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123456
发新话题
打印【有1个人次参与评价】

[基督徒] 85后杨太太的成长日记——愿在每天的祷告中记念他们

https://mp.weixin.qq.com/s/LYgt4tsT_RezotvAtAPghg
杨太太 | 停用了信用卡以后……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昨天




今年上半年疫情的时候,一度很为家里的经济发愁。

一方面,家庭的总账连续几个月大幅赤字,因为疫情几个月收入急剧下降,而家里开支并没有显著减少。

另一方面,因为各种原因囤了不少东西,然而囤东西也是要花钱的,春节的时候收到了近两年最大的一笔信用卡账单,我吓了一跳,才知道自己短期内竟然花了那么多钱。




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反省自己的开销。

我发现我这人从小就有一个毛病,就是我想买什么,我就买了。我也不管我有没有钱,我也不管收支预算,因为我喜欢,就买了——大不了买了以后我再缩衣节食嘛。

杨先生偶尔会反对我买东西,但是理由就是一条,家里东西太多了,很占地方。如果这样东西不占地方,他也是随我开心。

我的照相机是德国制造的某品牌,我记得我买它的时候,杨先生听到价钱也没反对,他就问了一句:我们有那么多钱吗?

其实是没有。但是我们有信用卡,后面可以慢慢还。
  



除了上面这种大件以外,各种不算很大的开销,零零碎碎积攒起来,也是不得了的数字,最后收到信用卡账单的时候也会让人吓一跳。

现在的商家都很会打心理战术,买个什么东西,1299元,给人感觉是1200元,但实际上实打实是1300元。

还有一些时候,这里400,那里800,收到信用卡账单的时候就发现竟然比预想的要多两三千——但是看账单,又确确实实是自己花掉的,银行并没有多收我的钱。




如果是遇见旅游,那更加毫无顾忌了。

旅游本来就是为了让自己轻松,感受上就是犒劳自己,所以花钱特别没压力。又因为刷的都是当地币,刷了多少钱真的是毫无概念,大部分时候还是秉持那个“因为我喜欢,所以我就买”的信条,想买啥就买了。

除非我去查询,不然信用卡也不会告诉我我的额度还有多少——而且就算超过了额度也没关系啊,我还可以申请临时额度。我的信用卡的固定额度加上临时额度竟然有15万元。

但是我的月收入有没有15万元呢?真没有。别说15万了,之前旅游之后,曾经收到过一张5万多的信用卡账单,也就很够我们受的了。

所以之前很多年,每到还信用卡的日子我们就很忧愁。因为信用卡的逾期利息很高,即便是分期,也是很不划算——但不划算又能怎么办呢?钱都已经花出去了。

对了,信用卡的账单时间还特别长,这个月5号买的东西,要到下个月21号才会收到账单。收到账单还不出也没关系,24号之前还都不算逾期。就算是完全还不出,那就还一个1/10的最低还款额,然后申请账单分期就行。

曾经还出现过,因为还不出信用卡,我们这个月已经把账单分期,然而下个月又有了新的巨额账单出现,然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我还不是那种申请了几张信用卡的朋友,我只有一张信用卡。因为知道自己的自制能力不行,所以都不敢使用第二张信用卡,生怕自己两张卡搞不清楚,胡乱花销,最后就还不出信用卡账单了。

但即便如此,就这一张信用卡,也还是对我的消费模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因为想买就买,再配合信用卡,就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
为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所以看到东西还是想买就买。
我的思维模式从来不是“这个东西会不会超预算”,而是“我下个月还得出账单吗?”

所以在过去很多年,我们家都没有存款。




痛定思痛之下,我就决定不用信用卡了。

这个说起来容易,心理上花了很久建设。因为想到我的某信支付,某付宝,某宝,都是捆绑了我这张信用卡的。如果不用信用卡的话,我这些支付岂不是也要产生很大的问题。

实际操作发现,解绑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无非就是解绑,解绑,解绑。

重新捆绑一张储蓄卡。就行了。




如此操作以后,我意识到了,储蓄卡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设置预算。

我用了几张储蓄卡。一张是存款,另外一张是绑定了各种电子支付用来消费。

用来消费的那张储蓄卡,我每个月往里面固定存一笔钱

——这就等于是预算了。


随后,每次花钱,都有短信提示我的余额还有多少

——这样至少每次花钱的时候还有一点心痛的感觉。


遇见大的开销,因为超过了这个设置预算,我就必须重新转一笔钱进去

——这时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提醒:这个钱真的是必须要花的嘛?

  



为什么要反复反省?因为生活中要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在写《为什么我们家没有买保险》一文以后,我遭到了轰炸式的攻击,其实我的核心观念很清楚:我不反对买保险,也不反对卖保险。但我认为保险并不是生活的“必需品”,而是“期待品”甚至对很多家庭来说是“奢侈品”,所以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购买就好了。

如果一样东西是必需品,你不买,那就是试探神啊。“必需品”比如家里的水电煤,坐地铁的钱,基本的通话费等等。但是如果是“期待品”,那就根据自己家庭的实际情况来处理——这有什么问题?

生活中把“期待品”偷换概念成“必需品”的销售太多啦!
孩子学英语学思维学某而思;
孩子学乐器买乐器的各种费用;
学区房;
健身房的年费和教练费;
各种葡萄籽蓝莓蛋白粉的补品;
理发美容的充值卡;
新手机新电脑新照相机;
看起来很划算的投资或保险;
……

反正每样东西,都感觉“必须”要买。但实际上,很可能买了就超预算了。




圣经说:
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
——提前6:8


但我过去很受一种奇怪的观念的影响,我觉得我赚钱努力,我就配得花钱,我如果不花得开心,我就是亏待自己了——这显然不是来自于圣经的观念。

还有一点,也是我现在在教育我家3岁的老三的。她现在在逆反期,一有不顺心就大喊大叫大哭大闹。我和她说: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顺你的意,不是所有你想要的东西都会买给你。”

想想也是惭愧,这个道理我到现在还在挣扎。因为过去那种奇怪的观念,以前几乎没有觉得“喜欢就买”有什么问题,相反还会抱怨老公赚钱不够多,没有办法让我花得更爽一点(关于这个问题反省得比较早,可见《为啥非得要求男人有上进心呢?》一文)。




这种心态当然是有问题的。

我之前曾经接到过一个弟兄的咨询,他年龄和我也差不多。他因为信用卡完全还不出,很快就要被银行以“信用卡诈骗”为由作为刑事案件移交。他问我应该怎么办,我说那当然是借钱也要还上啊!也就几万块的事情,不然不但要还钱,还要留下案底。

过了一会,他又给我打电话了,他又问了我相同的问题。我也是奇了怪了,他解释,他妈妈就在旁边,希望我把刚才的话讲给他妈妈听。然后就听到他妈妈在旁边插嘴:“我已经帮他还过几次加起来要几十万了!我也没钱了。他要坐牢就让他去坐吧!不然永远都不知道吸取教训!”
  

