流水账

岁月_流水账

日子越过越懒,过去十几日太阳炙烤的夏日,除了必要的吃喝拉撒睡,其它能省的皆免去了...

昨旁晚开始,忽来凉风。下班出得地铁站,地面燥热已去,凉爽的风吹来,顿觉腿脚也轻快起来,头也不再昏糊。短短的一段路,杜杜悠悠,漫步往家返。

因道路修整,路两旁今年重载植的梧桐树,碗口大的树干,其上端切口处,已显出细细秘密的根根枝杈。梧桐树,真是神奇的生命物种,每次都硬生生地拦腰切去,再一点点地重新生长,没几年竟也能茂盛成荫。那蝉儿似乎很爱梧桐树,稍定睛看看,总能看到趴在那树干上,一动不动的蝉,有时是风化了的蝉壳。

前几日闷热的旁晚,同一段路上,曾看到路旁绿化地的花草丛上方,密密地飞舞着很多的蜻蜓,疾速地穿梭来回...这情景多年再没遇到,让我回想起小时候家乡的夏日,闷热的田间小溪旁草丛上,到处是棕色红色绿色紫色甚至黑色酷的蜻蜓。我们拿着网兜去罩,放在一个塑料瓶里,当然最后都被我们“折腾”死了。似乎只有闷热的天气,蜻蜓才不住地飞舞。

这会风起来了凉爽宜人,蜻蜓不见了,蝉儿却依旧鸣叫着,虽没有旋律和曲调,只是倚着生命本能地地歌唱着诉说着,却比那周围街市嘈杂,能安慰人们疲惫的心。

在喧嚷的都市里,你可能很难注意到到草丛间石缝里各种细小的昆虫低语,但夏日蝉的叫声是断断不会被遗忘的。提醒我们,同在这个地球居住的,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生命,不只是人类。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10-16 16:16 编辑 ]

TOP

孩子爸爸上班很远,虽有地铁,但几十站乘坐下来,也是相当耗时耗力的。哎,大城市生活工作,咱对路程短近不能奢求太多。以前路上,他一般塞耳机听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听起了有声书籍。一日晚,喜滋滋给我推荐某听书的APP(且没让我知道,早早在我手机上下载好了),说他在听什么什么有声书籍,极力让我听。

同样一本书,中年时再读,真是别有不同滋味。恍觉: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是积淀与沉静,丰富与提炼。年轻时读书,很多细节描写一带而过激不起什么感触,只顾追着情节的起伏,欢喜哭笑。
年龄大了读书,已不再着急追情节,喜欢推敲慢品。情节是不重要,更感兴趣的恰恰是那些之前忽略的淡淡却珍贵的细节。更偏爱名家名作,那些透着无穷生命内涵的作品。

某人在听《骆驼祥子》,慢下脚步抽离现在,回到过去的时代,感受曾有过的真实人生。这大概也算是修身养性吧

TOP

TOP

骆驼祥子?那是多么沉静的人读的书啊!

TOP

很喜欢LZ的文字

TOP

TOP

得空,上来码几段
————
刚十分钟吃好午饭,真是超快。就公司大楼下去,转个弯200米左右,一家老式汤面馆。中午提供统一的米饭套餐,12元和15元档,环境干净、卫生,跟食堂类似。今天15元档的是:小碟素鸡烧肉+小碟鱼香肉丝,青椒土豆丝+清炒鸡蛋,外配一碗米饭和一碗青菜蛋汤。有荤有素,清淡健康。

以前常去附近小资情调足足的,面馆或商务套餐。优雅带几分暗调的环境,漂亮的西餐桌。日均午餐消费28-35,一般就是几大块牛肉或烤鸭,几片少得可怜的绿色青菜。每每饭毕,总觉都觉得油腻得慌,晚上回家穷馋绿色的青菜,可怜巴巴的...自从几个月前知道了这家快餐,就极少去吃那些“高大上”的商务套餐了,那真是花钱还不健康。

花花绿绿的餐厅,看似炫目美味充满美好情调,但还就是简单的家常快餐,对身体路数,吃不厌倦。
生活,简单就好。吃饭,也是这样。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8-12 15:22 编辑 ]

TOP

这几日天气特别凉爽。
傍晚行走在路上,迎面的凉风,心中恍惚:是台风偶过,亦或是秋风已起?

