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有0个人次参与评价】

[基督徒] 我们几乎忘却的好消息

我们几乎忘却的好消息

在秋雨的系列中看到这个系列的牧函,觉得很好,再单独贴出来,方便学习。

https://github.com/chengduqiuyu/-/issues/193
牧函 #6 主日一 你的上帝说,安慰,安慰我的百姓(2019.1.7)

【牧函 #6 主日一 你的上帝说,安慰,安慰我的百姓(2019.1.7)】

2018年12月9日,中国成都秋雨圣约归正长老会的王怡牧师蒋蓉师母及其大批的长执同工和弟兄姐妹,被中国当局被捕,编织各种不同的罪名。患难中的教会临时长执同工群依据长老会事先预案,开始以《海德堡要理问答》的属灵资源为主干,制定了一些列的牧养与教导计划。

在1563改教运动中在德国产生《海德堡要理问答》,在之后的四百多中成为更正教会中最受教会欢迎的要理问答。这个在动荡年代中产生的信仰问答,以一种自下而上的神学路径,不带硝烟地直接讲述愁苦之人必须知道、经历和活出的福音。这恰恰是在逼迫中秋雨圣约教会会友从三一上帝那里,蒙安慰、得坚固、做见证的根基。

有人这样总结此要理问答,“人要快乐地死去的话,必须知道的三件事:他的罪恶所带来的愁苦;从此愁苦中得救的途径和对此救赎的感恩。得救意味着接受对罪的赦免,与上帝和好,今后在永远的福乐中与他同在,事奉他,赞美他。它也包括了为从所有的罪恶和永死中得救而不尽感恩。”

也就是说,如同多数的要理问答那样(例如,奥古斯丁的《信望爱》),《海德堡要理问答》主要向我们解答福音信仰与实践的三件事:《使徒信经》,上帝的律法与主祷文。许多人都这样理解其结构:首先,它整个结构安照罗马书救恩表述的方式来安排。两个引言性问答后,就引出人的愁苦(3-11),人的拯救(12-85),和最后人的回应(86-129)。其次,要理问答的每一部分都是为教会每个主日设计的,对应一年52个主日敬拜、讲道和教导。此外,这个编排非常容易让每个圣约家庭和个人在主日晚上带领家庭敬拜或在周间来反思默想福音。

12.9教案发生后,在与一些极为关心秋雨圣约教会的牧者们多次沟通祷告,思想如何以最合适的方式牧养遭逼迫被打散的教会时,大家受圣灵感动,不约而同的开始自发的,以牧函的方式安慰和建造秋雨圣约教会。上帝也使用一位一直关注中国基督教经典教育的长老,在彼此的交流祷告中,他提到迪凯文(Kevin DeYoung)几年前的一本书。那是一本以《海德堡要理问答》为主干写的52周牧函,目的在于牧养在北美教会的弟兄姐妹,The Good News We Almost Forgot(《我们几乎忘却的好消息》)。回到家中从书架上找到这本向当代人再述古旧福音的灵修书籍,马上就决定用每周翻译一篇的方式,事奉教会的元首耶稣基督和他的新妇,因为他是每一位蒙恩儿女生与死的唯一安慰。

在你们中间事奉的牧师 主后2019年1月11日

【主日一】

问1:你生与死的唯一安慰是什么?
答: 在生和死两者之中,我的身体,灵魂都不属于我自己,乃是属于我信实的救主耶稣基督,他用宝血完全涂抹了我一切的罪恶,并且救赎我脱离魔鬼一切的权势;他保守我,若非天父允许,我的头发一根也不能掉下;他又叫万事互相效力,使我得救。因为我属基督,他借着圣灵使我确实知道有永生,也使我从此以后甘心乐意为他而活。

问2:为了叫你在这种安慰中快乐地生或死,有多少事情是你必须知道的呢?
答:有三件事我应当知道:第一,我的罪恶和愁苦有多大。第二,我当怎样从自己一切罪恶和愁苦中得到释放。第三,我当如何为这样的拯救感谢上帝。

【你的上帝说,“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第一个问题自然容易成为要理问答中最著名的。这或许是多数基督徒,甚至是改革宗信仰的弟兄姐妹,唯一听到的问答。但是我想即使如此,你只听到第一问答,这仍旧是你的福份。

另一个与此相当的著名要理问答的问题是韦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的第一问答,简单明了:“人生的首要目的是什么?就是荣耀上帝并永远以他为乐。” 我听到过对海德堡要理问答的批评意见,因为它是从“人”开始的 (“你”唯一的安慰是什么),而不是像小要理问答从荣耀上帝开始。但是如果我们要想挑毛病的话,我们也可以批评韦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因为它是以我们人应当做什么开头的,而不是像海德堡要理问答那样,以基督为我们已经成就的开始。

平心而论,两个要理问答开头都非常棒。海德堡要理问答始于“恩典”,韦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始于“荣耀”。我们其实很难找到比这两个更为贴切的词,表述圣经启示的主题。

海德堡要理第一问之所以非常扣人心弦,在于“唯一”那个词。如果它问你有“那些安慰”的话,或许你听的蛮舒服的,但是好像是些隔靴搔痒的问题。能安慰我的很多呀,比如睡觉,巧克力点心,一本好书,电影音乐等。可是当要理问答问,你的唯一安慰是什么,它更深地拷问人心。“安慰“本来是从德文词Trost,来自拉丁语consolatio这个词。 Trost在英文中对应的是Trust “信靠”,这词根意思是“确定”或“保护”。换言之要理问答在问,“什么是你人生的锚?什么是你唯一真实的安全保障?”