十一

我知道这篇文章对于很多家庭来说,看起来是很幼稚的——一个人35岁了,在花钱的问题上,竟然还如此没有“自觉”。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我爸妈从小很宠我,我小时候没有缺钱花,过去我妈妈还给我申请了一张信用卡的母子卡,我更加是肆无忌惮。

所以当我和我妈妈说:“我信用卡不用了,现在设置预算,有多少花多少”的时候,我妈妈说,那你这个进步真的是太大了!——感慨我老母亲快70的人了,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


十二

生活的真相有时候就是这样朴素,不需要搞很多复杂的事。

35岁,终于不再为还信用卡账单忧虑。

——不是因为钱多到“财务自由”,而是因为没有再用信用卡了。


林姐妹的读后感

其实我结婚前也是这样的,但遇到了一个非常节俭的弟兄,被改造了。蜜桔在这方面的教导也非常明确,改变了我以前全凭自己意思购物的习惯。

我现在每天带孩子晨跑,傍晚到公园运动,我觉得其实有很多简朴的方式一样可以让生活很不错,就是需要每个家庭去摸索适合的方式。还有就是,我们善用钱财的目的是可以在周围有更迫切的需要时,帮助需要的人。

我爸妈也是那种,只要孩子要,只要他们有,就尽量满足孩子的逻辑。我觉得神也很祝福,他们确实也有能力这样来生活。

但自从认识到这些都来自神的时候,就不管是吃还是用,都会想想是不是可以用在更需要的地方或人身上了。比如我老公确实是会借钱给真的有困难的弟兄,且借的时候是不期待还的。他有这样的准则,也会让我在他节俭得不可理喻时,仍然选择顺服。

很奇特的是,我家两个孩子非常认可爸爸的教导,每次去逛商场让他们挑礼物,最后的结果都是:我们没什么需要买的。他们几乎从不跟我要求任何东西,出去买水也会用自己平时劳动赚的零花钱,还会看价格,非常节约。

TOP

https://mp.weixin.qq.com/s/DeMbSJ_nadfhP0_hQjh1qw

杨太太 | 蜜桔观察日记﹒第九篇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昨天



蜜桔观察日记﹒第九篇

蜜桔教会的成员面谈









最近听闻有一位姐妹没有通过成员面谈,第一感受是非常惊讶。



她信主多年,原本在其他教会聚会,受洗。大概从去年开始就在蜜桔聚会,几乎没有缺勤,而且她对讲道也很有感触,也很为蜜桔的诗歌敬拜而感动。在考察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她决定加入教会,随后每周日上午起个大早,上完了六七周的成员课程,长老和牧师和她约了成员面谈。



如果成员面谈通过,牧师和长老会把她提名到成员大会,然后大家一起讨论并投票。投票通过就加入成员了(关于成员制的介绍,还可以参考《蜜桔观察日记﹒成员关怀》一文)。



说到这,让我插一句嘴,其实我在加入蜜桔以前,对上面这一套做法是很有意见的:

你怎么能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基督徒呢?我觉得一个人是不是基督徒只有自己和神知道。

教会为什么要搞这一套,搞得比很多机构还复杂?



当然后来我的观念发生了根本性的翻转。如果你也有这样的观念,也希望你继续往下看,因为这篇日记也包含了我现在对上面这两个问题的看法。









回到那个姐妹的故事。



因为听说她没有通过面谈,我很惊讶。因为我觉得如果看行为,她比我老公好多啦!所以我去问长老,她哪里不好了?她不是信主很多年了吗?



长老说,虽然她觉得她信主很多年,但是她对福音的理解还是存在偏差。她的好行为并不是出自于福音的重生得救,而是出于“因为律法如此说,我就如此去做了”,所以内心也积攒了很多因为“强迫自己行律法”而生出的苦毒。



所以教会会:

给她安排一位姐妹,一对一地对她就福音的基要真道进行辅导。

在一段时间以后,再重新安排下一次的成员面谈。



“那那个姐妹自己对这件事怎么看呢?”我关心那个姐妹,我怕她感到受伤害,毕竟如果是我自认信主很多年,忽然人家和我说我根本不信,我肯定是难以接受的。



长老说:“她表达她会继续参加聚会,也很乐意接受一对一的辅导。而且她还说,知道了自己还不算是基督徒以后,反而感觉很释放。因为过去多年,一直觉得做基督徒太辛苦了……现在因为知道是自己的信仰偏差引起的,就感觉重新找到了出路。”



我忽然就很感动。因为看到真理是使人得释放的。









但我总还是觉得有点困惑。



因为去年牧师给我和杨先生进行成员面谈的时候,几乎没花多少时间,以至于我觉得成员面谈就是个“走过场”的东西,结果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不通过的啊?



而且我一直很困惑,是不是牧师问得太简单了,所以就把杨先生给归类错误了——我一直对杨先生是不是一个真的基督徒很是困惑(这事发生在我写《身边的“神迹奇事”》一文之前),很担心是不是牧师搞错了。



很多人或许会以为,成员面谈就是“挑刺”,那有谁能通过呢?谁的行为在神面前都站立不住的。但是成员面谈实际上是“努力寻找这个人得救的标记”——牧师不是在审判人和论断人,而是努力去确认加入教会的是一个真基督徒。



我回忆我成员面谈的内容,我记得牧师就问了我几个问题:

花1分钟左右的时间,简略说一下你对福音的理解。

谈谈信主前和信主后的不同。

有没有现在正在陷在的罪中,或是有什么其他重要问题想要告诉教会的。



夫妻是一起面谈的,所以我也记得杨先生的回答。



首先,他对福音的理解是正确的,在此不再赘述。随后,他谈到了信主前他觉得他这人没什么不好,而且看我很多地方都很看不惯。他忍着我的毛病服侍我,最后满肚子都是苦毒。信主了以后发现他自己没有他过去以为的那么好,因为神对他的接纳,他开始接纳他自己,对我也开始接纳。



——或许这就是牧师说的那些“小标记”?



就这样,杨先生通过了成员面谈,也通过了成员大会的投票。



我当时是很诧异的。啊?真的吗?他在家都不读经好吗?他还有很多很多的毛病。



但牧师觉得,这是他过去缺乏教导的问题所导致的,所以在他加入成员不久,牧师就带我们一起上了基要真道的新生命课程(见《今天是杨先生决志祷告十周年》一文)。在上完了这些课程以后,杨先生开始在家读经,直到今日(当然偶尔还是因为太累会有不读的时候)。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没有一次性就通过成员面谈”是很常见的事。



有好一些从大教堂出来的弟兄姐妹,秉持着“要靠着耶稣做好事就能进天国”的“福音观”,这样的观点当然是没有办法通过面谈的。



所以回答我刚开始提到的第一个问题:“你怎么能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基督徒呢?我觉得一个人是不是基督徒只有自己和神知道。”



确实很多时候可能有点难以判断,但很多时候确实是可以知道,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基督徒的。



那遇见难以判断的时候怎么办呢?



长老说,就刚才文首的那个姐妹,他们其实对她进行了两次面谈。他们很努力地想要找到那些“得救的记号”,但是确实是没有找到——所以等一等,等她把福音搞得更明白一些,再重新考虑到底要不要相信这个福音,这又何妨呢?



并不是说,不通过成员面谈就永远不能加入教会了呀。









和一个原来教会的姐妹聊起了我们的成员面谈。她笑着说:“好想把我们这里的一些人送来你们蜜桔鉴定一下,比如那个谁谁谁,那个谁谁谁。”



我说,那几个人不需要面谈啊,在我们看来,他们就是慕道友啊!他们对福音真义也不清楚,他们也根本不怎么来参加聚会。他们只是自己认为自己是基督徒而已。



我想,我持有这样的观点,并不是出于论断的目的——而是出于“因为他们还是慕道友,所以我们要着重给他们传福音,要预备时间预备自己告诉他们福音的真义”的想法。



但对于这些人,如果教会真的就认为他们已经是基督徒,和他们说“你们既然已经是基督徒,就应该要把基督的生命给活出来”,或者干脆选择什么都不说,实际上对他们自己,对教会,都是亏损。









所以,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教会为什么要搞这一套,搞得比很多机构还复杂?”(我这么自问自答,也是蛮给自己找麻烦的,哈哈哈)



我现在的看法是:这是蜜桔教会对我们所信仰的福音真义的实践。



我今天刚好看到一篇文章《保罗·华许:警惕缩水的福音》,保罗华许牧师的观点,相信很多教会都赞同。然而,教会如何实践,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的教会虽然也持这样的观点,但实际上,

只要一个人做了“决志祷告”,教会就看他是基督徒;

要他在洗礼的时候回答三个问题,他都说是是是,就可以给他施洗。



随后,这些人自以为自己是基督徒生活在教会中,他们的行为也反过来给教会造成了很多混乱。



我想,正因为蜜桔教会不愿意弟兄姐妹只是了解那个“缩水的福音”,所以牧师不但有教导,我们也会有成员面谈,成员大会投票则是圣灵在我们弟兄姐妹之间的印证,让我们能够共同来确认那个人是“基督徒”的身份。