日历,已翻入8月中旬,很快开学季就要来临。暑假刚开始时,那种“假期大把,尽可随意放任蹉跎”的惬意爽劲一点点消失。随着开学日期一天天临近,那任风筝自由翱翔的线,是时候要一点点收紧了。开学前,还要抽空请假带娃去验光重新配眼镜,还要买个新的大的拉杆书包...关键娃的一堆暑假作业,还欠大半呢。放荡的暑假的日子,要结束了!

本来暑假打算带孩子,回老家一周的。无奈工休假有限,还有大半年呢,要省着点。那就国庆节回去吧,想想也快了,火车票已经订好。遥想着国庆一周探亲度假,家人团聚,田野山冈风光无限。白天秋高气爽蓝天白云,夜里星夜寂静月光如水...似乎不那么害怕开学了

TOP

岁月,苍老了人的容颜,也柔化着人的情感和心。

上周末,正在厨房忙碌,见地上何时多了只大西瓜——像冬瓜那么大的,青皮的西瓜。心中纳闷:孩子爸爸分明说过,今年夏天对西瓜没兴趣,怎么又买了西瓜,还是特大的西瓜?!家里冰箱真没那么大,心中有那么一丁点来气,本来冰箱里就还有一大半西瓜没人吃。

正要质问 但转念想,不就一只大西瓜嘛,总有他购买的原因。于是放下情绪,略问因由。他心情似乎不错,娓娓道来。说回家时,见一推着板车卖西瓜的老妇,天色暗淡,又下起了雨。妇人脸色黝黑,孤单叫卖。于是本着同情心,虽然没兴趣,还是买了一个。

此前一次看到路边摊的中年男子,卖甜瓜。酷暑难耐,没买出去几个瓜,男子在一旁无聊焉巴地打着瞌睡。某人又一把“同情”心泛滥,特地奔过去买了2个。说男子,见有生意来,脸色一下子就亮开了。

是什么东西,让男人的心变得如此柔软了?不是其他,是岁月。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8-12 17:03 编辑 ]

TOP

生活吐糟
-----
家里开通的是XX通网络,重播功能缺失,于是联系了客服。周末,该机构派了服务人员上门。

且不说外形,多么不雅。一个大胖子,裤子背后居然露半个屁股!再交谈两句,立马判定大概没读过什么书,小学文化?耐性也没有,明显想胡乱对付,能凑合用就行的态度!他素不知旁边站的屋主,可是通信行业高人,他每插一根线,规范与否,心里可是飒飒清的!

不过屋主,还是极其耐心地跟他沟通,不跟他计较,非常有风度。等此人出门,自己动手,撤下老设备,杂乱不规则接线重新规整,也就三五下功夫。却看着清晰专业多了,只是借用了一下服务员带来的升级设备而已。

此时,屋主摇头量思很久,为何国内企业的服务可以在这个水平?服务人员的培训沟通素养,如此的令人汗颜...

TOP

给楼主献花!

TOP

献花

TOP

喜欢

TOP

TOP

喜欢这样简单的文字,真实,

TOP

人生无常,知足惜福
————

一早天津爆炸事故,那么多消防员火海消逝,心中无语泪流...虽然这些年轻的孩子,跟你跟我生命并没有相交,但那种生命被撕裂人生被扯碎的悲伤与绝望,结结实实重重地袭中最痛的深处——。告诉我们:人生无常!