海德堡要理问答第一问不仅为整个要理问答设立了主旨(参见问答2,52-53,57-58),它也向我们提出一个人生中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什么给你力量在人生中坚忍到底,面对死亡毫无惧色?是你每日的读经吗?是你每个主日参加教会聚会吗?是你帮助穷人吗?是你退休金足够多吗?还是你人生里至今还没有犯过什么大罪呢?

我们活在世上,世人期待我们要在物质、权利和地位中获得安慰。但是要理问答教导我们,我们唯一真正的安慰来自一个事实,就是我们根本不属于我们自己。这是多么的抗衡周边文化和违背我们的直觉!我们能在人生的苦难与失望中坚忍,能面对死亡毫无惧色,能不惧怕来世的审判,不是因为我们的所为,或是我们的所有,或是我们的所是,而正是因为我们不拥有我们自己。

海德堡要理问答强调我们属于基督,可能来自约翰 加尔文的影响。有人对加尔文的印象是一位刻板、枯燥的教义家,但是事实上他对上帝有一颗炙热的心。倾听加尔文充满激情的心脏脉搏,这是对海德堡要理问答的极好回响:“既然我们不是属自己的,就不可让自己的理性或意志来统管我们的计划和行为。我们不是属自己的,就不能以追求那些满足肉体之事为目标。我们不是属自己的,就要忘记自己,以及我们所有的一切。反之,我们是属上帝的,所以我们或生或死,都是为了祂。我们是属上帝的,所以要让上帝的智慧和旨意主导我们的一切行为。我们是属上帝的,所以我们的全部生命都要以祂为唯一合法的目标。”

要理问答第一问塑造着我们整个的存在。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我们属于耶稣,不是属于我们自己。

然而如果我们不知道这种安慰和喜乐中生与死的须知,即使我们晓得有关安慰和喜乐的一切,这实际上对我们的帮助并不大。属于耶稣、不是属于我们自己,这意味着我们须知三件事:罪咎,恩典和感恩(Guilt,Grace & Gratitude)。接下来的要理问答将会依据这三个方面的大纲展开。首先,我们要认识我们的罪。接着,我们要认识救恩。最后,我们要认识我们怎样圣洁的事奉。

这三件事都是必须的。如果我们不晓得我们的罪——这带给我们真实的罪咎——我们必将过分确信自己有能力做正确的事,能把这世界变的更美好。我们必将对我们最基本的问题视而不见,最基本问题不是缺乏教育,或缺乏机会,或缺乏资源,而是罪及其它带来的愁苦。但是,如果我们不晓得怎样从这罪和愁苦中得自由——这是来自上帝的恩典——我们要么自己努力徒劳无功的自救,要么在绝望中完全放弃一切尝试。此外,如果我们不晓得怎样感谢上帝,对这样极大拯救没有感恩之心,我们必然活在自我中心,自我陶醉的泡沫里,而这根本不是上帝一开始把我们从自己的罪和愁苦中救拔出来的原因。如果基督徒能够持守三件事里的每一件,而不只是握住一件或两件而已,我们就会避免把自己陷入各种糟糕的神学和各种馊主意。

亲爱的弟兄姐妹,千万不要忽略头两个问答中包含的基本先设:我们被召要在这安慰中快乐的生和快乐的死。因为忽略这个基本先设,太少基督徒的人生见证出这现实:人生有多么艰难愁苦,同时对于属于基督的意义默想有多么缺乏。安慰不意味着基督把人生中的坏事都已除掉。正如乌尔西努(Zacharius Ursinus要理问答的主要作者)表达的,安慰“来自一个确定的思辨过程,在其中我们以美善抵挡邪恶,借着对此美善的合宜思量,我们可以减轻我们的悲伤并能耐心忍受邪恶。” 换句话说,摆在我们面前这更大的喜乐超越了现在经历的任何苦楚。

当我们默想在这安慰中的活法与死法,我们或许想到坐在高级按摩椅(La-Z-Boy)的不同倾斜角,背部按摩,口里嚼着美味的食物(吃了也不增肥)的情节。但是要理问答脑海中是一个全然不同的安慰,更深,更高,更丰富和更甜美的安慰。只有透过承认我们的罪,而不是找借口;透过信靠那一位,而不是靠我们自己;透过感恩的人生,而不是被感谢,我们才能得到这奇妙的安慰!

TOP

https://github.com/chengduqiuyu/-/issues/194
牧函 #7 主日二 愁苦人喜爱陪伴(2019.1.14)
【牧函 #7 主日二 愁苦人喜爱陪伴(2019.1.14)】

【主日二】

问3:你从何处知道你的愁苦呢?
答:从神的律法。

问4:神的律法对我们有什么要求?
答:基督已在《马太福音》廿二章37-40节总括的教训了我们:“你要尽心,尽性,尽 意,尽力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 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问5:你能完全遵守这诫命吗?
答:不能;因为我的本性是倾向于憎恨神和邻舍的。

【愁苦人喜爱陪伴】

与其他主题所花的时间相比,海德堡要理问答在人的全然堕落上并没有花过多的笔墨。要理问答关于恩典的部分涵盖了27个主日,74个问答。而感恩部分只是稍微短一点,跨越21个主日和44个问答。罪的部分是最短的,只有3个主日和9个问答。要理问答的作者渴望海德堡问答成为安慰的管道,而非定罪。

但他们也意识到,真正永久的安慰只会临到那些知道他们需要被安慰的人。为了经历福音的安慰,我们首先需要的是对我们的罪开始坐立不安。福音的安慰无法绕过罪的问题,或无视罪,好像那些倡导正能量的布道家和自我打气的大师。它要求我们直面罪,承认罪和对付罪。当许多人会告诉我们,“不必聚焦罪,轻松自在点吧,我们其实不是什么‘坏人’”,要理问答却说的正好相反。为了有真正的安慰,我们必须首先看见我们因罪导致的愁苦。