TOP

https://mp.weixin.qq.com/s/AixndWNFO7g3gcdJ4AQ7Fw
杨太太 | 用管家心态来花钱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今天
收录于话题
#和钱有关的事
6个




最近我买了一台天文望远镜。

因为刚写了《停用了信用卡以后……》一文,很多朋友问我,是不是又刷信用卡了——当然不是啦!信用卡已经不用了嘛,我是用储蓄卡买的,哼哼哼。

其实也没有冲动消费,因为我想买一台天文望远镜已经想了好多年了,牛反施反各种理论知识也储备了不少,现在入手的价格也完全在我承受范围之内;何况天文望远镜又不是自动麻将桌,人畜无害,没什么可指摘的。



但今天我们最后一次婚姻辅导刚好聊到了金钱的话题,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过去的盲区。




我在《停用了信用卡以后……》一文里也介绍过,我过去花钱的手法,基本就是想买就买,喜欢就买。后来因为《太太的技能》一文的一些反思,以及《记老三出生以后的经济危机》和《我家的经济史》的一些痛苦经历,我开始区分我想买的东西到底是属于:
必需品
期待品
奢侈品

以及我常常在心里叨叨一句经文:

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
——提前6:8

这句经文和这个分类对我已经很有帮助了:天文望远镜属于期待品甚至是奢侈品,所以我也挑着口袋里有钱叮当响的时候来买嘛。

——但今天发现,这样的反思还是初级。




今天我听到了一个见证,特别简单,但让我震撼。

说有一个弟兄,是一个知名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他长草了一台昂贵的主机游戏机。说是说昂贵,但以这位弟兄的收入,入手这台主机游戏机完全没有负担。但他却去和神祷告了很久。最终的结果是他决定不买。虽然买得起,也喜欢玩,但是他想到这个主机游戏机可能会绊倒常来他家里做客的几位年轻弟兄,所以他就没买。

这个见证感动我的高光亮点是在于:他居然会为了买一台游戏机去和上帝祷告??!

如果换成是我,我会觉得只要钱够,也有盈余,这是多么细小的一件事,想买就买咯。

给我婚姻辅导的长老随即就谈到了“管家心态”。




其实道理么我早就懂了,所谓的“管家心态”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基督徒的钱其实是上帝给我们管理的一种资源。这些钱并不是属于我们的,而是属于神的。我应该用智慧来善用这些钱。

但今天这个例子让我更深刻地体会了这种“管家心态”。

假设,有一个有钱人老板聘请我做他的管家,他非常信任我,给我一大笔钱随我花——那我会不会忠心使用这些钱,还是会把这些钱用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呢?

我想,大家都知道,前者才是对头的态度。

而且以我的处事风格:
就算老板不要求,我也会记账——万一老板想要知道我是怎么花的,我就可以拿出账目和他来解释;
除此以外,我还会经常向老板汇报、请教;
如果我想要花老板的钱给我自己买房子,这也不是不可以,有钱人的管家住得也不差,那我就会去和老板去申请。




对比我自己平时真实的花钱状态,我觉得我的问题就出在了“心态”。

我没有用“管家心态”来看待金钱。我确实也觉得钱是“上帝给我的”,而且这些收入也有很多上帝的恩典,但在我的潜意识里:

“既然上帝给我了,我的钱就是我的了。”

因为我是这些钱的主人,所以当然是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所以我也不常记账,所以我也不怎么就花钱的问题和神去“汇报”和“请示”,大部分时候为了花销和神去祷告,基本上都是怀着“害怕自己吃亏”的心态,诸如这样:

“现在到底能不能买房啊?如果不能买上帝你告诉我啊,不要买了房价就跌了,那我要哭的啊……”

这样的金钱观带来最明显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花钱,和永恒好像没啥关系。

——细细想来,每个月除了十一奉献以及一些其他的事工奉献,我们花的大部分钱,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这和圣经里,耶稣的教导显然也是相悖的。




细细想来,在新约里,耶稣对金钱的教导多得不得了!而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偷换了很多重要而又正确的观念。

比如,耶稣表扬了那个把自己所有养生的钱都投入奉献箱的寡妇——今天,如果遇见相同的寡妇,你我会为她为永恒投资的信心感谢神,还是会暗暗觉得她的举动并不明智?

又比如,那个为自己盖新粮仓的财主,没有经文说他行为不敬虔,他就好像是今天追求“财富自由”的弟兄姐妹——今天,如果遇见相同的有钱人,你我会为他的灵魂担忧,还是会认同甚至赞许他为今生的未来之事好好谋划的聪明?
  



今天晚上,姐姐囡和我说,她准备列一个“愿望清单”,上面是她想要买的东西。

我想起了《停用了信用卡以后……》一文的留言中,很多读者朋友都说他们的金钱观受父母的影响很大。有的人过于节约,有人又过于浪费——

可见,金钱观是很容易传递给下一代的。

于是我就把我今天的得着告诉她,姐姐囡很受教,她说她如果是那个管家,也一定不会把钱花在自己的私欲上。

我也和她分享了一句经文: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倘若你们在不义的钱财上不忠心,谁还把那真实的钱财托付你们呢?倘若你们在别人的东西上不忠心,谁还把你们自己的东西给你们呢?
——路加福音 16:10-12

最后,我和姐姐囡说:

“我觉得你的愿望清单还是可以列,你也可以为此去和上帝爸爸祷告。妈妈也鼓励你在这个过程中思考一个问题:‘我使用的金钱与永恒是不是有关系’。”

——其实这也是我自己的反思。毕竟像我这么会花钱的人,如果花钱的时候能祷告,光祷告的次数大概也要比现在增加一百倍吧……

TOP

https://mp.weixin.qq.com/s/NcV1uPNsdRgStgHByNxTCw
杨太太 | 蜜桔观察日记﹒第十篇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今天
收录于话题
#蜜桔观察日记
15个

蜜桔观察日记・第十篇
蜜桔教会的信仰告白
  
教会兴起-蜜桔.mp3
来自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00:0002:43



受一些看法的影响,我过去对“教义”、“神学”、“教会史”这类东西很忽视,有时甚至有点反感的情绪。因为我觉得:“看圣经就够了”。又刚好写了这个公号,受到了一些改革宗神学生特别的关心,他们给我写邮件留言,以至于当时改革宗的反感达到了某一种程度,我更加坚定了我绝对不要碰神学的想法:

“因为学了神学,就没有办法捋直舌头说人话了。”




后来有几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上面的这种想法。其中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发现了信仰告白的重要性。

——细想,信仰告白不就是综合了“教义”、“神学”、“教会史”吗?

我过去很不喜欢神学,是因为我觉得谈到神学,大家就争不清楚,感觉这些争论也没有什么意义——有时间争论还不如好好去读圣经。

但通过信仰告白的神学的论述,我发现,信仰告白最主要的功能恰恰是:
抵御异端
让教会合一
教育作用

这几个角度都是我过去所没有思考过的。




首先说说信仰告白的作用之一是抵御异端。

在疫情期间,我看了一部动画片电影,叫《天路历程》。这部电影老少咸宜,而且对书籍晦涩的开头作了巧妙的修改,我和孩子们一起看,孩子们也有很多得着。但我看完以后内心震撼,我又找来了《天路历程》的书来看。

我震撼的点在于,我发现我原来教会的神学观,和《天路历程》的作者约翰﹒班扬的神学观是有明显不同的(但特此声明原来教会不是异端)。如果按照我过去的神学观,那个天路客一路上遇见的很多人,应该都是可以去天国的——但是约翰﹒班扬显然不这样觉得。

所以我发现,只看圣经带来的问题是,每个人对圣经的理解是不同的,所有的异端都有他们所坚持持守的圣经依据,也有一套对反对的话的说辞。如果没有基础的神学装备,是不容易分辨这些差异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教会或许可以鼓励弟兄姐妹了解一下古旧的福音,默想初代教会的一些做法和信心,阅读一些更广泛类别的书籍,了解一下教会史中抵御异端的部分——这些内容不一定晦涩乏味,往往还会对我们的生命和信心有促进作用。

如今,我很高兴地看到,我所持守的信仰,是和约翰﹒班扬是一致的,是和司布真是一致的——

在一个“古旧的福音”,和一个“革新的福音”之间,我选择了前者。




然后再说说,信仰告白的作用是为了教会合一。

如果一间教会,几乎每个人都说自己是基督徒,但他们对福音的阐述却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多么诡异的画面呢?