每看到这样的悲剧,都彷如历经一次洗礼。放下吧,那些物质的浮华的欲望的纠结的抱怨的生命之外纷扰。多点耐性和欣赏,对待那似乎不那么可爱“优秀”的孩子;多点温柔紧抱你枕旁的人,紧握彼此的手,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什么时候缘分会戛然而止不期而终。

不知道某人有没有看事故报道,希望他没看到。
这样,彼此便能继续傻傻地、简单地期待着平安的美好的未来。

TOP

这账记得好,闲云懒散,信马由缰,却又感悟颇多。感谢分享!

TOP

引用:
原帖由 独一位妈妈 于 2015-8-14 10:41 发表
这账记得好,闲云懒散,信马由缰,却又感悟颇多。感谢分享!
随便写写,留下些琐碎的印记。
也许日后,在可能都忘却了的时候,四季夕阳下,戴着老花镜,可以再次翻读

TOP

TOP

喜欢简单而生活化的文字,真好!

TOP

最近差不多每天晚上和先生一起快走一个小时,听路边的蝉鸣,看同样在快走的那些人,觉得生活可以一直这样,简单却幸福。

TOP

一直很喜欢楼主的文字,有时间就上来看看,只要是楼主的贴子,必进来瞧瞧。许多内心的感悟同楼主一样,深有共鸣的感觉。

TOP

夏日的炎热大概过去了,秋天的感觉一点点浓起来。在夜里在清晨,风儿渐凉;蝉的鸣叫,声音渐弱......紫薇花开正盛,在枝头端部,高高挺立,粉粉的碎碎的,宛如她的名字美丽而优雅。

四季移转,秋来了。不知不觉。

上班途径的地铁口,有几株寒芒,袭着一身的白色花穗,很惹人注目。以前乡野的山岗,到处有寒芒的身影,看着亲切。今天早上经过时,忽见一只鸟,正仰起头啄食着那寒芒,嘴里夹了一大团。纳闷,怎么鸟吃这个?还没回转神来,见那鸟振翅飞起,衔着一束寒芒消失了...

我愣在那里,鸟儿究竟去哪了?
应该是垒窝去了,好想看看那鸟窝。四周只车流人流还转,无处找寻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8-18 19:15 编辑 ]

TOP

TOP

回复 9楼Hatty_1218 的帖子

TOP

引用:
原帖由 bearmum 于 2015-8-18 11:44 发表
最近差不多每天晚上和先生一起快走一个小时,听路边的蝉鸣,看同样在快走的那些人,觉得生活可以一直这样,简单却幸福。
生活其实就是这样。恬淡安静,体味简单的幸福

此起彼伏的热闹,无时不刻说着吃着听着看着奔忙着.....那颗本该感受爱与温暖的心,却慢慢迟钝了。日日麻木机械地跳动着,却不知道为何而过活?不敢慢下来静下来,真诚面对自己苍白的情感和内心,只在这个躁动不安的世界,跟着就这样任其匆忙着奔走着。

血气的生命,终点都一样,那就是来自泥土最终归于尘土。就像那灿烂一夏的荷花,荷塘便是她安身的家,不管热烈的今夏,还是寂寥枯寂的冬日。每次看到各种生命——河边摇摆着枝条的婀娜的杨柳,雨天里沾着雨滴翠绿喜人的小草,四季里盛开的或娇艳或羞涩或圣洁或香气醉人的花儿....不由得感叹:生命本就是个奇幻的异化!从泥土来却不属于泥土,带着属天的灵气与无限的美,给我们源源不断的温暖与感动,这就是生命的魔力。

心里不由得赞美生命,那明亮的日光下,吸着阳光、沐着雨露的万物,给我们的是何等的丰盛与富足。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8-25 13:20 编辑 ]

TOP

真美

TOP

一直喜欢Hatty的文字,嗲赞妙! 继续哈,想写就写,侬粉丝老多额,就是近腔波冷清,不大来了

TOP

TOP

好美的文字

TOP

顶一下,生活平淡静好

TOP

秋天到了,一早就下起了雨。雨丝密密匝匝,打在伞上和黝黑的地面上,路面不少地方淌着水,我和儿子踩水而过,急赶公交上学...

