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有0个人次参与评价】

[基督徒] Q Y圣约12.9最新消息

【代祷信息补充更新】

2021年10月28日上午大约10点半,秋雨圣约教会舒琼姊妹家被警察非法强行撬开门进入,当时在他家里本教会的两位弟兄王献一弟兄和陈志斌弟兄,以及舒琼姊妹被带走。舒琼姊妹和丈夫王松被打伤。孩子头部也受了一点伤。截至晚上19:40,王献一弟兄、陈志斌弟兄和舒琼姊妹还在派出所。

TOP

秋雨圣约教会本周公祷事项【20211128】

公祷经文:那天使对他们说:“不要惧怕!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 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那就是记号了。” 忽然,有一大队天兵同那天使赞美 神说:“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 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路加福音2:10-14)

1、为厦门巡司顶教会祷告。

慈爱的天父,在这待降节期的第一个主日,我们为你赐给我们你的儿子耶稣基督向你感恩,为你在地上召聚你的子民,建立你的教会向你感恩!我们感谢赞美你的作为,你在厦门兴起巡司顶教会,作为中国家庭教会蒙恩的见证人。你在大试炼中拣选了杨希伯传道的父亲杨元璋和姑姑杨心斐,他们为主坐监多年,出狱后继续服侍教会,为整个福建省的家庭教会带来祝福。你在2018年开始的又一轮的逼迫中拣选了杨希伯传道和王晓飞师母,赐给他们力量来为信仰争辩,坚决持守家庭教会立场,在2019年5月19日教会被非法取缔之后,一边选择法律维权,一边坚持教会的聚会,继续敬拜、门训、传福音、植堂。2021年11月25日,巡司顶教会收到两份感恩节“礼物”:一份是思明区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20万元罚款不改变;另一份礼物来自思明区法院,裁定对杨希伯2019年的50650元罚款强制执行。求主坚固杨希伯传道夫妇和巡司顶教会众弟兄姊妹的信心,他们本不期待这世上有公义,又知道主你有完全的公义,“在你的主权里赐下顺境或逆境,为的是陶造我们像你的样子”,求你与巡司顶教会同在,使用他们来做你恩惠福音的见证!

2、为安彦魁传道和太原郇城归正教会祷告。

慈爱的天父,我们祈求你看顾安彦魁传道、张乘豪弟兄和郇城教会的所有弟兄姊妹!上个主日(11月21日),安彦魁传道和张乘豪弟兄被汾阳市公安局抓走,一天之后即以所谓“偷越国境罪”为名刑拘。主啊,当局的意思是想要切断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联系,这实在是魔鬼的诡计,中国教会曾经在政治压力之下控诉传教士,切断与大公教会的联系,主啊,这样的历史要再一次的重演吗?我们若说自己愿意为基督受苦,是否愿意为基督的新妇——教会受苦呢?求你赐给我们智慧,好叫我们能够分辨这拆毁教会的国度性、合一性的阴谋;求你加给我们力量,好叫我们愿意为你的国受苦。求主保守安彦魁传道和张乘豪弟兄,还有之前已经被羁押的赵维凯弟兄,你使他们经历水火,却不至受损,反而得着主你自己丰富的供应。求主为他们伸冤,保守他们早日回到牧养的禾场。求主在艰难之中供应三个家庭和郇城教会弟兄姊妹身体和灵魂的需要。

3、为王怡牧师、覃德富长老、郝鸣长老、张春雷长老、武见男长老祷告。

慈悲荣耀的天父,我们求你与受苦的仆人们同在!主啊,感谢你让张春雷长老、郝鸣长老、武见男长老、安彦魁传道等主的仆人,在患难中与我们同行,如今也成为“带锁链的使者”——主使用他们所背负的十字架,来传扬十字架的福音。主啊,求你坚固众位牧师长老的信心,你荣耀的灵常住在他们身上,叫他们可以喜乐地承受坐监之苦,将自己的灵魂交与信实的造化之主。主啊,求你继续使用王怡牧师和覃德富长老,也使用新近被囚的仆人们,来激励中国的众教会,使我们真的看清与基督一同受苦是何等荣耀;也激励众多的传道人,甘心的献上自己,喜乐的预备自己,等候你所赐的福。