以下是常见的一些的福音观:
“福音就是,只要你相信神,他就会原谅你一切的罪。”
“好消息就是神爱你,他对你的生命有一个奇妙的计划。”
“你是神的儿女,而神希望他的儿女在方方面面都大获成功,以战胜魔鬼的权势。”
……

如果在同一间教会里,弟兄姐妹彼此之间也不知道对方的神学观是什么,很显然大家是不会就属灵问题进行深刻讨论,而且就算讨论也是讨论不清楚的。但如果是这样,弟兄姐妹彼此讨论的都是世俗的事,也会很怪异,很难讲这样的教会是非常合一的。

另外一个问题是,当发生神学观念不同的时候(一定会有啊),如何来解决。

在蜜桔教会,因为有信仰告白,这个问题的解决就非常清楚:

如果我们之间的分歧是在乎信仰告白,那不同意信仰告白的那一方可能要去和牧师聊聊。
如果我们之间的分歧无关信仰告白,那这就是一个次要的问题,我们彼此保留意见,虽然我觉得你的论点多么不可思议,但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告白的看见,我们就仍然保留差异也彼此合一。

——你看,神学并不一定是坏事。




除此以外,“信仰告白”对我还起到了教育作用。

在我原来的观念里,我很注重认罪,因为: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约翰一书 1:9

但是,我对“悔改”这一部分很忽视。我总是觉得一个人信主了以后,“自然而然就是会越活越像基督的”——这个话看着好像也不错,但是“自然而然”的观念,很多时候成为了我不立即悔改的借口。

所以当我看到信仰告白上,关于第八条“悔改”的第一句话是:“我们相信悔改与信心是神圣的责任,也是彼此不可分的恩赐……”

这句话对我是有很大触动的。而且因着这句话,我忽然就理解了圣经里的其他很多经文:

信心是与他的行为并行,
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
——雅各书 2:22

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
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
——罗马书 13:14

有很多人会和我说,你看你这么律法,还好主耶稣不是这样的(想起在《好文推荐:基督徒能不能入党?》一文中也有读者朋友这样和我说)。

但就好像耶稣在约翰福音里对那个妇人说的:
“我也不定你的罪。
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约翰福音8:11

显然,为我们钉十字架的耶稣,不应该成为我们不悔改的借口。




在加入蜜桔教会之前在上成员课时,我花了很长时间,很认真地把信仰告白一条条地过了一遍。因为加入教会要签署信仰告白,这也意味着我对这些信仰告白是没有异议的。

这个宣告很严肃啊,所以我特别认真地看了好几遍。

我向牧师提出了一些问题,但我确实没有异议。

我觉得这些信仰告白都是非常基础的问题,也确实是我信仰的基础和根基。


附:
蜜桔教会・信仰告白

自从使徒时代直至如今,基督徒都写下教义、信条和定义性的宣告。作为认识神的人,我们认为很有必要为教会基于圣经定下一个简明的真理标准作为教会的房角石。我们的信仰告白总结了核心的基督徒信仰,展示了基督里的合一,且保护教会免于错谬。

所有加入本教会的基督徒都需要确认基于1833年新罕布什尔信条(本信仰告白被各浸信会教会广泛采用,它简明扼要的阐述了改革宗浸信会的信仰立场与主要观点,又与更古老的1689浸信会公认信条保持一致。本信仰告白的另一翻译可见《历代基督教信条》,中国基督教协会(2001),585页)的教会信仰告白。这个信仰告白宣告了我们的信仰连结于历史的基督教与改革宗信仰,信而受洗的观念,以及会众制教会体制。一旦接受了这个信仰告白,我们就有责任相信它和根据它而生活。

I. 圣经:我们相信圣经是由受神的灵所感的人写下的,又是属天教诲的完美宝藏。它以神为其作者,救赎为其目的,无误真理为其内容。它把神审判世人的原则启示出来,因此,无论现在或至将来,它必永存至世界的末了,也是基督徒合一的真正中心,并人类行为、信条和意念所竭力符合的最高标准。

II. 真神:我们相信永活和真实的神是独一的。祂是自有永有的、智慧的灵,祂的名为耶和华。祂是这个宇宙的创造主、救赎主、护理者和统治者。神在其自己的圣洁和各种完美上是无限的。祂配得一切的尊荣、信靠和爱戴。这位永恒的上主,虽然在本性、本质及存在上无分别,却以圣父、圣子、圣灵三个不同的位格在合一中同存,在伟大的救赎工作中以不同的职分合一地启示自己。

III. 堕落:我们相信人是造物主本于自己形像的创造。起初,人是清白无罪的,他运用其自由抉择从最初的圣洁与喜乐中堕落,并为人类带来了罪恶。自此以后,所有人都成为罪人,并不是被迫乃是自愿,在本性上拒绝和抵挡神的律法所要求的圣洁,积极主动地倾向犯罪。因此,人将在神公义的审判中得着永远的毁灭。

IV. 基督:我们相信罪人得拯救是全然的恩典,这拯救是透过神儿子作为中保而完成的。神的儿子因圣父的差遣,成为我们的样式,但却没有犯罪,因着顺服而遵从神圣的律法,并透过受死成为我们罪完全的赎价。祂已经从死里复活,祂升至天上的宝座,现在被高举在神的右边,在那裡成为世人的中保。在祂里面有对人性温柔的同理心和神性的完美。因此,祂是我们最合适的、充满怜悯的且是完全足够的救主。

V. 称义:我们相信基督所确保的福音带来最大的祝福就是一切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为主和救主的人都得以被称为义。称义包括罪得赦免和得着按着神公义原则的永生应许。称义是神所赐予的,不是因为我们曾经做下的任何善行,而是单单透过对救主宝血的信心。也正是透过这种纯全的信心,神白白的算我们为义。称义把信徒带进人与神之间和平与喜乐的关系,也确保我们接受其他与今生永恒有关的祝福。

VI. 救恩:我们相信救恩的福分是透过福音白白赐下的,我们相信所有人都有透过诚恳、悔过和顺服的信心回应福音的责任,并且没有什么能拦阻一个罪人得着救恩,除非是他自己的堕落本性和因此对福音的自发弃绝。而这种对福音的弃绝使他更是被定罪。

VII. 重生:我们相信若要得救,罪人必须重生,或称得着新生。重生给我们的性情带来对圣洁的渴慕,是圣灵的能力与神的真理联合作成的,使我们自发地服从福音。重生是会在悔改、信心和新生命的善果中表现出来的。

VIII. 悔改:我们相信悔改与信心是神圣的责任,也是彼此不可分的恩赐,因着从神而来重生的灵而写在我们的心上。因着对我们的罪、面临的危机和无助的深刻认识,也因着基督的救赎之道,我们藉着真实的悔悟、认罪和哀求怜悯的心从罪转向神,同时发自内心地接受耶稣基督为我们的先知、祭司和君王,并单单依靠他作为我们独一和万全的救主。

IX. 拣选:我们相信拣选是神恩惠的旨意,祂藉此来重生、成圣,和拯救罪人。这拣选与人的自由是完全不相矛盾的,拣选之中也包含一切神所使用的达至祂目的的手段。拣选是神最高善的荣耀展示,又是无限的智慧、神圣和不变的。拣选消除我们的矜夸,促使我们谦卑、爱心、祷告、赞美、信靠和效法祂的怜悯。这激励我们在各样事上尽最大的努力,使神拣选的果效在一切真心相信福音的人身上显明出来而得着确据。我们相信拣选是基督徒救恩确据的基础,但也需要和配得我们尽力摆上最大的勤勉。