秋雨,打在地面上,湿了叶子已泛枯黄的梧桐,湿了枝头开满细碎花朵的紫薇,湿了低矮的草丛;秋雨,也似乎打在了我的心上,湿了莫名的一角,泛起一点点的秋愁和感伤,没有缘由,只因秋。

TOP

引用:
原帖由 Hatty_1218 于 2015-8-7 16:37 发表
孩子爸爸上班很远,虽有地铁,但几十站乘坐下来,也是相当耗时耗力的。哎,大城市生活工作,咱对路程短近不能奢求太多。以前路上,他一般塞耳机听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听起了有声书籍。一日晚,喜滋滋给我推荐某听书的APP(且没让我 ...
我从蒋勋的 细说红楼开始,也听了很多了,现在在听出麦田记,之前听 小姨多鹤 ,播的非常棒!

TOP

引用:
原帖由 appleworm 于 2015-9-15 18:13 发表


我从蒋勋的 细说红楼开始,也听了很多了,现在在听出麦田记,之前听 小姨多鹤 ,播的非常棒!
自娃开学后,就再静不下来听了。心绪常被世界周遭各种杂扰,说不出道不明,难以静下来。
抽空抽心情,一定会坚持把名著听下去...

TOP

昨夜下了一整晚的雨,噼噼啪啪,打在外面雨棚上。这几日大地结结实实地浸了个透,早上起来,雨已停,只路面还是湿的。

后院隔壁邻居家的一棵桂花树,一年又一年,长得很高了,枝条便倾轧到了我家的这侧。周末时,还见枝头缀满金黄细碎的桂花,馨香一地。这会,几日大雨过后,已不见桂花的影子,绿色繁茂的枝叶,雨水下片片透着亮光,生机盎然...

明天就是国庆,偶将乘早班高铁离开上海,开始为期9日的“同学聚会&探亲”之旅。爷俩则选择留在上海,一为免除旅途奔波还,二是多几日单独的相处,三是娃有自己的世界,老早约了同学朋友安排了活动...

外婆有些失望,表弟们都望穿了秋水,从暑假盼到国庆,盼他回去玩。看来要继续等到寒假春节了,一次一次让小朋友们失望,真心有些不忍啊。娃也知道,自己决定留上海,又要让弟弟们失望了,过意不去,让我代他带礼物回去。近千公里的路途,慢腾腾的内地铁路,节日永远紧张的火车票,短短的国庆回家,真是要下大决心,这平衡那思量的。

TOP

9天的短暂出离,今天又回到上海,又开始上班的日子。
短短的几天假期,辗转数地,内容繁多,耳闻目见很想一一记录下来。

--------------
返程途中,虽已是9日,大部分人群按理都归位上班了。只是卧铺车厢,依旧满席,并没有空铺。观察了下,相当一部分是60上下的老人,闲聊中得知都是来帮着带下一代的。在这趟铁路线上,一年来回数次,往来于内地与相对发达的长三角地区。

下铺的一对老人,估计不到60,其中男的身材矮小皮肤黝黑,衣着简陋,应是地道的农民。操着一口掺着方言的普通话,上车时用扁担挑着行李——两个纸箱子,用绳子结实地捆着。后来了解到,箱子里装的是油,说是老家自己榨的花生油和茶油,是来带外孙的。老人的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在长三角工作并安家,老家很少回去了。这是中国内地千千万万奔长三角求生活的、典型的家庭样式。我问:你们在这里习惯么?他们说:也没办法的,天天都很忙,6点起来做早餐,又要带孩子。以后是不是一直住这里,也不知道...