4、为主在这一年中对秋雨圣约教会的保守和带领感恩。

感谢主带领保守秋雨圣约教会,在患难逼迫中,在疫情的反复中,仍然持守每个主日的敬拜和周间的小组团契。

感谢主使用陈彪牧师和众长老、传道所传讲的《以斯拉记》、《尼希米记》、《腓立比书》、《提多书》以及在监狱中的王怡牧师传讲的《以弗所书》来牧养会众。

感谢主使得教会的教牧团队不断壮大。感谢主在不断的磨练中使教牧同工成长。

感谢主带领教会在门训和工人培养上不断努力,先后提供了新会友要道班、祷告营、圣经辅导学习、工人学院等学习课程帮助到参加的弟兄姊妹们属灵生命的成长。

感谢主藉着讲台、牧函、团契等管道不断地提醒我们从前所领受的异象和使命,也继续在新的环境中持守教会的异象。

感谢主在教会受压的日子,仍然推动牧区的设立和发展,让主的羊可以得到更好的牧养。

感谢主在逼迫中保守教会仍能举办5场婚礼和2场葬礼。

感谢主在从去年12月到今年11月赐下20个新生的婴孩,还有10位在孕期当中的姊妹。

感谢主保守王怡牧师和德富长老在狱中身体健康和灵魂兴盛,在捆锁中依然可以服侍教会。

感谢主保守教会每周五晚坚持举行“瘟疫中的福音”布道会,感谢主使用网络和疫情,将福音播撒到更多的人心当中。

感谢主在这一年在赐下比前两年更多更重的逼迫,又赐给我们当中的许多弟兄姊妹勇敢、温柔、谦卑的心,来面对那些逼迫我们的人,为福音做了美好的见证。

感谢主在旷野中亲自喂羊群羊,使我们中许多人的生命被光照、被挑战、被破碎、被更新。

感谢主保守教会的全体会众,将近两年的瘟疫大流行中,没有一位弟兄姊妹感染。

感谢主使弟兄姊妹在经济的艰难中彼此关心,互相帮助,使得我们中间没有一个家庭因为疫情和经济的艰难而落入很大的困境。

求主帮助我们,赐加倍的喜乐给我们!
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阿们!

TOP

https://wqw2010.blogspot.com/202 ... ml?spref=tw&m=1

山西郇城归正教会安彦魁传道以涉嫌“偷越国境罪”被刑拘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1年11月27日,本网获悉:山西太原郇城归正教会安彦魁传道于2021年11月22日被汾阳市公安局以涉嫌偷越国境罪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方山县看守所。

2021年11月21日,安彦魁传道和张乘豪被山西汾阳的吕梁县公安局带走,似与此前汾阳五位基督教徒被以“偷越边境罪”刑拘、逮捕一案有关。

安彦魁、张乘豪和汾阳五位基督教徒都曾在2020年1月底,到马来西亚亚吉隆坡参加唐崇荣牧师组织的“2020福音与文化大会”。当时他们都是持护照从海关正常出入,并无违法行为。后教会五位弟兄于2021年7月28日上午被刑事拘留,被抓捕的理由是“偷越边境”。

安彦魁传道被刑事拘留后,其妻子姚聪娅表示:“2020年年初,安彦魁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给办理的护照,和合法签证手续去了马来西亚,连走带回顶多一周的时间。发这个信息为的是大家为我们家能有更多祷告,也是安慰为我们挂心的亲人。更想警戎周围的亲人朋友们出国游玩要警慎,免得哪天也被定个什么偷越罪……”

对安彦魁传道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TOP

https://h.land/blog/6641
郝鸣长老,为主而鸣

Dale Ding(道尔传道)
2021-11-29

23

721






忍看圣徒成新囚,我想写点什么,今天聊聊郝鸣长老。



刚接触教会那会儿,听到“长老”这个称呼,我感觉很诧异。教会又不是丐帮,怎么有长老呢?



我浅薄的语料库里,“长老”这个词是我小时候看电影《武状元苏乞儿》学来的。



委身教会之后,才知道长老是神所设立的圣职,也渐渐对圣经所教导的长老职分,有所了解。圣经中所描写的长老,是极其重要的角色,需要教导,也需要治理,需要探访关怀,也需要传扬福音。



为基督的缘故,教会的长老既是会众的仆人,也是会众的领袖。长老是“仆人领袖”,正如基督是“奴仆君王”。作为对词语有点敏感的人,我第一次听到“仆人领袖”这个词,立刻嗅到一股浓浓的主旋律气息,像是听到了“人民公仆”一样。



可见罪是相互感染的,和这个世界剑拔弩张惯了,就容易养成怀疑一切的习惯,并且总是喜欢用挑剔的眼光看教会。



我用了好几年时间,才学会用符合圣经的眼光,去看待神所设立的圣职。



说回郝鸣长老,他所服侍的教会,以前是我们教会的布道所,布道所“长大成人”之后,建成了独立的地方堂会。



我去过一次他们教会,同样有十字架,同样有使徒信经,同样属于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大公、使徒教会。或者继续往前,他们教会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创世以先。