我们看到我们愁苦的方式是借着律法。上帝的律法是好的(提前1.8),所以问题不是由律法引起的。问题在于我们无法遵守律法。任何仔细持久默想十条诫命,联想起律法书里的613条命令,都会让任何诚实之人感到自己像是屹耳(小熊维尼中的驴)—— 阴沉,灰暗,和忧虑。圣经里充满了许多美好的道德诫命,它们本可以是很激励人的,可惜我们都不再是道德美好的人了。

我们常听人说,所有的宗教基本上大同小异,都鼓励人要爱邻舍,帮助穷人,饶恕他人,而且通常这些人都和颜悦色,富有同情心。即使这些是真的(其实当你具体到实处,绝非如此),它都是误导人,因为基督教主要不是宗教,来遵守一些道德规条。基督教是宣告一位上帝来拯救那些无法遵守道德规条的人。

律法无法激励我成为一个更好的我,或在我里面找到什么神灵。律法把我打回原形,向我显明我是多么地愁苦。虽然目前在美国有人对矗立在法院和学校外面的十诫大惊小怪,难道我们忘了律法远远不止是一套伟大的原则吗?当然,律法是包含着许多伟大的原则,它们都是要向我们显明出我们的一败涂地。

让我们澄清一下:耶稣遵守了律法。他来不是要废除律法(太5.17)。耶稣教导我们要爱上帝和爱邻舍,完成整个旧约规条和要求。这是为何耶稣教导了记载在马太福音22章,对律法做了简明美好的归纳总结。

但是耶稣的标准是无人能及的。我经常听到当今人们对福音的错误解释,把福音仅仅视为是一个邀请,让人进入一个人生国度的途径。例如,有这种说法,耶稣在约翰福音14.6说了,他作为道路,真理和生命只是意味着耶稣是最好的生活方式。这当然是对的,耶稣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但是,无人能活出耶稣的样子!我们从未有过,并且将来也无法做到。

我们无法像耶稣那样活着,因为要是没有圣灵在我们生命里作工,我们绝不可能活出那样子的。我们多数人都不能把房间打扫的令自己满意,或严格按照我们想要的家庭预算来消费,或按照我们的意愿管理时间。所以,究竟是什么让我们认为我们能有耶稣那样的活法,都能按照上帝对我们的要求行事为人?要理问答对这问题表达的直截了当:“我的本性是倾向于憎恨上帝和邻舍。” 这句话总结了大量的圣经教训。没有义人(罗3.10)。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 (罗 3.23)。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 17.9)。自然人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 2.1)。按照本性,我们渡过的日子常存恶毒,嫉妒的心,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多 3.3 )。这样的经文可以源源不断向我们袭来,要求我们顺服,直到我们呼求,“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祸哉!我灭亡了!”(赛 6.3,5 )。

我们无法完美遵守613条命令。我们也无法遵守十条诫命。我们甚至无法遵守两条大诫命。难道不是讽刺吗?要理问答尽然是借着圣经中最宝贵,最神圣的经文之一,来显明我们的愁苦。每个人都爱马太福音22章。“只要教导两个最大的诫命”,人说,“免了神学争论,免了教义,少谈命题主张。爱上帝,爱邻舍——这就是跟随耶稣的真谛。” 不错,但是如果我们今天第10次地藐视了上帝,又忽视了邻舍,我们该转向哪里得安慰呢?你真的能以你全人的每一个部分来爱上帝吗?从未把任何人,或美梦理想,或财产名声放在祂之上?难道你真的爱人如己,总是为了别人的好处打算,常把他人的需要优先考虑,总是愿意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人?

很多人,包括心存好意的教会领袖,急切的要把基督教归纳简化成大诫命,或登山宝训,或八福,或弥迦书6章8节,或其他一些上帝伦理要求的伟大总结。但是,如果我所有的只是上帝对我人生的道德要求,我其实比那沮丧的岐耳驴更加糟糕。我自己努力成为好人,与上帝对我的要求相比,一定只能是愁苦。如果作为跟随耶稣的人意味着只是我要为祂干一组新的事情,我必定会被定罪,感到沮丧和愁烦的。正好相反,我跟随耶稣最要紧的应该是宣告祂已经为我成就了大事。

TOP

https://github.com/chengduqiuyu/-/issues/195
【主日三】

问6:上帝造人就是如此邪恶和悖逆吗?
答:不;上帝造人原本是善的,且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就是公义和圣洁;以致他能正确地知道他的创造者上帝,诚心爱他,与他同住在永福中,赞美,荣耀他。

问7:那么,这种堕落的人性是从何而来?
答:是从我们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在乐园中堕落与悖逆而来,因此我们的本性变得败坏,我们都在罪里成孕出生。

问8:是否我们都堕落深沉,以致完全无心向善而只倾向于恶呢?
答:是;除非我们都由上帝的灵重生。

【实在就是那么糟】

为何我们是现在的这副样子?为何我们如此自我中心和自我关注?难道这就是上帝起初造我们的样式——猥琐、傲慢和悖逆?