过了几站,又上来一个中年女子,上铺。手里的重重的几大箱行李,几乎拖拽着过来的,很沉很沉...也是自己榨的油。女子应该是自小在外,适应能力蛮强,话很多。她说自己远嫁到杭州(应该郊区),父母80都多岁了。每每回来一次,哥哥和姐姐都准备很多东西,让她带回去,无法拒绝。临走的时候,说偷偷地塞了1000元在老母亲的枕头底下,让母亲把钱给哥和姐。说起难得见面的老父和老母,女子很动情,说父母年纪大了,去不了杭州,她也难得回来。走的时候,老父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去,直到看不见身影。女子喃喃地“这一别,要明年底才能回去了..."

忽然想起姨父,一位中年就丧偶独自抚养儿女长大的,令人敬重的80多岁的老人。唯一的闺女,打工时谈了朋友,远嫁外地。春节时,说会回来。老人竟然激动地兴奋了几日,在闺女到的当日,老人住着拐杖在马路边上,搬了条板凳,望着车来车往,翘首等了几个小时...没住几日,闺女又要回去了。这老人剩下的日子,真不知道能和闺女见几次

无法胜数的撕裂的亲情!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在这个特殊时代,注定是无法顾及和被遗忘的群体。

TOP

同窗,高中毕业24年,常想念,却未曾得见...却在这个国庆,见到了。
-------------
蓉是偶高中同学,住校的,一起厮混的时间多,关系算好的。高中毕业后,她没考上大学,估计也没补习再考(以前补习多年,考大学的很多)。高中毕业后,我上了大学,她则回到农村,便断了音讯。彼此的人生,从这个岔道分开,越来越远...

那时,蓉的家离县城不算远,约莫5-6公里吧。记得周末时,2-3个女同学邀好,还曾步行去过她家,住过一晚。去她家的路,都是弯弯的小道,田埂路,路两旁都是庄稼。一路走走聊聊天,没觉得远,果树掩映中,看到一幢独体的2层房子便是她家。白墙黑瓦,门前一块水泥地,然后再外侧记得是块芋艿还是甘蔗地。苗高高的郁郁葱葱,似乎筑了一道绿色的篱笆。屋舍的旁侧,有葡萄架,记得我们还摘葡萄吃来着...蓉的父母,什么模样,已经记不清了。只模糊记得,他们像大多数农民一样,勤劳质朴,热情地招待了我们。

这么多年,每次想起蓉,就不自觉地想起那个弯弯的长满野草野花的田埂,忆起那个美丽的白墙黑瓦的屋子,那块干净晒着稻谷的门前的水泥坪...这些记忆,连同蓉瘦小苗条的身形,时时浮现脑海,闪着青春的光彩...别的对蓉的记忆,二十多年的沧海桑坦,都模糊了!

大学毕业工作后,开始的一些年,生存奋斗职业发展,自己方方面面都没有安稳。年轻的心,在这个远离家乡的都市里,奋斗着思考着挣扎着漂泊着...更多地想着如何安身立业脱贫发展。蓉,估计也如我,只是在另一个层次以另一种方式,解读人生吧。只是不知彼此。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10-13 15:25 编辑 ]

TOP

引用:
原帖由 Hatty_1218 于 2015-10-10 17:02 发表
同窗,高中毕业24年,常想念,却未曾得见...却在这个国庆,见到了。
-------------
(待续)

TOP

回复 37楼Hatty_1218 的帖子

TOP

抓紧码字吧,等待续!
今晚与娃吵了几句,她竟然不吃饭,我伤感地睡不着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一米阳光@2003 于 2015-10-12 23:28 发表
抓紧码字吧,等待续!
今晚与娃吵了几句,她竟然不吃饭,我伤感地睡不着了。
好奇:因何而吵,还居然不吃饭? 看来小姑娘的心受伤了