X. 成圣:我们相信成圣是因着神的旨意,我们在祂的圣洁中有份的过程。成圣是一个渐进性的工作,自重生开始,并且藉着圣灵——我们的印证者和保惠师——内住于信徒中的同在与能力,透过神所预备的方式而进行的。这些方式包括神的话语、自我省察、钉死老我、警醒和祷告。

XI. 圣徒蒙保守:我们相信真信徒都会忍耐到底。他们对基督至死的忠心是将他们与虚浮的假信者区别开来的重要标记。我们相信神有特别的保守看顾他们的福祉,他们必会为神的大能所保守,藉着信进入拯救中。

XII. 福音与律法:我们相信神的律法是祂道德律永恒不变的旨意,律法是圣洁的、公义的,也是良善的。我们也相信圣经所说,堕落的人因着对罪的迷恋而不能行出律法的要求,圣经也同样告诉我们福音的伟大目的就是将人从这种罪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并透过中保,也透过与有形教会的连结所带来的恩典途径,恢复我们对神圣律法的真诚顺服。

XIII. 教会:我们相信一间属于主耶稣基督的有形教会,是一群已接受洗礼的信徒。他们是在信仰上彼此立约、在福音里彼此团契的一个群体。他们遵行基督所设立的圣礼,委身于基督的教训,并行使他们藉着基督圣言所获赐的恩赐和权柄。教会按圣经设立的职事是长老(原版本为“主教或牧师”,此版本改为“长老”,因“长老”、“牧师”和“监督”系新约中三个互换使用的同义词。本款所引用的经文亦表明了三者的本质相同)和执事,他们的资格、权利和职责都在写给提摩太和提多的使徒书信中。

XIV. 圣礼:我们相信基督徒的浸礼是为信徒而施行的,是奉父、子、圣灵的名把全身浸入水裡面的礼仪。这是一个顺服的行动,象徵着信徒信仰那位受难、被埋葬和复活的救主,也表明了信徒向罪死,旧我的生命已被埋葬,并在基督耶稣裡复活,行在新生命中。洗礼作为教会的圣礼,是信徒得以加入教会成为成员,并与教会中其他信徒同守主餐的一个先决条件。在主餐中,众信徒可以透过分享饼和杯,自我省察,记念救主因着爱而为我们死,也在里面凭着信心,真实地、属灵地领受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及其受死的一切益处,以此为灵粮(原版本中无此句,添加自1689浸信会公认信条三十章七款,以示与 “纪念说”相区别)。

XV. 主日:我们相信每个星期的头一日被定为主日,或称为基督徒的安息日。这日应当为着信仰的目的被分别为圣,离弃属世的劳作与罪中的享受,敬虔地来到神所设立的蒙恩之道前,应参与个人的和公众的崇拜与灵修的实践,并准备进入那为神子民所存留的安息。

XVI. 政府:我们相信民事政府是神所设立的,为的是人类社会的益处和秩序。我们应当为民事官员祷告,尊敬他们,并且顺服他们。唯有当政府的法令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意旨相违背时,我们无需顺服。基督是良知的主,并是万王之王。

XVII. 审判:我们相信义人与罪人有根本和本质的区别。我们相信唯有因主耶稣的名透过信心而称义、被圣灵所成圣的人才是神眼中的义人,而那些继续顽梗不信的人是神眼中的恶人,且是被咒诅的。这种区别在生前和死后都存在。

XVIII. 末世:我们相信世界的结局近了。我们相信在末后的日子,基督将从天降临,并复活坟墓中的死人以带来最终的审判。彻底的区分将要发生:恶人将被定罪要受永远的刑罚,义人将接受赏赐得享永远的福乐。这样的审判是基于公义的原则,且对天堂和地狱中的人而言是存到永远的状态。


水果姐妹的读后感

看完了~再次想到上周超级激励我的讲道:

''我们的信仰告白不是为了框死教义。虽然我们的信仰告白没有涵盖每一条教义,但是涵盖了最重要的基要真理的明确定义,因为我们不希望带来混乱和不清,而是希望给大家稳固的根基。教会的信仰告白的意义是确定我们相信和跟随的耶稣是「圣经中启示的」耶稣,而不是「我们想象出来的」耶稣。同时,教义与生命是不可分割的,你认信的教义是什么你活出来的生命也当如何。

在这样一个轻看教会/教会权柄被滥用的时代,我们需要知道自己的信仰告白是什么,说清楚并且直面我们所相信的基督。我们不单正确认识基督,更是通过教会来宣告和守护我们的认信。彼得从他能宣告耶稣是永生神的儿子那天开始不再是西门,保罗从在大马士革路上见到耶稣那一天开始他不再是扫罗,我们因为神的恩典也不再是原来的自己。我们必须为此感恩也必须为此珍惜。''

TOP

https://mp.weixin.qq.com/s/p5r4Mgn7nPtBvAHrwrLWBQ
杨太太 | 关于“全职妈妈”和“出去工作”的一些思考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今天
收录于话题
#杨太太牌鸡汤
18个


前一段时间,因为工作太辛苦,身体也吃不消,我很想做全职妈妈,可家里条件却不允许,我感觉自己快要抑郁了。

直到最近看了朋友圈的讨论,我哭笑不得,还挺治愈:原来我所向往的生活,是人家嗤之以鼻的。我所拥有的,才是人家努力在追求的。

于是就有了一些思考:


一、难过的不过是因为“没得选”

我知道现实生活中,大部分妈妈是“被迫在家”,由此带来了很多苦毒。但不知道她们能不能理解我这种“被迫上班”的痛苦。

我自己最近也在反思这个问题。我过去总是觉得,杨先生赚得不多,所以我被迫要工作,东奔西走,身体也难受。明明我向往的全职妈妈的生活是再简单不过,但是就是不能得到满足,想想就很自怜自艾。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杨先生赚得很多,明里暗里迫使我不能去工作,我肯定也会很难受。

——所以说来说去,难过的并不是全职或者在职,而是那个“没得选”。

但是人生拿到的牌,都是上帝发的,大部分人不过是把握机遇,顺势而为,又有几个人能说自己“有得选”。何况选了这个就有那个缺憾,选了那个就有这个失落——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选择。

觉得事事都有得选,自己的需要都能得到满足,才是有问题的(境界杂志最近的一篇《欺骗女性的16个谎言》写得挺好的)。

最终能在朋友圈欣然分享的妈妈,都是那些愿意主动接受自己当下状态的。

如此想来,最好的解决困境的办法,并不是“回家全职”,或者“出去上班”,而是为当下所拥有的而用力感恩。


二、在各种环境里的忠心

我知道这样说起来,很多人会觉得我很阿Q,毕竟困难来的时候,谁都觉得自己的生活难过得要命。

很多人会说人生不公平,有的人叼着金调羹来到世界上,一辈子不愁吃穿;有的人上来拿的就是一手烂牌,家庭破碎,也没有机会得到良好的教育——但这种对“公平”和“不公平”的评判标准,是建立在人生要“追求成功”的价值观上所作出的判断。

有人觉得事业成功才有人格独立;有人觉得若没有家庭幸福那事业成功无人分享也是枉然,诸如此类。虽然每个人的“成功”的判断标准不同,但大部分也逃脱不出“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孩子出息”还有“对社会作出巨大贡献”。满足了其中两三个,就会被称为是“人生赢家”。

但是我相信,上帝在末了那一日,看的并不是我们在世上有多成功,这些成功原本也都在祂的手里——祂看的,是我们在自己的处境里是否忠心。

这样看来,很有钱未必是很好的环境,因为有钱人往往会倚靠金钱就忘记了神。所以诗人才会有感慨:

求你使虚假和谎言远离我;
使我也不贫穷也不富足;
赐给我需用的饮食,
恐怕我饱足不认你,说:
耶和华是谁呢?
又恐怕我贫穷就偷窃,
以致亵渎我神的名。
——箴言 30:8-9

大部分人,不穷不富,其实就是最好的实践人生的处境了。


三、工作是无法带来安全感的

关于安全感的问题,在《从“要不要把家里的钱捏手里”说起》一文中曾经有聊过。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如果我全职在家以后我会结局凄惨,会和社会脱节,最后老公找小三婚姻法还不保护我。你可以说是因为我从小家境良好,我老公百里挑一——但是安全感这个东西,真的不是靠工作,靠有钱就可以有的。

我觉得这个应该没啥好争论的,不然每个打工人应该都是内心最平安的了,出生豪门的就不会再有焦虑了。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所以全职妈妈也千万不要迷信“出去工作”就能够改善自己的“焦虑”,这两者本来就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焦虑的人,在什么处境里,都是焦虑的。

如果没有十足的安全感,这些也都是白搭。


最后,如果你问我,我肯定会说,信主才是通向平安喜乐的唯一出路。

但是人家还是会和我说:“我不需要信仰,因为信仰是给那些穷苦人的麻醉剂。”

——可是这不是很矛盾嘛?明明你知道我就是人家眼里的“人生赢家”,我要什么麻醉剂?