对上面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上帝起初造我们是为了像祂。有时我们会听到这说法,“哎,这孩子和她妈就像是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 我不清楚这个说法的来历,但是我们多数人都听到这类的说法。意思是“她相貌举止跟她妈像极了。任何人都能认出他们是亲生母女,一家人。” 类似地,我们被造就是这样扣出来的上帝形象。

这不意味着上帝有物质的身体,有两米高、蓝眼睛。这里的意思是亚当夏娃被造里带着上帝的性情,作为上帝的代理人在地上生活。我们人绝不只是一堆分子生物。我们绝不只是血肉骨骼,肌肉皮肤的总和。在上帝造的活物中,我们人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能认识上帝,听见上帝,与上帝沟通,并与上帝相交联合。这是长颈鹿、甲虫,甚至是哀伤的鸽子无法享有的。我们比植物、动物、山川河流和各类微生物更加重要,更为聪明,更加灿烂,就是因为我们在上帝所造万物中是独特一类,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诗篇 8.5)。我们有灵魂。我们被造是要认识上帝,并像上帝。这是起初原来的情形。

但是这一切已经改变了。让我们回到伊甸园。善恶树是分别树。设立在园中试验亚当。上帝基本上说,“顺服就活着,悖逆就死亡。”始祖亚当悖逆,所以死了……,导致乐园死了,我们也死了。

作为堕落的后果,羞耻创入了这世界——亚当夏娃意识到他们赤身露体(创3.7);恐惧创入了这世界——亚当夏娃躲避上帝(创3.10);怪罪创入了这世界——那人(亚当)怪罪上帝赐给他女人(夏娃),女人怪罪蛇引诱了她(创3.11-13)。苦楚创入了这世界(创3.16)。关系破裂(创3.16)。生活存留成了劳苦愁烦(3.17)。

因着亚当犯罪,上帝诅咒那蛇,诅咒那女人,诅咒那男人,诅咒了那地。为此,蛇爬行,女人们都受生产儿女的苦楚,男人们都承受做工的劳苦,大地长出荆棘和蒺藜。换句话说,整个受造物都落在虚空的辖制下,急切指望脱离败坏,得享自由(罗 8:20-25)。

不但如此,因着亚当犯罪,人性已受到玷污。正如19世纪圣公会主教JC莱尔所言,我们人如同捣毁的圣殿。作为上帝形象的受造物仍旧保存原来灿烂尊贵的痕迹,但原来荣耀的圣殿现在呈现的是破裂的窗户,坍塌的梁柱,堵塞的门道。我们不再是起初的样子,已变得面目全非。

要理问答清楚地指出,我们不光简单效法我们老祖宗,亚当夏娃,步其后尘。我们生来具有被蒙蔽的天性,继承那种从娘胎里生来具有的污秽。如果我们要想通晓要理问答和基督教,我们必须切实把握这一点。我们基本的麻烦不是有一双糟糕的父母,一塌糊涂的学校,给我们坏影响的朋友,甚至是日渐败坏的周遭环境。我们基本麻烦是自己腐烂的心,是我们中间的每一位都生来具有的那种败坏。

“得了,得了”,您或许会承认,说,“我是一个糟糕的人。我做错事,我不完美。我都同意。但我还没到那么坏吧。” 请您别着急,要理问答还有话讲。我们不光是不完美,用神学术语说,我们都是全然堕落的人。这并不意味着未重生之人无法作出道德上令人赞叹的举动。全然堕落有两个含义:(1)我们全面的(在想法、心思和意志上)败坏;而且(2)我们无能做出真正的义行,因为我们自己的“善”不是来自信心,不是为了上帝的荣耀。

这是事情的本相:我们生来倾向恶(创6.5)。我们都如羊走迷偏行己路(赛53.6)。甚至我们所有的义行在主面前都像污秽的衣服(赛64.6)。

这里实在有太多的坏消息,毕竟我们是在谈论人的愁苦。但是,根据要理问答8问的答案,人还有盼望。我们无能行善而倾向邪恶,除非 我们被圣灵重生了。很遗憾,“重生”这个词语在美国已经成另一个社会政治类别。我们都忘记了它的原本来历。借用旧约先知以西结的预言,耶稣是第一个使用这个词语的人。他告诉犹太教师尼哥底母说,“你必须重生。”(约3.7)

我们必须牢记耶稣这一命令。是的,耶稣要我们爱,赦免,祷告,谦卑,行公义,且乐意怜恤。但我们绝不能忘记这源头性的命令——“必须重生”,唯有从这里顺服的河才能流淌。试图靠自己活出耶稣的生命是无法让我们进入永生(天堂),若我们未重生,时间久了这反而会使我们沮丧。这是那些好意关注社会的基督徒有时会走偏之处。他们想让世人活出耶稣的生命,但是他们忘了这个现实,除非耶稣的灵首先改变了我们,我们是根本无能活出耶稣的生命。

我们必须领受一个新心。我们必须重生。我们必须归正(悔改信靠)。我们必须被改变。基督徒生活 —— 活在对上帝的信靠、在基督里的盼望和彼此相爱中 —— 的这些必要特性中,首要的是生命,这是圣灵超自然地赐给人的崭新开始。我们必须从上头再生一次。

TOP

https://github.com/chengduqiuyu/-/issues/197
【主日四】

问9:那么,上帝在他的律法中要求人行他不能行的事,岂非冤屈人吗?
答:不;因为上帝造人,叫他本来能行律法但人因着魔鬼的试探;他自甘悖逆,把自己和后裔行善的这种能力夺去了。

问10:上帝是否放任这种悖逆和背信,而让它们不受刑罚呢?
答:决不;他极厌恶我们生来就有的罪和本身所犯的罪,并要在今生和永恒中用公义的审判去刑罚罪恶,正如他已宣告:“凡不时常遵守律法书上所写的,都是被咒诅的”。

问11:上帝不也是慈爱的吗?
答:上帝确实是慈爱的,但他同样也是公义的;因此他的公义要求那干犯了至高上帝之威严的罪恶,必须受到极刑,就是身体和灵魂同样受到永远的刑罚。

【我们爱公义,上帝更是如此】

既然我们没有能力顺服上帝的律法,当我们违背律法时,上帝为何不悦呢?这正是第9问的要点,这绝不是无稽之谈。你若让你八岁的女儿飞越到月球去,她大概连离地几寸都跳不到,你不会为此打她屁股,对不对?你若真的打了她,你大概是个挺烂的父亲。其实,你的朋友们还会问,“你干嘛逼你的女儿往月球上飞,你怎么了?”这要求是对人不公平的,因为这要求是那些人自身全然无能力完成。因此,上帝这样作公平吗?惩罚人只是因为他们违反了他们本来就无能力遵守的标准?