TOP

和蓉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十六七岁的乡下丫头,虽花季年龄却不曾灿烂过 。住校读书,日子清苦简单,偶尔也幼稚地畅想过朦胧的理想和未来,自然真实地成长着。

偶尔去县城唯一的电影院,看电影,算是最奢侈最小资的事了。那时的县级电影院里,就几排硬硬的木椅子,一个宽银幕。记得看过一个曾风靡一时的电影《世上只有妈妈好》,几个女同学哭得稀里哗啦...那个至真至纯的年龄啊!那个简单的年代,没有装饰,简单粗朴,却金子般纯净,美丽无华。

蓉,成绩一般。那时候考上大学的是凤毛麟角,中专都很难。考上的算是“鲤鱼跳龙门”,人生之路上发生质的飞跃。有同学复读一年,考上了两年的金融专科学校。毕业后国家包分配到银行,现在都是县银行科级别干部。而高考落榜的,则注定将在原来的父母辈的轨道上,生存挣扎。而蓉属于后者。

常有种流行的励志言论“只要勤奋,就能读好”。凭个人的读书经历,真不是这么回事。有读书天分的,稍微用点功,就可以甩一般同学几条横马路,尤其数理化上面。在这一点,本人必须感谢上苍,给了很好的大脑和读书的天分。本人是初中毕业是全年级唯一一个考上县重点高中的女生(全年级,也就3-4个)。而到了县重点高中,偶依旧能轻松年级前几名。曾经的“辉煌”,总要成为同学聚会的回忆和谈资。

蓉,普通的农家女孩子,读书也勤奋。但那个年代高考录取率,只有不到30%(含中专),多少勤奋的学子,都无法实现大学梦。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10-13 17:23 编辑 ]

TOP

跟着追剧,经历都很像

TOP

周末,多写点
---------------
国庆期间,秋高气爽,探亲聚会的好时节。同学Z微信说:她找到蓉和R的联系方式了,今天她们都会来。心头稍有点兴奋,“失联”24年的同学,要见面了,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蓉,终于出现了,模样还是那样,瘦瘦的不算高。只是皮肤变干了,眼神有些黯淡,语声轻轻的。穿了长裙和高跟鞋,拎了个精致的小包。看得出应该为这个聚会,准备了一下的,但仍然能感觉出日子困窘。而大概就我穿得最休闲,除了工作上班,其它场合是舒服适意第一。同学见面,更是随意。

见面后,彼此没有想象的熟络,偶只轻拍了下蓉的肩膀,问:“这么多年,你都到哪里去了?”就算是寒暄问候吧。二十四年是个很长的人生跨度,不敢随意深问,谈聊也都是浅浅的。她好像也没问我什么,还好因为有别的女生一起,倒也不生分和尴尬。女同学聚会见面,闲谈甚欢。

期间,聊起我们曾经骑自行车,爬过一个很高很高的山,九九十八个弯道,个个弯道都是360度的,去一个女同学家玩。途径一个小寺庙,我们玩儿一般好奇地进去求签了。蓉说,偶的那个签很好”高升腾达“之类;她的签“还需要努力...”类似腔调;还有另一个同学F的签不太好“凶兆”之类。我们可是读书人呀,谁会信!看过,就当笑料一般,几个女孩顺手把签片丢小河里了。河水哗啦啦,就这么冲走了...这么多年了,那几片木条,连着上面的“高深”签文,不晓得流到哪里了,是否早烂化成了淤泥?

求签这事,若不是蓉此次提起,偶几乎完全忘记了。只是“把签丢进河水里”这个镜头,有剩下点碎片记忆。偶安慰了下自己:可能是因为偶经历的事太多认识的人太多走过的路太多吧,所以淡忘了。这些细节,蓉,却记得很清楚!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10-16 14:03 编辑 ]

TOP

问起蓉:她现在住哪里?她回答说住亲戚那。其实我是想问:她或她父母是否还住在那个白墙黑瓦的房子里?她说早拆迁了,因为修铁路...