那一次,他们教会热情接待我们几个同工,当地的美味佳肴,自然少不了;亲密的团契交通,自然少不了。主耶稣为我们舍了自己,对我们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于是,我们这些卑微的人得以明白什么叫爱,什么叫品尝天恩的味道。



那时我只知道他们的长老叫郝鸣,并没有什么深交。后来记不清在什么场合,我们又见过好几次。每次他都很热情,常常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主动迎上来,主动握手,主动拥抱,他对我没什么架子,不装,不端,让我感觉很轻松。在我们的文化里,这样的长辈不多见。





后来有一次,听他讲道。我发觉他讲道时,气质会忽然发生变化。他的声音洪亮如钟,字句清晰,节奏分明,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他的目光如炬,动作庄重,给人一种庄严的仪式感。



我们的交际并不多,除了每次打个照面外,并没有私人友谊。不过,我渐渐也发现,凡是基督里的同路人,并不见得需要多少私交才能彰显情义。



人家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话不对。圣徒相交才淡如水,一主,一信,一洗,淡如洗礼之清水,浓如赎罪之宝血。



已经说过,我和郝长老认识,但并不熟悉。但最近两年,教会遇逼迫后,我们突然有了几次紧密的接触,都是他服侍我。



我们教会遭遇教案之后,好些同工取保候审,被发配到各地散居。郝鸣长老和另一位亲爱的长老,辗转几个省,几千公里,挨个探访我们。我们见面,彼此问安,一同祷告。我带他们去西安的碑林,一起参观《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还爬了古城墙。很开心。



郝长老第二次服侍我时,出现在了我的婚礼上。婚礼那天,提前约好证道的长老,被控制在家,无法来了。郝鸣长老是我们所计划的B方案,我通知他,今天需要辛苦您了。



他和妻子从德阳赶到成都,一到现场,我们打了个招呼,婚礼就开始了。在国宝的监视之下,他为我们证道。婚礼结束后,他和我们握手,祝福我们,然后告诉我们说,他还有其他安排,需要赶去见人。那天我们没有多聊,匆匆别过。





郝鸣长老已经年过花甲,我不知道主的意思如何,或许他会在狱中度过六十五岁生日?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体是否有什么病痛,是否能禁得住蜀国阴冷的天气?



那天,一位弟兄感慨,想不到郝鸣长老退休了,还要被逼迫。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确实充满神迹,或许凡在基督里的人,永远不会退休。我知道,此刻的郝鸣长老,一定正在为基督而鸣,愿上帝使用他,叫醒一些灵魂,唤醒一些生命。



想念郝鸣长老,愿上帝看顾他!



2021.11.29

TOP

https://zine.la/article/4166bdefd84c42a8bff976a83a396aa0/


苏太太
小麻雀




前几天看到吕三先提前出狱的视频,他抱起年幼的儿子,看起来还很强壮健康。我就很快乐,无罪的被释放,相爱的再聚首,这不就是公义吗?我忍不住盼望我们的牧师也能忽然款款走来,虽然已经很瘦了,但仍然可以健康,与妻子相拥,与长高的儿子握手。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们不够努力,是不是因为我们甘心送他去了监狱。是不是我们的软弱装成了顺服。是不是我们爱他只在心里,我们的手紧紧拥抱着自己。

如果这是我的血气,我必须承认我充满了血气。我从小生活在贫穷的陕北,没有学会适当地节制。只知道在空旷的大地上,没有多少绿色的植物,除非你敢大胆地想象。我一直都不是依靠现实生活,现实瘦骨嶙嶙,不够装满一口最薄的棺材。

唉,我不得不长长叹一口气,让它像祷告一样袅袅升起,像冷空气那样清楚可见,路上的行人都带着这样的气团,每个人的血气都是一样的颜色。吕三先成功地提前出狱,靠的是谁的血气,谁的血气里凝结了坚韧、智慧、爱和勇气?我的血气里却是水,遇到冬天就结冰了。

出路,我必须找一条出路。今天是蒋蓉师母的生日,但我不能在这个日子找到出路。她和我一样在寻找出路。我们必须去昨天。昨天是主耶稣的生日。他说他是道路。

我该怎么走上这条道路呢?我们该如何在这条路上遇到款款走来的牧师?这条路上有监狱打开的大门吗?这条路上有被掳释放的人吗?这条路上有公义的审判吗?这条路上有爱的相遇吗?这条路上有我们这样充满血气的人吗?