对这个问题的一种回答,是思想上帝对那些信靠祂之人成就了什么。根据圣经教导,我们不光在罪中沉沦,我们是死在罪恶过犯中。但是非常感恩,上帝没有就此放弃我们。祂改变我们心灵,赐给我们信心,并给我们在基督里的新生命。换言之,一个谦卑的心将会顺服上帝发出的任何命令,另外,一个相信的心同样会信靠上帝,透过圣灵我们能得到能力去顺服这些命令,这本是我们绝不可能遵行的。我们真的无能力遵守,但是上帝能胜过我们的败坏,使我们愿意并能够为祂而活。

然而,这不是要理问答对第9和第10问的回答。海德堡要理的答案把我们指向亚当是圣约的头。亚当是我们的立约代表,全人类的头,若他当时能顺从上帝的试验性命令,遵守了工作之约,亚当和他的后代都会活着。在奥秘中,当亚当犯罪时,我们都在他里面参与了,就如信徒都在基督里,与祂的受死与复活有份。因此,在亚当里,我们都曾有过一次唾手可得的顺命机会。但是,因着亚当悖逆,其余人类是跟他一起的,亚当和他的后裔就面临属灵与身体的死亡。

这就意味着我们每个人生来都带着原罪和原罪咎。原罪指的是我们从亚当那里继承的罪性。原罪咎则指罪责,即我们生来就与他人一同参与了亚当的罪。因此,就我们本性而言,我们不但是道德上受玷污还是可怒之子,即使我们在自己肉身中犯罪之前(弗2.3),都该受上帝的责罚。罗马书5.12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当保罗说, “众人都犯了罪,” 他的意思不是“众人在我们一生中都犯了罪。”他的意思是“众人在伊甸园都犯了罪。”罪是从亚当入了世界。死临到人是那个罪的后果。而且,死亡蔓延到其他所有人中,因为其他的所有人基于创世记3章,在亚当里、在伊甸园的时刻就都犯了罪(译者,其余人类是亚当的同案犯)。

我们知道这是保罗的意思,因为在第18节他就把一次的过犯(亚当吃禁果)与一次的义行(基督十架之死)比较。正如因一人的悖逆,借着我们与亚当联合,众人都被定罪而死了(这不只是我们后来犯罪的后果)。照样,因一人的顺从,借着我们与基督联合,众人也称义得生命了,这本不是我们后来行善事的后果。

这很像玩梦幻橄榄球赛游戏。在梦幻橄榄球中,你选择你的球员,当球员步步推进,攻入对方大本营得分,你的梦幻橄榄球队就得分。你的肉身并没有做什么。你只是座在你的地方看游戏比赛。你并没跑到对方大本营。可是你会大谈你的 球队,你的 得分,你的 输赢。这些球员是你的代表。这正是保罗在罗马书中的论证。亚当做了古往今来每个人的梦幻队的代表,这就意味着我们都输了。当亚当犯罪,我们就都犯罪。为此亚当受到死刑的惩罚,我们也同样受到死刑的惩罚。

因此,总而言之,上帝有权力在当下和永恒中审判我们,有两个理由:(1)我们已经违背了律法,这本是我们起初有能力遵守的,并且(2)我们在亚当里犯了罪,因这个罪遭受死的审判,如同亚当一样。

谈完了罪咎和审判,第11问题期待人们有理由反对:“但上帝不也是有怜悯的吗?这个问题再熟悉不过了。我和基督徒有过数不清的交谈,再别说非基督徒了,他们都难以接受上帝忿怒的观念。“在忿怒上帝手中的罪人?”他们嘲笑。“我们早就不信天降硫磺与火,那套清教徒的东西了。我相信的上帝是慈爱的上帝。”

但是没有圣神忿怒的圣神慈爱根本毫无意义。当我们弱化上帝的公义,我们非但没有高举祂的怜悯,反而弱化了。当我们看到上帝怜悯不光是对所有人的普遍良善,而是借此使上帝的百姓在基督里,从他们本该受的忿怒和刑罚中蒙拯救,上帝的怜悯就展现出其完全的能力和无尽的甜美。

上帝的公义要求惩罚罪、悖逆和偶像崇拜。我们通常不情愿拥抱上帝有权施行公义,但是当体育比赛你看到裁判对我们球队吹偏哨时,我们都会站起来,对着电视机大叫。当我们保险公司拒绝按合约承诺的支付陪偿,我们都立刻感到愤愤不平。我们都有公义感。但是,奇怪的是当上帝被冒犯时,我们却不认为上帝会在意公义。

我们需要一位上帝,他有权柄做道德的审判。如果上帝都以全部一样的方式爱每一个人,那么他的爱究竟意味着什么?被上帝所爱又意味着什么呢?若我们的上帝是善恶不分,不审判邪恶的话,那我们的宇宙就变得无法理喻,不公义导致痛苦将更加巨大。欢喜快乐吧:正如我们喜爱公义,我们的上帝也喜爱公义!