然后人家又会和我说:“正因为你是‘人生赢家’,所以你就自然平安喜乐了。”

我也只能笑笑啊,“人生赢家”就一定能平安喜乐吗?

反正拒绝福音的人总归能找出各种理由的。

TOP

https://mp.weixin.qq.com/s/OwGhL1X_T3RB13GX6nqR0w
杨太太 | 蜜桔观察日记・第十一篇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今天
收录于话题
#蜜桔观察日记
16个

蜜桔观察日记・第十一篇
蜜桔教会的惩戒
  


我想我过去不太会考虑加入一间成员制的教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不喜欢面临“被惩戒的可能性”。

在我过去朴素的观念里,惩戒给我的感受就是:
如果一间教会有惩戒,那我不去教会我就要请假,不请假就要受惩戒了。
如果我被逐出教会,全上海的成员制教会肯定都不接纳我了。
惩戒就是律法主义,而且还带着论断——因为你怎么判断人家是不是真的悔改了呢?
耶稣都赦免我了,你凭什么惩戒我?
……

如果你也赞同我过去的这些观点,那我也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现在的观点。我现在会认为:

一家没有惩戒的教会,很可能是大灵不灵的。




我在蜜桔亲历了一个姐妹被惩戒的过程。

她经历了一些挫折回到老家以后,蜜桔有给她介绍当地的教会,但是她没有继续去聚会。蜜桔有各种弟兄姐妹都关怀她,但是她还是不愿意去聚会。

因为我加入教会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我第一次听说她的时候,是因为她被列在成员名单的“关怀名单”上,牧师鼓励大家都要为她祷告——那个时候,她已经有差不多一年没有去教会了。

又过了几个月,各种关怀劝说无果以后,大家投票,她被逐出了成员名单。

有人问我,如果她去了老家的教会会怎样?如果她去了,牧师也会跟进一段时间,确定她在那里一切都好,她也会从成员名单上去掉,但是这就是正常的“转会”,而不是“惩戒”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惩戒”的例子。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到:

惩戒是针对那些“犯罪得罪神而不愿意悔改”的成员。
虽然最后的结果令人惋惜,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弟兄姐妹对这个成员并不是冷漠或是排挤,相反,大家是真诚关怀,持续祷告。
其实对这个成员来说,她大概也是不在乎这个惩戒了,因为她其实也已经不去聚会了。但是“惩戒”就像是拿高音喇叭在这个成员的耳边最后再喊一次,希望她可以苏醒过来,就愿意为罪而悔改。
  



那惩戒以后会怎样呢?是不是这个人就不能来教会了?惩戒是不是就是把这个人赶出去,以后大家都和他绝交了?

不是的。并不是这样。

惩戒的意思是说,我们看她,是一个慕道友,而不是一个基督徒。我们会认为她不能领圣餐,但是我们还是很欢迎她继续来教会聚会。我想如果我认识这个姐妹,我也还是会继续关心她,但聊的话题可能更多是和她“传福音”,聊聊福音的真义。

因为犯罪不愿意悔改,从某种程度来说也只是表象,里面更深的问题,还是因为她/他不认识神。




我听牧师讲过一个例子。他在实习的时候,见过一个弟兄因为婚外情不愿意悔改,因此被惩戒。他去那个教会实习的时候,刚好经历了那个教会在惩戒以后,仍然持续关怀这个弟兄的过程。

最终这个故事有一个美好的大结局。在五个月以后,那个弟兄公开悔改,也和大家表白了他自己的心路历程。在大家重新投票接纳他回到教会的时候,他的妻子挽着他,一起走向大家,所有人开始鼓掌。

那是一个妻子赢回了丈夫,一个教会赢回了弟兄——这是一个在不信主的世界里,几乎不可能看到的画面。




回到开头,为什么我现在会觉得,一家没有惩戒的教会,很可能是大灵不灵的。

1、因为如果没有惩戒,那些罪没有处理,这些罪就会在教会里发酵起来。

我想到的一个例子,是我知道有教会,弟兄姐妹嫁娶不信主的人,教会虽然也觉得不妥,但基本是没有什么作为的。对于未婚的姐妹来说,看着这些弟兄姐妹在朋友圈秀恩爱,好像嫁娶不信主的人,对信仰也没什么影响嘛——这不能不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关于这个问题,推荐一篇文章我觉得写得很好很清楚,见《与非基督徒结婚:为什么是一个需被惩诫的罪?》一文)

2、因为没有惩戒的教会,关怀通常也做的不咋的。

我知道在一些教会,弟兄姐妹如果不去聚会了,大家也不会继续跟进。看上去好像比“惩戒”要温和一些,也保留了人与人的面子,但实际上这样的“温和”对这些弟兄姐妹的生命、对教会的健康、对真理的实践都并无益处。

也有一些教会,会有个别弟兄姐妹凭着自己的爱心会继续去关怀这些不再来聚会的人。这样的爱心当然是值得称赞的,但是这些零星的弟兄姐妹的关怀很难改变教会整体的冷漠,也确实是事实。




在蜜桔呆了一年以后,我在文首写的原来的那些感受,到底对不对,我觉得我可以一一来回应一下。

感受一:如果一间教会有惩戒,那我不去教会我就要请假,不请假就要受惩戒了。

这个感受不符合事实。

其实偶尔不去教会,大家都能理解。但是因为弟兄姐妹平时的关系就很亲密,所以一定会有一些弟兄姐妹知道为什么我这个礼拜没有去教会,他们也会为我祷告。

所以我很少为不去礼拜而特意请假(当然我也很少不去礼拜),也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会因为不请假而受惩戒。

实际上我觉得蜜桔教会是非常有恩典的一间教会。

感受二:如果我被逐出教会,全上海的成员制教会肯定都不接纳我了。

我现在会为我过去的“未雨绸缪”的想法而感到好笑。哈哈哈。为什么我有事没事老是想着自己被惩戒呢?事实上,一般正常的情况下,一个成员还蛮难被惩戒的。

但如果我真的被惩戒了,确实可能一时半会很难加入其它教会。因为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基督徒,其它教会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判断。

感受三:惩戒就是律法主义,而且还带着论断——因为你怎么判断人家是不是真的悔改了呢?

我现在会认为,惩戒并不是律法主义,而是教会为了持守真理而作出的决断。我也不认为惩戒是论断,因为我们是一间会众制的教会,神把良心放在我们每个人里面,我们一同讨论,一同投票,也有圣灵的印证。

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悔改,有时确实不容易判断,所以对于有一些罪,教会会花更多的时间来观察。但根据马太福音18章的经文,教会虽然会犯错,但教会确实是有这样的权柄的。
我实在告诉你们,
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
在天上也要捆绑;
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
在天上也要释放。
——马太福音 18:18

感受四:耶稣都赦免我了,你凭什么惩戒我?