寒冷被装在时间和空间里。寒冷在冬天里猖狂,在北方的大地上驰骋。但寒冷在春天消失,在南方找不到安然的居所。有很多东西与寒冷相似。有很多东西与寒冷无关。比如耶稣所提供的道路。它可以打破空间,可以穿墙入洞,可以上天下地,可以冲开监狱的门,可以抵达人们的心。它可以打破时间,可以不打盹不睡觉,可以在生日的时候链接永恒,可以在永恒的高空鸟瞰瞬间。

我还是犹犹豫豫,幽幽怨怨,不够坚强,也不想那么坚硬又强壮。我要在师母生日的时候想念救主,在救主生日的时候探望牧师。我愿做个小麻雀,在寒冷的冬天,有时跳上树梢,有时落在地上,有时被猎人瞄准,有时又被忽略。我愿师母做个小麻雀,要是落下,是出于主直接的允许。不然,愿她快乐地飞,管它猎人还是枪支。

TOP

李英强长老:冬去春来又一年,思念春雷与郝鸣


今天是2022年3月16日。我的朋友、兄长,亲爱的主内弟兄张春雷长老是去年今天被捕的。一整年了。

2020年11月15日,我们一家因在乐山遭遇非常猛烈的驱赶,才住了两个星期就只得离开。春雷帮助我们在贵阳安顿下来,并且一再挽留我们多住一些日子。我们在贵阳住了整整四个月,2021年3月15日晚上离开贵阳,第二天春雷即被抓捕。起初是以“诈骗罪”之名义,后来加上煽动颠覆。

在贵阳期间,春雷对我们真是关怀备至,几乎每周都到我住处探望,也常带弟兄姊妹到我住处一起团契、沟通,并且多次带我们一家到贵州各处寻访宣教士脚踪。在我非常艰难的日子里,他给我很多的安慰和帮助。

在贵阳的时候,春雷常乐观地对我说,我相信王怡牧师不会坐满九年,他应该不久就可以出狱。我的回应是:可能我们不是要等待王怡牧师早日出监,而是要预备在他出监之前,我们自己,还有多人要进去和他一同坐监。

春雷把与王怡牧师一同坐监视为主所赐的荣耀。果然,主今日把这荣耀赐给了他。

其实,2018年129教难之后,春雷就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出信息,愿意与王怡牧师一起坐牢。当时如此发声者,海内绝无仅有。

2021年3月16日,我们一家从贵阳回到四川,住在德阳。这里有我另一位兄长郝鸣长老。

2020年8月,郝鸣长老夫妇和春雷一起到湖北去看我,当时我刚刚解除取保候审,准备回到成都。9月初回到成都以后,遭遇成都警方大力驱赶,后来无奈离开。离开成都之前,我从一位朋友处借了一笔钱,托郝鸣长老帮忙在德阳购置一处房产(希望可以靠近成都居住而继续服侍教会)。郝鸣长老当时回应说,即使将来他会因此坐牢,也愿意全力以赴来做成此事。

当时我还觉得他可能想得太严重了,我想我买房子的钱是从朋友处借来的,非常清楚明白,只是托郝鸣长老帮忙找一下房子,办一下手续,应该不至于让他惹下那么大祸患吧。

郝鸣长老当时为了避免牵连他所服侍的教会,从教会请假两个月,专门来为我办理买房子的事情。我当时的设想是在2020年12月中旬就回德阳居住,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但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在贵阳一再迁延,直到2021年3月16日才回到德阳。在我回到德阳之前,郝鸣已从他服侍多年的青草地归正教会退休。

回到德阳后,郝鸣非常关照我们一家,几乎每周都会请我们到他家聚餐沟通。郝鸣一家也从3月下旬开始委身在秋雨圣约教会。没想到,在2021年11月17日这一天,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各自回家,才过了半个小时,郝鸣就被从家中抓捕。起初的名义还是“诈骗罪”,前不久听说又加上了“煽动颠覆”。

到今天,郝鸣被抓也4个月了。

我有什么好说的呢?我为春雷和郝鸣而感恩,我深知他们今日在上帝亲自的同在中,比我更为蒙恩。

只是在这个春夜,想起他们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些忧伤。主啊,求你施恩,求你坚固春雷和郝鸣,对了,还有彦魁,你如何保守他们,与他们同在,也求你保守我的心,与你软弱的孩子同在。

英强
2022年3月16日23:55于德阳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