TOP

https://github.com/chengduqiuyu/-/issues/198
【主日五】

问12:既然我们因上帝公义的审判,应受到今世和永远的刑罚,那么我们怎么才能逃避这刑罚,并且能再次蒙上帝恩宠呢?
答:上帝要求他的公义得到满足,因此我们必须满足他的公义,不是由我们自己达 到,就是由别人完成。

问13:我们自己能够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吗?
答:决不能;实际上,我们天天增添自己的罪咎。

问14:有任何(仅是)受造者能够为我们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吗?
答:没有;首先,因为上帝不会将人自己所犯的罪加罚于其他任何受造者;其次,仅是受造者不能担当上帝对罪恶所发出的永恒忿怒的重担,而能使第三者从其中得救赎的。

问15:那么,我们需要寻找一位怎样的中保和救赎主呢?
答:一位真实而无罪的人,但却要比一切受造者都更有能力,就是一位同时也是真上帝的。

【然而并非是两位,而是一位】

虽然地狱这个词没有提到,它确实是第五个主日的一个主题。当今不少基督徒不愿意谈论地狱这的话题。他们忽略它,否认它,或在这方面奉行怀疑论调。我们很多人闭口不谈上帝的忿怒,不愿意分享福音信息是与从上帝的审判中得拯救有关系。好像福音隐含的意思必须只是导向上帝的慈爱和对世界的良善。而且太过经常的,福音首先被解释成一个无私的爱,服侍人,为他人牺牲。确实,这是福音的核心。但是我们是要借着这位来拯救罪人的基督,宣扬(祂)无私的爱,服侍人,为他人牺牲。

在我们谈论拯救这个星球之前(右翼口号是“为基督再赢得美国“,左派则请人加入“唯一的动员”),我们需要听到是耶稣如何拯救罪人!从我的所见所闻中,青年人对宣教使命的关注倾向从拯救灵魂转向拯救这个世界。关注点经常是社会性的议题与属灵的无关。本来这两个议题不必彼此排斥。那些面对“属灵”议题的必然不能忽略“社会”议题,而那些参与“社会”议题的必须完全拥抱“属灵”议题。

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一些基督徒,他们渴望试着减少这世界的苦难,却对永恒的痛苦漠不关心。每一个参与宣教使命的基督徒 — 无论是医疗、教育、农业、或者就是单做一个好邻舍 — 都应该关心现实人生的痛苦,渴望有机会与每一位需要听福音的人分享福音。要是耶稣真的错了,我们就不必怕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祂了(太10.28)。

要理问答再次扭转我们对人类处境危机看法:光凭我们自己,上帝不但不会站在我们一边,还会攻击我们。上帝对罪的忿怒不会自然地从圣经页面上消失。在马太福音25章中,耶稣不光命令我们给最小的弟兄吃和穿,他还警告我们在羔羊婚宴时有童女被关在门外(10节),有仆人被丢在外面黑暗里(30节),还有一些人要往永刑里去(46节)。看着这些发人深省沉重话语,我们必须承认,地狱是真实的,有些人将会下到那里去的。

上帝的公义意味着我们现在和将来都该受惩罚。上帝绝不会撒谎。祂绝不会改变。同时祂也不可能违背祂自己公义的属性。祂无法挥挥手让违法者逍遥法外,好像特别能容忍,对什么都包容。罪必须赎罪赔偿,罪人必须受到责罚。

那么,若上帝不违背自己,必须维持宇宙的公义,这里就有两个选项。要么我们自己来付罪债
,要么有人为我们代付罪债。问答13马上否决了第一个选项。我们根本无法补偿赎自己的罪,一方面因为我们自己是有限的,无法补偿我们对无限上帝的过犯,另一方面因为每一日我们有更多的犯罪,我们的罪咎在不断增添。“你加载十六吨,你得到什么呢?” 古老民歌在遥问。“日见衰老,债台高筑。” 在我们属灵生命上这是类似的。我们无能偿还我们欠上帝的罪债。我们越挣扎地从谷底出来,我们就越陷得更深。

“有其他任何受造活物能够……?” 第14问到。“有任何(仅是)受造者能够为我们满足上帝公义的要求吗?”答案再一次是否定的。首先,上帝是公平的,祂不会为了人的罪来惩罚其他受造者。只有血肉之躯能够救血肉之躯(希2.14-18)。换言之,要用一个同样的家庭成员来救这个家庭。其次,其他受造者为我们付罪债,与任何人代付一样存在同样的问题 — 资金不够。上帝永恒忿怒的重量远大于任何的动物、圣徒或天使的承受度。

正如你看到的,海德堡要理问答的逻辑是直接地带领我们迈向基督。我们的拯救者到了第五主日才亮出名牌,这是问题15在桌面上的唯一选项。若上帝不会为了人类的罪惩罚非人类,但同时一个人又无法承担上帝忿怒的重量,唯一能够拯救我们的必须既是人又是上帝。我们需要一个中保他能够按手在我们双方身上(伯9.33)。我们需要一个义人拯救堕落的人,一个神人承受上帝的咒诅。我们需要“一位真实、无罪的人,……同时也是真上帝。”

教会花了几个世纪在面对异端错误的纷争中,确立了这个宝贵的真理。几乎所有的早起异端在某种程度上都在基督的位格上出问题,他们要么否认耶稣基督的全然神性(亚流派),或祂全然的人性(幻影说),或二性混淆(优迪克主义),或二性分离(聂斯托里主义-景教)。他们在当时因着妥协好像很有吸引力,其实没有任何正统的信仰,因为除了神-人能够拯救人脱离上帝的审判。我们需要一个能延伸到两边对岸的桥梁,横跨圣洁上帝与背叛子民之间的巨大鸿沟。我们需要一位中保,正如亚他拿修信经所言,他是“完全的上帝,又是完全的人”,然而“并非是两位,而是一位”基督。

TOP

https://github.com/chengduqiuyu/-/issues/199
【主日六】

问16:为什么他必须是真实和无罪的人?
答:因为上帝的公义要求那同样犯了罪的人性本身要为罪做出补偿;但人人都是罪人,故无人能为别人赎罪。

问17:为什么他必须同时是真上帝呢?
答:他要透过他神性的能力,在他人性中担负上帝的忿怒,如此便为我们取得并恢复了公义和生命。

问18:谁是那位中保?谁同时是真神,又真的是无罪的人?
答:我们的主基督耶稣,“上帝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