怕就怕,我其实还不真的认识耶稣。


最后,如果读者朋友有兴趣了解更多关于教会惩戒的问题,还可以参考《教会的管教》一文。

TOP

https://mp.weixin.qq.com/s/cAhKdrFZ39_pcqOUNErdkQ
杨太太 | 关于“认罪”的一些思考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昨天
收录于话题
#信仰杂文系列
10个

在神高天宝座前-蜜桔.mp3
来自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00:0002:13
一、引子

作为一个职业是刑事律师的基督徒,“认罪”是我生活和工作中出现的高频词汇。

在教会,大家说得罪了神就要祷告,要“认罪悔改”;

基督徒相信: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
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约翰一书 1:9

在刑事案件中,如果确实是犯罪,越早认罪,在量刑上获得的从宽余地就越大。死犟着头,通常也是不理智的。如果签下“认罪认罚”具结书,量刑上还有从宽政策。


二、认罪通常跟着行为

“认罪悔改”也好,“认罪认罚”也罢。认罪的人,后面通常跟着会有一个行为。或道歉,或更正,或赔偿,或认罚等等。

如果一个基督徒嘴上说我认罪了,实际上却没有悔改,那牧师通常是不会放过他的——好比那些婚外情被戳破的出轨方,嘴上说这样是得罪神,实际上还继续和情人约会的——这肯定不叫认罪。

在刑事案件中也是一样。一个人嘴巴上说我拿了公司500万,我错了我认罪,但是呢,这钱我买了个十克拉的戒指,戒指我死活就不肯拿出来——这种情况下,检察官不会放过他,是不是可以算他有认罪态度,也是要打很大的一个问号的。


三、真正的认罪会带来生命的改变

在约翰福音第8章,记载了一个正行淫之时被拿下的妇人,按照今天的话说,就是被抓奸在床了。照当时的律法,她是要被石头打死的。但是耶稣把她救下了。耶稣很温柔地对她说了一句:

“我也不定你的罪。
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约翰福音 8:11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假如续写这个故事,这个妇人当时痛悔万分,痛哭流涕,决心要跟随主耶稣。但是生活回归平淡之后,她仍然忍不住又回去找她的姘头继续行淫。

——我想,如果这个故事后面发展成了这样,那至少说明了这个妇人在那个当下,仍然并不真认识主耶稣。

有一些虚假的福音会歪曲“信心”和“行为”的关系。确实我们获得耶稣的救恩并不是靠着我们的好行为,那个救恩是白白得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获得救恩以后,也不需要有行为上的改变。

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
鬼魔也信,却是战惊。
虚浮的人哪,
你愿意知道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吗?
——雅各书 2:19-20

推荐一本书,叫做《我真是基督徒吗?》——这本书给我很多帮助。对了,看了这本书的目录,就感觉看不下去的朋友,可以直接从本书的第八章开始。哈哈哈。


四、真正的认罪不会给自己找借口

在圣经的撒母耳记中,扫罗和大卫的认罪有一个有趣的对比。

先说扫罗自己献祭的故事。

当时的以色列人打仗前都要献祭,献祭只能由祭司来献。但是按照祭司撒母耳说的日子等了七天,撒母耳还没有来,眼看着敌人马上要打来了,大家吓得也开始四散了,扫罗就自己去献祭了。结果就是这么巧,他刚献完燔祭,撒母耳就到了。

扫罗出去迎接他,要问他好。撒母耳说:“你做的是什么事呢?”扫罗说:“因为我见百姓离开我散去,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来到,而且非利士人聚集在密抹。所以我心里说:恐怕我没有祷告耶和华。非利士人下到吉甲攻击我,我就勉强献上燔祭。”
——撒母耳记上 13:10-12

扫罗就是这样子,他清楚知道神的命令,但是他就是会去违反。并且每次撒母耳事后问他,他都有一大堆借口。

反观大卫王的例子。

一日,太阳平西,大卫从床上起来,在王宫的平顶上游行,看见一个妇人沐浴,容貌甚美,大卫就差人打听那妇人是谁。有人说:“她是以连的女儿,赫人乌利亚的妻拔示巴。”大卫差人去,将妇人接来;那时她的月经才得洁净。她来了,大卫与她同房,她就回家去了。于是她怀了孕,打发人去告诉大卫说:“我怀了孕。”
——撒母耳记下 11:2-5

后来大卫为了遮掩他的罪,把拔示巴的老公乌利亚杀了。先知拿单来带着诅咒,恶狠狠地训斥了大卫一番。大卫完全可以说很多理由,比如拔示巴洗澡也不拉个窗帘,他只是犯了所有男人都犯的错误;而且他也没有想到拔示巴明明是安全期怎么就怀孕了,他也没想到会这样等等。

但是大卫什么借口都没找,大卫只说了一句话。

大卫对拿单说:“我得罪耶和华了!”
——撒母耳记下 12:13

对比之下,我个人的结论是:真正认罪的人,因为犯罪而悲伤痛悔,这样的人是不会给自己的犯罪找理由的。


五、真正的认罪不会轻视罪

我认识杨先生的时候,在一个不好的属灵景况里。我决定嫁给杨先生的时候,他也不信主。那时候我也知道基督徒最好嫁个基督徒,因为教会都不同意为我证婚——但是这些都抵不过,我觉得教会里的弟兄条件不够好,我觉得地上几十年比那个看不见的永恒要重要得多,我觉得杨先生除了不信主哪里都挺好的。

“如果我因为要守那个呆板的律法,就孤老终身了,那我还是先结婚——反正我若认自己的罪,上帝还是会原谅我的。”

很明确地说,现在回头看起来,这样的态度,真的不是认罪。现在回头看,我甚至可以说,我当时根本就还不是一个基督徒。


六、有辩护人真好

其实不单单是上帝,就是刑事案件里的法官也很不喜欢被告人找理由。

在法庭的庭审中,辩论环节是由被告人先自行辩护。如果被告人是自愿认罪的,我通常会让被告人说:“我想由我的辩护人为我辩护”——这是我们的标准套路。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以下两个例子大家体会一样。

例一:

被告人自我辩护:“我的邻居一直找我的麻烦,他是一个非常坏的人,有几次骂我还威胁我小孩。所以我找准机会我就打了他一顿。如果他不是那么坏,我也不会打他的。现在打了他,我也很后悔。”

法官:“所以敢情你现在后悔就是因为要吃官司所以才后悔咯?照你的逻辑,你邻居那么坏,你打他也是他活该咯。”

例二:

被告人:“我很后悔,我认罪认罚,我请我的辩护人为我辩护。”

辩护人:“在本案中,被害人在之前是有一定过错的。他除了多次骚扰被告人以外,甚至对被告人的孩子也有威胁言语。被告人在精神压力极大的情况下,作出了不理智的行为——他的行为确实是触犯了法律,被告人当庭也主动认罪了——但这件事也是事发有因,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被告人也是情有可原,你我在相同情况下,未必做得比他更好……”

从法官的角度来说,后者给法官留下的观感要好得多。(所以刑事案件请律师当然是很重要的。)

作为基督徒,我常常有感动,觉得耶稣就是我在天上的辩护人。

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
——罗马书 8:33-34

有耶稣真好。

TOP

https://mp.weixin.qq.com/s/oaBKZBUXJYgcl5O6Xxj4pQ
蜜桔观察日记﹒第十二篇

原创 杨太太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昨天
收录于话题
#蜜桔观察日记
17个

蜜桔观察日记﹒第十二篇
蜜桔教会的牧师与长老

启示录5-蜜桔.mp3
来自杨太太的成长日记
00:0003:24
蜜桔教会的牧师和长老在《教会里的星期一到星期六》一文里有提过一些。

在圣经里,牧师和长老两个词是通用的,而且每每说到长老,都是复数。所以在浸信会,至少会有两位负责牧养教会的弟兄。我觉得这样很棒,一来避免一言堂,二来他们也可以一起分担一些工作——毕竟牧养教会不是一件很容易的工作。