这时才回过神来,记忆中那美丽的房子已经没了。世事变迁,沧海桑田,记忆却总在原地。

曾偶闻蓉离婚了,但这么多人的聚会,谁也不会去触碰。只知道蓉有2个孩子,大的马上要大学毕业,小的初一。蓉,这么多年应该是在外打工,因为当天她说本来要去A地(距离6-800公里沿海某地),因为聚会见面留了下来。

就这样,这些年经常忆起的蓉,二十四载岁月后,匆匆见面,浅浅作别,愿她一切安好!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10-21 09:03 编辑 ]

TOP

引用:
原帖由 牡丹妈妈 于 2015-10-14 16:22 发表
跟着追剧,经历都很像
偶只是找个地方记录生活,虽旺旺人气少,也没关系。看得人少,更没压力,呵

TOP

那个青春挥洒玩笑中,抽了“下下签”的同学F,则在高二的一个日头西去的傍晚,去了天堂...把人生永远定格在了花季。

F是个很安静的文气女生,情思细腻,在我们大多数写作文还是凑字数的阶段,她就写得一手好文字,长得也漂亮。

在高一下学期,总喊腿疼。大家都不当回事,以为家里农活干多了,偶尔腿酸也正常。但随着疼痛加剧,一般的休息再无济于事,无法解释。最后作为农民的父母带她去医院检查。为了确诊,又继续带她去很远的地级市医院复诊,确诊“GUAI”。懵懂无知的我们,并不真切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记得老师组织大家“热热闹闹地”捐了些钱,说要手术...然后周末,经常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去医院看望,出院后则骑自行车十来公里,继续去农村的家里看她。

后面看到F,一般都是坐在凳子上了,因为少了一条腿。只有和我们道别时,她才站起来,支着拐杖。远远地看过去,她还是那么漂亮,如风中立着的丹鹤...只是脸色更白了,也瘦削了。期间,她还经常把写的文字,给我们看,做着美丽的文学的梦想。

后来,高二了,我们去看望她次数也少了。再后来,又得知F“感冒”了,重新住进了县医院...此后,便再没有出去。因为离得不远,我们依旧轮番会去探望。每次去,都是看见她苍白的脸庞,白色的被子下面,瘦削的身子。她脸总浅浅地带着笑意,跟我们聊聊天,她的家人则一旁,尽心地照顾,喂她些吃的。我们一直无知地认为几天后,她会康复回家。

TOP

直到一天,我们一天的课上完后,吃罢午饭,晚上自修课前,溜达去医院看她。趟在病床上的F,依旧那么美丽,只是越发虚弱苍白了。记得刚还笑着,跟我们说了话的,都还好好的样子。然后就怎么找来了医生护士。临去之前的人,大概自己是知道的,F似乎争取着时间,目光离散中找着医生和护士,一遍遍说着“感谢”,我们几个愣愣地站在边上,看着这“生死离别”告别。然后,医生匆匆地忙着抢救开了。我们便出了病房。然后,没几分钟,等医生把病房门再次打开出来,只见盖在上面的白色床单。F的姐姐在病床边嚎哭...

第一次离真实的死亡如此得近;第一次感觉“生与死”只是一口气之间;第一次感觉到阴阳两隔可以是几分钟之内!这场景多年之后从未曾忘却过。此后,学校又组织了最后一次小规模捐款和送别。

故事听起来是如此的荒诞,写到这里,我不知道也无法解释。这些事情,巧合也好命运也罢,却成了真实。

-------结束


周末了,希望没破坏大家的情绪。
生活里难免有悲伤,但也有更多美好的事物

[ 本帖最后由 Hatty_1218 于 2015-10-16 16:27 编辑 ]

TOP

一路撒花 期待后续

TOP

唏嘘!
一个人的命运,是不是真是早有注定?我一直很好奇这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