问19:你从哪里知道这事呢?
答:从神圣的福音,这是上帝自己首先在乐园里启示的,以后由神圣的族长和先知宣布了,再由律法中的献祭和其他礼仪预表了,最后由他独生爱子成就了。

【满足要求的代替】

在问答第16-18中暗含了几个十分重要的神学术语,用来描写基督在十字架上的作为。赎罪意思是基督之死除去了我们的罪和罪咎(问答第16)。救赎意思是基督之死把我们从律法的咒诅和罪的刑罚与权势下买赎出来(问答第18)。和好意思是基督之死恢复了我们与上帝的关系(问答第18)。挽回意思是基督之死平息或安抚了上帝的忿怒(问答第17)。

所有四个术语(当然还有其他的)抓住了十字架基本的圣经层面。有关耶稣最好的消息就是,借着祂我们的罪得赦免,从律法的咒诅中获得自由,与上帝和好,并能有确信的站立在我们的创造主面前。

这一切都在向我们宣告福音(问答第19)。福音既不是呼召我们活出国度的人生,也不是关于我们能为上帝作什么的信息,更不是描述我们对文化更新所作的努力。基于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章对福音的总结,福音是好消息,就是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并且第三天从死复活。我前面会提到这些术语,因为第六主日把我们引到这些真理,因为这些词汇界定的观念经常遭人否决,弱化,或边缘化,说这不过是代替性救赎的“理论”。到此,我想讲一个故事。

几年前,我自己给我所在宗派的教会领袖写了一份长信。我写信是回应一个人对我所参与的一个群体的一些批评。这批评整体来看是合理的,里面问了一些好问题。但是从中我读到最令人吃惊和失望的,是这一句话;“实际上我在圣经里没有找到任何一处,说到上帝的忿怒倾倒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身上。”

我在信中直接涉及到赎罪论的回应,福音与第六主日主题,大体如下:

“这是个让人震惊的陈述(上面斜体字的那句话)。为了确定我正确理解这句话,我至少读了十遍以上。如果此话是对的话,我们教会大多数目前正在宣讲的根本就不是福音了!我们这几百间教会宣讲的难道不是这个信息吗:上帝按祂的形象创造了我们;因为堕落我们就本性而言沦为可怒之子;靠我们自己我们根本无法在圣洁上帝的面前站立;因为冒犯了这位上帝我们就该受到刑罚;但是,在爱中上帝差遣祂的儿子担当了我们的罪,承受了我们该受的刑罚;上帝的忿怒倾倒在耶稣身上,耶稣的义借信心归算给我们 — 难道这不是福音吗?当然,关于福音和基督教的故事,可罗列的还有很多,但是绝不会比这些更少了吧?我无法控制我的哀伤,在美国改革宗教会(RCA-Reformed Church in America)中有人会否认福音的这些核心内涵,这福音在我们的信仰告白中是不断重复陈述表达的。”

“我能在圣经中找到许多部分,无论直接还是间接地,教导我们上帝的忿怒倾倒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身上。 你可以想一下出埃及记12章记载的逾越节。代替性刑罚出现在逾越节的核心 — 上帝将祂的忿怒倾倒在被杀的羔羊身上,而不是祂的子民身上。为此,在约翰福音中这一脉相承的思想再度呈现在施洗约翰对耶稣的认信中:“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福音 1.29)。我也在利未记16章赎罪日的礼仪中,看到上帝的忿怒倾倒在预表耶稣的祭牲上。此外,以赛亚书53章尖锐地触及到同样的主题。耶稣作为受苦的仆人,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 正是主耶和华定意将祂压伤,将祂的忿怒倾倒在祂仆人身上。”

“类似地,马可福音10章45节教导,耶稣将舍祂自己的性命作多人的赎价。这个赎价不是像一些中世纪神学家错误的教导那样,给了魔鬼撒旦,而是当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献与父上帝(以弗所书 5.2)。马可福音10章38节,耶稣问祂的门徒们,‘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 后来在客席马尼园,耶稣恳求祂的阿爸天父,‘求你将这杯撤去。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马可福音 14.36)。耶稣肯定在思想这些说到喝上帝忿怒之杯的经文,如诗篇75.8;以赛亚书51.17;耶利米书25.15-16,以西结书23.32-34;和哈巴谷书2.16。约翰福音3章14-18节教导说,上帝差遣祂的儿子来是要被高举在十字架上(如同摩西旷野举蛇,拯救百姓脱离上帝的审判),好使上帝的震怒不留在信靠祂之人的身上。罗马书3章21-26节教导,上帝设立耶稣作挽回祭(propitiation,参见Leon Morris经典之作,《使徒性的十架讲道》),透过在我们的位置上代替我们,挽回或转离了上帝的忿怒。罗马书5章8-10论证,在我们还作上帝仇敌的时候,基督就为我们死,好使我们得拯救免去上帝的忿怒。加拉太书3章13节说,基督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刑罚。约翰一书4章10节教导,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约翰一书2.2,希伯来书2.17)。还有许多其他经文。”

在基督教神学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我们的十字架神学。我们必须很清晰地讲论福音的核心,就是透过神圣的自我代替达到神圣的自我满足的好消息。永不妥协十架神学;永不稀释十架信息;永不停息地颂赞十字架的荣耀,因基督在十字架上承担了本该属于我们的刑罚,好让我们可以得到原本唯独属于祂的永远的福分。