每个教会的牧师和长老的含义都不太一样,在浸信会的语境下,牧师和长老的差异在于,牧师是全职服侍的,而长老是带职服侍的。

说到蜜桔的牧师和长老,我觉得他们最大的特征,就是默默无闻。不要和我打听他们是谁,他们真的是那种,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他们是谁的。


牧师

我们牧师没有写书,没有写公众号,也很少发朋友圈。他每周会花两三天准备主日的讲道。我非常非常爱我的牧师,因为我看到他很忠心地在牧养神托付给他的这个小小的教会。

我举几个例子。


例子一:

疫情的时候,教会的牧养,大家的信心都遭受挑战。我们牧师每周有一天晚上,会给我们安排一次线上的“神学夜宵”:

他在他家那个阴冷的小阳台上,给我们读钟马田的讲道,读完以后是答疑时间。他背后的背景是一台放在阳台上的洗衣机。为什么要在阳台上读?因为他家很小,他的孩子们也都小,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睡觉,所以他就躲在阳台上。

我有几次上线听他读那本书的时候,我都特别感动。我觉得我自己都不一定有耐心给我的孩子读这本书,由此特别体会到了牧师的慈父心肠。


例子二:

疫情的时候,大家都在网上敬拜。我们也不例外。

但是每周日,我看到牧师并不是在他家那个阴冷的阳台上讲道,而仍然还是在讲台前。我到后来才知道,因为教会里有一位很老的姐妹,不会用电子产品,她80多岁,就是习惯每周日去教会听讲道。所以牧师就每周日都去,对着她一个人讲,也同时在线上转播给我们。

我很为那位老姐妹单纯的信心感动。也很被牧师的爱而激励。想起以前听过一个问题,问说如果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耶稣还会不会为我上十字架?答案是,会。——我从牧师的身上,就看到了同样的光。


例子三:

我的牧师不是那种很天才很有效率的牧师,我知道有的牧师的讲道是提前三个月全部都准备好的,但我的牧师礼拜五还在赶稿的情况还是很常见的。

但他是那种很会“抓大放小”的人。在你很需要的时候他真的会出手。但是零零碎碎的小事,他也不太会面面俱到地进行辅导。又比如很多教会执事的工作他一无所知,但是教会的福音查经团契,他是自己亲自来带领的。

我有时候和牧师聊起杨先生的属灵状况,就会感受到他那种不徐不慢的节奏——作为急性子的我,我承认我有时候真的很着急。但每次和他聊完,我还是会感觉好很多,因为我发现他真的有计划……虽然很慢……


例子四:

说说牧师的太太。

牧师让我们对他的太太就像对普通姐妹那样。在蜜桔教会没有什么“师母”的概念,大家也尽量不把聚光灯照在他的太太和孩子们身上。

他的妻子很低调,很温柔,很少说话,偶尔孩子们扎堆生病的时候她也会来不了教会,也没有什么特别高大上,就像是你我身边最普通的那个姐妹一般。但是她偶尔会撒出来一些狗粮,让人看到婚姻真是很美好。

在我遭遇艰难的时候,她送了一大束花给我。上面有一句看着有点莫名其妙的经文,但真的有深深安慰到当时还在苦难中的我。



(咦,明明在写牧师,怎么忽然夸到了牧师太太的身上……可能是在夸牧师挑老婆眼光好……)


长老

如前所述,长老是带职的,也不领薪水。

说到这,先扯一桩题外话——

我们长老的本职工作遭遇了一些困难,最近在失业状态。他的太太是全职妈妈,也没有收入。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忠心,很喜乐——我觉得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见证了。

但考虑到他家的经济状况,在成员会上,我提出,我们教会有关怀那么多其他教会的传道人,为什么不能给我们教会自己的长老一份收入——明明他也在教会付出了那么多。不管是出于公义,还是出于鼓励更多弟兄起来做长老的角度,我觉得这个提案都挺好的。

同工会后来一本正经地讨论了我的建议,并给出了如下正式的公开的回复:

提案没有通过,归纳理由如下:

1、带职长老一般情况下在世界上有一份工作并且通过这份工作获取生活所需的收入。所以从目前各教会的普遍情况来说,在带职长老是不从教会领取薪水的。原因:

(1)从圣经层面,在旧约当中各族都分到了土地,有自己的出产,各族从这样的出产当中取 1/10奉献给神,而神将此作为神做工的无地土的利未人的供养收入。这样的画面是现在教会很好的图景和注解:即我们分别从世界中工作获取收入奉献给神,让专心为神做工的仆人和工人从我们的供物当中取得生存的供养。

(2)从教会层面来说,受薪长老是全职,被教会确认呼召。带职就是有世俗工作。如果教会从财务上支持带职长老,那就是等于确认长老呼召改为全职侍奉。这个需要带职长老本人及教会的确认。

另外由于还有其他有工作的在教会服侍的弟兄姐妹,如需予以报酬,那范围和标准是很难具体衡量的,从实操层面也是不大现实的。

所以,目前无法从通用层面制定出对于带职长老的薪酬制度,也更无法解决专门对于带职长老本人的报酬问题。

2,虽然长老反复强调他现在的收入,现在的家庭储蓄是足够用的,但据弟兄和他聊下来,如果现在的状态维持下去,他的储蓄状况大概也仅能够维持2-3年。

从长老的个人层面来说,对于他和他们家人的缺乏,弟兄姐妹和教会,可以通过成员关怀或个人支持给予他们帮补。

如果他的家庭提出需要的话,教会也可以从成员关怀的预算当中给他们支持。

虽然扯得有点远,但我觉得这是蜜桔教会的一个很好的文化。我们很公开很透明地在谈一些事情,同工们的解答也让我心服口服。


长老的忠心

说起来,其实长老辅导杨先生和我的时间比牧师多得多。

长老和他太太在负责我们的婚姻辅导。他们每次都会带两个孩子一起来我家,老大3岁,老二1岁。我自己有三个孩子,深知带这个年纪的孩子出门是最麻烦的。每次他们一来就要来大半天,呆到孩子实在是闹得呆不住了才回家。

说到长老太太,我们也不叫她师母。她也好像是一个很普通的姐妹那样,但是和牧师太太文静的性格不一样,她非常非常乐观开朗爱讲笑话(还是冷面笑话的那种),再难过的时候也会被她逗得笑出来……

长老一个月讲道一次,如果有慕道友朋友,我通常会推荐他们在那天来。因为我第一次来蜜桔教会的时候,也是恰逢长老讲道。那天一听我就不准备走了,因为实在是太过瘾了……

说起来,我讲话的速度是很快的,有时候在法庭上说得起劲起来,法官都要提醒我要慢一点。长老讲话的速度,也就比我再快一倍吧……每次听他讲道,就像用三倍速连看了三集连续剧,菁华得不能再菁华。


协同工作

上周牧师讲道的时候,说起了一件事。他和长老认识很多年,是很好的朋友和同工。但是他们共同植堂的时候,在“教会是不是有权柄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基督徒”的问题上发生了重大分歧。

牧师花了很多时间来和长老解释这个问题背后的神学,长老也有花很多时间来查考圣经,提出问题……这个过程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最终长老接受了牧师的观点。(具体牧师的观点是怎样,可以看上一篇《蜜桔教会的惩戒》)

我听到了这件事的时候是很感动的。一来,大家观点的分歧可以公开谈论,这点就已经很棒。二来,成年人要改变一个已经形成的神学观是多么不容易,何况长老家还是几代信主。但他仍然会很谦虚地去查考圣经,这点我也很佩服。

我过去经历的,好像都是“我觉得同工之间有分歧,但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分歧在哪里”。到如今,反而是“我觉得牧师和长老之间根本没有分歧,但是他们却主动告诉我他们的分歧在哪里”。


呼应一下文首,说到蜜桔的牧师和长老,我觉得他们最大的特征,就是默默无闻。

你可以知道我内心的惊讶,为什么这样好的两个弟兄,竟然是这样默默无闻。

但是想到中国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无名传道人,默默地在为主做工,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TOP

 258 123456
发新话题