TOP

【牧函 #14 主日七 真信心(2019.2.18)】
https://github.com/chengduqiuyu/-/issues/202
【主日七】

问20:因为亚当,众人都灭亡了,是否因基督,众人就都得救呢?
答:不;只有那些借真信心而连接于基督,并接受他所有恩惠的人。

问21:什么是真信心?
答:真信心不单是一种确实的知识,借此我把握到上帝在他的话语里向我们启示的一切真理,同时也是一种真心的信靠,是圣灵透过福音在我里面作成的,叫我知道靠着上帝的恩典,只因基督的功劳,上帝白白地将赦罪和永远与上帝和好的救恩不仅赐给别人,也赐给我。

问22:什么是基督徒所必须相信的?
答:就是在福音里向我们所应许的一切事,这福音也就是在我们基督教不容置疑并全世界所承认的信条中所教训我们的。

问23:这些信条是什么?
答:

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的主。
我信我主耶稣基督,是上帝的独生子;
因圣灵感孕,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
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难,被钉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降在阴间;
第三天从死里复活;
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边;
将来必从那里降临,审判活人死人。
我信圣灵。
我信圣而公之教会;我信圣徒相通;
我信罪得赦免;
我信身体复活;
我信永生。阿们。
【真信心】

基督教信仰的整个故事可以用两个亚当来总结。第一个亚当 — 在伊甸园中背叛上帝 — 作为代表整个人类的头,不顺服上帝,就把其他生命带入罪和愁苦中。第二个亚当 — 在客席马尼园哀求上帝 — 作为代表整个选民的头,至死顺服上帝,为一切相信之人完成了救赎。

因此,救赎不是一个权利而是福份。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被拯救。虽然人类的堕落是普世性的,拯救却不是这样。唯有借着信心我们才能与基督联合,分享祂成就的一切救恩益处。没有信心,我们是死在过犯与罪中的。正如耶稣给尼哥底母解释的,“信他(上帝儿子)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上帝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 3.18)

但是,何为真信心呢?任何一个进到教会的人都已经对信心这个词耳熟能详。我们是借着信心得救的。我们凭信站立。我们必须认真自我检视查验我们是否在信心中。我们靠着信心去天堂;没有信心的就去其他的地方(译者注,地狱)。但是,究竟什么是真信心呢?要理问答给了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答案。

信心是“知识与信靠” (问答第21)。这里我们用两个字词,头脑和心灵,来归纳基督教信仰。真信心是知识:我们必须明白一些知识,明白一些关于上帝和福音的知识;我们不可能对基督一无所知就得救了。同时,真信心是信靠:我们必须信任、拥抱和感受到我们所明白这些知识的荣耀性。即使鬼魔也有正确的神学(雅各2.19)。知识是必要的,但是光有知识是不够的。

此外,信心也是“一个深厚根基的确据。” 这不是傲慢,而是确信。我们应当对那些有疑问的人充满怜悯(犹大书22),但是怀疑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要的信心不是持续徘徊或流浪的,而是确定和坚固的。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 11.1)。

信心是“因着圣灵借着福音而产生的。”真诚信靠上帝不是来自于那些高超智能的特性,也不是来自耳根子软的特性之人的运气。这本是上帝圣灵重生我们的作为,透过我们听到有关耶稣基督的福音而生的信心。我们透过信心接受的救恩是一个礼物,信心本身也是一个礼物。

信心是谦卑。它终结了一切的自夸,只夸十字架,同时驱走任何功德的思想,除了靠基督为我们得胜的功劳。

信心是个别的(位格性的)。信心不是信靠一个抽象的概念——上帝是爱,或耶稣在十字架上为罪人死。信心是位格性、个别的,相信上帝爱我,耶稣为我受死。信心信靠上帝不只是差遣祂的儿子来这个世界为人类做一些奇妙的事情。上帝差遣祂的儿子在我的位置上为我活,为我死。救恩远不止是一个概念而已,它是一个信靠、确信。真信心相信“我被赦免,我与上帝和好,而且我有永生。”

但是如果上述特征是信心的样式,那么信心到底相信什么呢?我们得救不是在于相信任何东西,好像上帝只想让人们保持通常的乐观和充满盼望。我们信心的对象是整个问题的关键。不管我们的信心有多么真诚,若它信靠的不是福音而是其他什么的,这信心仍将是真诚的错误。说到底,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罗马书1.16)。

当然,福音并不是那么容易被界定。就最根本而言,福音就是关于耶稣基督受死与复活的好消息(哥林多前书15.1-8),但是更广义而言,它可以是大到基督教信仰整个信息和叙事的一个总结(提摩太后书1.8,2.8)。在要理问答第22里“福音”用法就是后面更广泛的含义。这福音就是作为一个基督徒必须要相信的一切。

我们都应该听过这话,“核心议题要合一,次要议题给自由,凡事都要存爱心。”几乎每个基督徒都喜欢这个说法,但是人们划分这些议题的边界却不尽相同。海德堡要理问答延续教会古老的传统与理解,教导说古老的使徒信经是福音核心议题的一个很好的总结,见问答第23。认为在这12条信经外没有任何核心议题是不智慧的。因为后来还会出现其他的争议,其他关键的教义需要界定。例如,之后的尼西亚信经和迦克顿信经,在早期教会中对基督教信仰(基督论,翻译注)的界定也是同样重要。类似地,有另一种不智慧的说法,认为在使徒信经之外就没有什么值得谈论或宣告的真理了。因为即使海德堡要理问答都毫不犹豫地解释了其他的一些教义,对一些其它神学议题有“自己的立场”。

但是,如果你想要对我们的核心信仰找一个简明扼要的总结,没有比用使徒信经做起点来的更加合适。若想历史性地、有意义地界定何为基督徒,其基督教信仰至少应该涵盖了使徒信经的内容。在一个神学经常被忽略和设定界限被嫌弃的世界里,我们绝不能忘记作为基督徒有一些核心信仰是我们必须相信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